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家乡的三丫果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廖俊聪 2021年07月30日 08:40

□ 陈英

一天下午,邻居陈姐给我送来一些三丫果。看着这些红彤彤、圆溜溜的三丫果,我的脑海里荡起了涟漪。

以前,我们寨子背后是原始森林,那里长了许多野果,有橄榄果、土枇杷、野葡萄、三丫果等。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乡下孩子的零食就是自家种的水果和山上的野果。每到山上野果成熟的季节,孩子们就漫山遍野去摘野果吃。

记得有一次,我和村里的玉香跟着她父亲去山里采摘三丫果。大约走了一个小时才到目的地。那是一棵高大挺拔的三丫果树,一个个圆圆的红宝石似的三丫果,挂满粗壮的树干、枝干。

看着树上一串串红彤彤的三丫果,我馋得直咽口水。玉香的父亲叮嘱我们,三丫果树太高,小孩子爬树危险,让我们在树下等着,他到树上摘。

转眼间,玉香的父亲就爬到树上,把三丫果一串一串摘下来,放在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里,递下来给我们。

我们迫不及待地拿起三丫果,匆匆剥开皮便往嘴里塞。酸酸甜甜的白嫩果肉在舌头和齿间滚过,真好吃啊!我们吃了一个又一个。

三丫果不仅可以当水果吃,还可以泡酒喝呢!

记得有一年,也是三丫果成熟的季节,父亲闲着没事,就到山上摘了一背箩三丫果回来。他先把三丫果洗干净,沥干水分放进瓶子里,然后把包谷酒倒进瓶子里,封好瓶口。听父亲说,三丫果泡出来的酒清甜可口,夏天的时候喝上一杯,一身的炎热全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哥哥早就盯上父亲泡的三丫果酒了。

一天,哥哥看父亲上山劳动去了,他对我说:“小妹,经常听阿爸说三丫果酒好喝,咱俩去喝喝试试?”我对哥哥说:”阿爸不是告诉我们,小孩子不能喝酒吗?”哥哥不听我劝,从酒瓶里倒出小半碗红彤彤的三丫果酒,咕噜、咕噜喝了起来。酒刚下肚没多久,酒劲上来了。哥哥语无伦次、胡言乱语、跌跌撞撞地告诉我,他想吐。没过一会儿,哥哥“哇哇……”就吐了。

我看哥哥苦胆水都吐出来了,吓得两腿发软,急忙跑到地里去找父亲母亲,把哥哥偷喝三丫果酒吐的事告诉他们。母亲当场就吓坏了,连忙催父亲赶紧回家看看。我和父亲赶回家时,只见哥哥脸色苍白地躺在沙发上。父亲立刻背着哥哥往村卫生室跑。村里的赤脚医生给哥哥吊了一瓶盐水,还开了一些醒酒药让他服下,哥哥这才好起来。从那以后,我再没见哥哥喝过一滴酒。

家乡的三丫果,伴随我的成长已经珍藏在记忆深处,成为童年相册里的一张照片。如今,我的童年虽已远去,但我对三丫果的情怀依旧。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电话:0691-2144028,举报邮箱:19192043@qq.com
【滇ICP备12003530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