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烟袅袅勐汤河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廖俊聪 2021年03月19日 08:54

0319-03JJZK-008-181380-原文件

               (段金华/摄)

□ 国防战士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边关总是很遥远,但对于在边关长大的我,它却离我很近。从小,我就行走边关,是边关的小路、边境的界碑陪伴着我成长。然而,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那高挂在边关蓝色天空上的炊烟。边关的炊烟像云彩一样游荡在我深远的记忆之中,一刻也没有从我的脑海里流走。当我再一次走向边关,走向边境疫情防控执勤点勐汤河,再次近距离拥抱边关的袅袅炊烟时,一种穿越时空长廊的快感总会很自然地流遍整个身心。

今年除夕,我又来到勐汤河,同这里值守边关的农场职工们一起守边固防。

夕阳西下,晚霞烂漫,袅袅炊烟从勐汤河畔的执勤点升腾而起,宁静、纯洁、轻盈、缥缈。弯曲的山路上,巡逻归来的摩托车队伍和迎风飘扬的红旗,游动在彩霞映照的勐汤河畔……这样的画面,在我几十年的边防生活中没有停止过,只要出现这个画面,我耳边立刻响起守边战士雄壮的歌声“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胸前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值勤点帐篷外的篝火燃得正旺,锣锅里飘出的鸡汤味道很香,几个年轻的妇女正在忙里忙外地准备年夜饭。相比于年夜饭本身,勐汤河的女人们更看重其背后蕴含的“团圆”意味。这一年多来,男人们在勐汤河风餐露宿、守边防疫情,她们早想把心中的那份团圆带到勐汤河。

看着在炊烟袅袅里忙碌着的妇女们,想起当年母亲带着我们跟随父亲驻守边关的日子。30多岁的母亲,长长的麻花辫,丰腴的身姿,美丽的面容。她和家属院的阿姨们,都是劳动人民出身,她们用勤劳的双手,清除了营房的垃圾;用灵巧的双手,把营区装扮一新,让寂寞的边关有了年的味道、家的温暖;到炊事班帮忙包饺子,为在边防执勤的战士们准备年夜饭。是母亲和她的同伴们,让那些驻守边关的人不再孤单。

此时勐汤河的执勤点也贴上了对联、挂上了灯笼,执勤点周边和巡逻路两旁插着的彩旗,让整个边境线充满了过年的喜庆气氛。

年夜饭要和家人一起做才有年味,这些妇女自告奋勇地来到勐汤河为守边的丈夫置办年夜饭,“不为别的,就想一家人吃顿团圆饭。”为了这顿团圆饭,女人们早早就商量着“会餐大计”,从小年开始就忙着为年夜饭做准备了。各类秘制“看家菜”捎到执勤点,有自制咸鸭蛋、酸笋鱼、粉蒸排骨、黄焖鸡……女人们把这顿特殊的团圆饭安排得异常丰盛。有人说,越是弥足珍贵的美味,看上去越是平淡无奇。年夜饭桌上的菜肴,也许算不上珍馐美馔,但每道菜都是心意之作:它们见证着四季轮回、春耕秋收;每个盘盏中,盛满的是人生百味、冷暖悲欢。

看着这些身上充盈着快乐和温情的女人们,我突然感觉这是一群不平凡的女人。是的,从去年春天开始,人们都变得不再平凡了,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无数平凡的人冲到抗疫一线,守护一方平安,把平凡蜕变成了不平凡。在我们驻守的勐汤河,我听到了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的人对离别、坚强、勇敢的理解。孩子们学会了自力更生,学会了体谅他人;年轻人领悟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女人说,男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男人说,为守大家我们只能舍弃小家;孩子说,爸爸的边境执勤点就是家,我们家不缺年味;年轻人说,我们的身后有强大的祖国,有亿万人民在为我们祝福,我们要对得起这份厚重的祝福。

