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党员老父亲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廖俊聪 2021年07月16日 08:55

□ 雁翎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我的老父亲在党58年。

58年,近一甲子,这是平凡的58年,更是不平凡的58年。在这58年里,父亲走过了浴血奋战的行伍之年,走过了戍边垦荒的艰苦奋斗之年。

父亲生于1939年,18岁参军入伍。谈起上世纪50年代初征兵入伍时的情景,父亲仍然掩饰不住心中的自豪。村里一大批应征年轻人中,最后只有父亲一人入选。到了部队后,父亲训练、打仗、救灾、学习文化、参与地方建设,样样都积极主动,最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那年中缅开展联合军事行动,父亲的部队进入缅甸剿灭残匪。在茫茫热带森林里,别说残余匪军或毒虫猛兽,单是那茅草藤蔓杂生的恶劣环境,就对生命造成威胁。盘踞一方的残匪凭借修筑多年的工事,占据了有利地形,一队队解放军由山脚向山腰勇敢进攻,虚实并用,终于打败了残余匪徒。但与父亲同时入伍的同乡,有的生命就永远定格在了那绵延苍茫的热带原始森林中。

训练打仗之余,父亲还参与地方铁路建设,加入到救灾抢险工作中。地处边塞要道的思茅(后改名普洱)刚解放时,医疗条件落后,一场瘟疫过后,十户人家空了一半,活着的人都仓惶逃到周围深山上避难,甚至到了无人收敛尸骨的地步。尸横街道,思茅城成了“死城”。父亲跟随大部队救助病人,掩埋去世的可怜百姓,打扫卫生,撒药消毒,分发救济药物和粮食。

多年以后,当我与父亲乘车经过某处绿荫掩盖的山坳时,父亲总会提起,那是当年某某野战医院所在地,那里曾救助了无数生病的百姓。

部队回到昆明后,父亲面临退伍后的问题是:选择留在昆明的工厂,还是戍边垦荒、建设边疆?父亲毫不犹豫地加入到屯兵垦荒建设边疆的大军中,来到了西双版纳。他们冒风雨、战酷暑,种上了当时最紧缺的军用和民用战略物资——橡胶。

记得儿时的我喜欢跟着父亲上山下水。父亲在收割胶水时,我会在一旁拾橡胶籽,有时还会碰到成堆的鸡枞菌,采摘到油嫩嫩的藤藤菜。每到年末,父亲去场部开表彰会后,带回来的红红的劳模奖状被妈妈贴上墙,和姐姐每个学期的三好学生奖状一起,映红了纯朴的老瓦房。

小学低年级的时候,由于工作需要,父母被调到二分场胶厂工作。厂里有一个闲置的大胶池,大人们把它清洗干净后放满水,整个夏天可以游泳了。一天,隔壁的蒋叔叔来示范自由泳、蛙泳、仰泳,让我们这一帮小朋友好生羡慕。回家时与父母说起,父亲告诉我,蒋叔叔是他的战友,从前他们在部队时,为了剿匪,在澜沧江边集训了3个月。炎热的夏天,下到江水里却格外刺骨(江水主要是上游冰雪融化后的雪水)。父亲还告诉我们,横渡澜沧江最怕的是遇到漩涡,整个人会被漩涡套住,危险万分。这时,我才知道我父亲游泳也很厉害,可以横渡澜沧江!

去年秋天,我千里迢迢回到西双版纳看望父母,当我好奇地问起父亲,如今单位划归其它片区,您还在交党费吗?父亲骄傲地说:“老党员了,党费要坚持交。”80多岁的老父亲如今退休在家,不能再工作了,却仍然在坚持自己的热爱和信念,决不落下一次党费!

父亲这一辈的人,他们的执着和信念令我动容,他们的坚持让我懂得,民族的希望之光、国家强盛的力量必须也必定通过我们和我们的孩子代代相传。希望父亲和健在的老人们晚年幸福安康,共同见证伟大祖国的繁荣富强。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电话:0691-2144028,举报邮箱:19192043@qq.com
【滇ICP备12003530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