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王的子民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廖俊聪 2021年04月02日 09:47

□ 王丹

“挥别一路好客的挽留,忘却沿途风光的精彩。一脉清香牵引我,因为茶王在勐海。”在云南著名歌手茸芭莘那热情奔放的歌声中,勐海这个祖国南疆小县城,猛然声名鹊起,载着普洱茶厚重的历史文化以及它极富特色的淳朴香味,飞遍九州,走向世界。

勐海普洱茶的历史文化与传承离不开“勐海茶王”。提及茶王,自然就想到了巴达山,想到了那株曾经在巴达深山雨林里矗立了1800年的野生古茶树。它是子民们的心灵图腾、深刻于心尖的信仰,在每一个被茶香滋润过的子民心里生了根。作为茶王子民的后代,我内心深处有一种隐隐的冲动。

阿妈从小就生活在巴达山一个偏远的哈尼山寨。听她讲,自从茶王树被发现后,巴达山人便成了茶王的子民。

第一次听到“茶王”这个名字,还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那年暑假,阿妈带着我去巴达山看望我的阿培(外公)和阿皮(外婆)。汽车在颠簸的盘山公路上逶迤前行,近两个小时的路程,我第一次尝到了晕车和呕吐的滋味,也让我感受到了巴达山的巍峨与险峻。也许这就是巴达山迎接它子民最特别的方式。

步入茶王的领地,一路上都是鸟语花香。没走几步,一群顽皮的小阿哩和小阿布(小男孩和小女孩)便三三两两地迎上来,围住了我,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们光着脚丫,被阳光晒得通红的脸像一个个熟透的红苹果,用我半懂不懂的哈尼语有说有笑地欢迎我的到来。

温暖质朴的哈尼人家散发着浓浓的人间烟火味,阿培他们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了很多馋嘴的山珍美食。阿皮为我和阿妈煮了一壶香浓的茶,并告诉我:“这是野生茶王树的恩赐。”我浅尝了一口,觉得又苦又涩,但没多久随之而来的是回甘和持久的生津。这变化让我迫不及待地想再畅饮几杯。这便算是我与茶王最初的相遇了。

第一次到山寨,对山里的世界充满好奇,硬缠着阿皮给我讲有关茶王树的故事,我努力在记忆里搜寻阿皮当年和我的对话。阿皮用她那不太流利的汉语和我交流:“我们哈尼人离不开茶,不喝茶干活没力气,不喝茶吃饭不香,不喝茶睡觉难安……”是啊,喝茶已经融入我们的生活,我们待客、做礼、祭祀全都需要茶。所以我们世世代代都守护着茶王树,茶王树也护佑着我们。每年子民们都要去茶王树下举行祭茶仪式,祈求茶灵保佑我们风调雨顺、平安幸福。

那年听我阿皮说关于茶王树还有一段美丽的传说:一位异常美丽的仙女爱上了一个勤劳勇敢的凡人木匠。有一次,木匠小伙听说在悬崖绝壁上生长着一种神木,用它制成梳子梳头,同时心中默念“真、善、美”,可保青丝不褪、青春永驻。于是小伙历尽万难取到神木,用他巧夺天工的手艺制成了天下无双的绝美神梳送给仙女。仙女看到小木匠如此独具匠心的杰作,不由得流下只属于凡人的热泪。由于怕天神发现责罚,仙女把神梳藏到凡间的巴达山,神梳遇土后生根发芽、开枝散叶,长成了茶王树。有一年,寨子里温疫肆虐,仙女给木匠托梦说用茶王树的叶子煮水喝能除疫情,小伙照做,救了整个寨子。纸终包不住火,仙女与木匠的情缘还是被天神发现,引起了天怒。为了惩罚他们,又考虑到仙女救村民除疫有功,天神立下天规,待茶王树仙逝时,仙女便能转世为人与木匠再续前缘,如不严守天规,将降灾于巴达山。

“深情不及久伴,厚爱无需多言,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古茶王用1800年无言的时光,完成了对天地的告白、对岁月的礼赞,安然地仙逝在某个秋天。茶王涅槃魂游山水,至今依旧福泽着一方故土,茶王之乡巴达山、茶王之城勐海精彩仍在继续。

独特的地理位置与气候造就了勐海普洱茶无可替代的韵味,在普洱江湖中独树一帜。中国普洱茶第一县的桂冠也实至名归地花落勐海。每年春茶季,热闹的茶海翻腾起一波又一波慕名而来的人潮热浪。向往的人多了,通往茶山的小路便留下了来自五湖四海大江南北的脚印。茶客们汇入勐海,在推杯换盏的起落中寻梦,闭上眼睛深呼吸,一阵阵蕴含时间烙印与日月灵气的茶香淡淡入肺,沁心舒畅令人陶醉。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