老伴不在身边的日子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廖俊聪 2021年07月30日 08:41

□ 保卫群

十多年前,儿子从原允景洪中学考取上海某高校就读,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后来,与一个同样从外地去上海高校读书毕业后在当地工作的女子成了家。

去年1月,儿媳生了个男孩。当时儿子还在其所属企业驻外国的机构工作,打来电话说他岳父岳母因故不能去上海照料他的妻子和孩子,希望我们过去。考虑到儿子的家偏小,人多了拥挤,我就没去,让老伴一个人去。老伴对因病做过大手术的我一个人留在景洪不太放心,前后只去了三四个月,其间还曾两次返回景洪。

今年1月儿子回上海工作,已延过1个月假的儿媳要上班,老伴2月份又上去帮他们带孩子,至今已好几个月。老伴不在身边的日子,我深感自己过得远不像原来那么舒心。

首先是感到了孤单寂寞。老两口在一起时,一同做做家务、看看电视,或者相约上街购物、办事。我还经常开车拉着老伴到城郊或者乡镇转转看看,有时还去较远的地方游玩。不论在家在外,相互聊聊时事、叙叙往事、谈谈对有些人或事的看法,总有说不完的话。生病了,若需要去医院看,老伴都会陪我去;若不必去医院但须服药,她会去药店买来或从家里找出药来督促我按时按量服下。老伴不在身边,我做什么基本上都是形单影只,也不常驾车外出了。除了平日里出门锻炼、上街购物办事,分别按月和季度参加州委老干局、所在单位党组织开展的活动外,就是在家做家务、看书、上网、看电视或者学学乐器。虽然书中、网上、电视里有很多有意义并有趣的内容,但由于视力已明显下降,没办法长时间观看。我在本地没有什么亲戚,由于从来不打牌,也没有牌友。同住景洪城区的朋友倒有几个,但和我一样都是七旬上下并患有这样那样疾病的老人,没有精力也不方便经常相互走动。特别是逢年过节看到别人家老老小小在一起其乐融融,这种孤单寂寞的感觉更为强烈。

其次是生活事务都只能自理。老伴在家时,虽说家庭卫生共同打扫,自己的衣服自己洗,但煮饭做菜主要都是她在承担,我只是有时打打下手。上街买菜、购物,去交物管费或到电信、燃气公司办业务等这些事,也基本都是她在做,我只是有时陪着去。我去医院看门诊或住院,诸如挂号、交费、取药、结账这些事,几乎也都是她替我办。老伴不在身边的这些日子,我必须事事操心、样样自理,加之我睡眠不好,有时就觉得特别累。有道是“动锅动灶不省事”,我不是个对做饭做菜很有兴趣和耐心的人。但担心在外面吃或叫外卖,卫生可能达不到自己的要求,所以还是自己在家做了吃。为了省点事,我常常中午就把下午的饭菜做好,一般每顿只做两个菜。至于营养的摄入够不够,更多没去想。

世间有些东西,当你拥有它的时候,也许习以为常,感觉不到它的宝贵。一旦失去了它,哪怕是暂时失去,就会感觉到它对你何等重要。老伴不在身边才几个月,对我的精神和物质生活已经产生了很大影响。由此也触发了我作为丈夫的反思,感到虽有客观原因,但必须承认自己对老伴的关心体贴还不够,于是暗下决心要作出弥补。我们每天通过微信联系,已60多岁、患有老年病的她经常提及帮儿子、儿媳带孩子和做家务的辛苦以及对我的牵挂。我们没有其他子女,心里都清楚,为了儿子和孙子,适当作出牺牲是值得的,也是应该的。我鼓励她咬牙挺一挺,她也叮嘱我注意安全和健康。

其实儿子也清楚不宜长时间让我们老两口各在一边,正在想办法采用其他有效途径解决带孩子的问题,让他妈妈早日回景洪。我们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电话:0691-2144028,举报邮箱:19192043@qq.com
【滇ICP备12003530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