在勐汤河的执勤点,我看到了许多年龄大小不一的孩子,他们跟着妈妈学包饺子、做饭菜,准备给爸爸一个惊喜。他们平时都在市里和镇里上学,不放假是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的父亲的。在勐汤河三队的执勤点,我看到这样一个场景:哨所里灯火明亮,一位父亲泪水盈盈地和他的女儿一边享受着妻子做的年夜饭,一边和女儿用手机给远方的老人们拜年。“在这种特殊的时刻,这一幕就是幸福。”我在心里自言自语地说。还有一个四五岁的男孩,看到我在拍照,赶紧紧紧搂着妈妈的腰,生怕别人抢了他的妈妈似的,这让我想起了一位朋友写的诗《怀抱孩子劳作的母亲》:“母亲,你背负着艰辛,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你怀抱着幸福,满脸洋溢着希望……恍惚间,那是我的母亲,我们的母亲,年轻时候的形象。”有孩子的地方就是天堂,我希望这个孩子和他的伙伴们,都能够尽情享受母亲怀抱的温暖,让母亲的爱陪他度过欢乐幸福的时光。这些孩子是勐汤河的后代,他们中的一些人或许会成为勐汤河的守边人,他们将会源源不断地延续着勐汤河的炊烟。

同行的橄榄坝农场建军书记,一直是我的义务“向导”。他带着我沿着蜿蜒曲折的山道,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勐汤河畔的执勤点。看着那些“听党指挥,忠诚守边”的标语和高高飘扬着的五星红旗,再回望高山峡谷间流淌的勐汤河,河畔飘起的袅袅炊烟,它们都在给我传递着一份沉甸甸的力量。我们在遥远的勐汤河,衷心祝福祖国繁荣昌盛,祝福全国人民幸福安康,边境有我们,你们放心过年!

勐汤河的炊烟啊,一年四季,周而复始,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在关牛山的峡谷中经久不散,昭示着烟火的继续。炊烟在有风的日子里,风雨飘摇,在无风的日子里,袅袅娜娜、和颜悦色。炊烟就像是飘浮在天空中最懂人们的感情、却不肆张扬低调处事浅色调的云朵,这恰巧就是勐汤河守边人独有的品格和气质。

炊烟是边关的语言,是边关的音符。我们登上关牛山顶,眺望祖国的疆域,感叹边关的雄伟壮阔。看着勐汤河畔升起来的缕缕炊烟,那种风轻云淡、明丽疏朗、袅袅娜娜的意境,让人觉得这就是一幅“草色遥看近却无”的边地生活水墨画,这画美丽诱人,我庆幸自己就是画中人。

炊烟无语,笑看日出日落、月缺月圆,但它带给守边人的是人间烟火的亲切,是超脱凡尘的浪漫。它告诉人们:边关是守边人的家,这里有亲人的温暖;有亲人梦里的牵挂,有亲人深情的召唤。在勐汤河守边的日子里,我遇到过好几个州市政府组织的慰问团,来边防哨所看望边防一线执勤的职工和群众。车上载着一箱箱贴有红纸的慰问品,机关干部们也来和大家一起过年,一起站岗巡逻,一起包饺子,他们给边关增添了许多人间烟火的味道。

有炊烟的地方一定有守边人无私奉献的动人故事,与家人聚少离多是他们的生活常态。而守卫边关的军人,与家人团圆更难。在勐汤河,我遇到了州边境管理支队的兴党和孟龙两位战友,他们俩是代表支队到边境管理警务室和干警们一起过节的。聊及过年,他们都说,在各自的记忆里,几乎没有跟家人一起过过一个完美的团圆年。老婆孩子长途跋涉,一路颠簸,到部队和他们过年,可他们一天到晚都不在。即使在支队值班留守,也没能与家人看完一场完整的春晚,常常正在和家人包饺子的时候,就会接到有任务的电话,就得赶紧拿起行装出门。这样的过年,在他们的军旅生涯中不知道有多少回了。

这样的过年情景,在他们的军旅生涯中稀疏平常。勐汤河的炊烟里有勐汤河守边人“都言边关苦,我说边关甜,心中有祖国,身苦心亦甜”的肺腑之言。

在炊烟飘起的勐汤河,每一座哨塔、每一个执勤点都是祖国的眼睛;每一块界碑上,镌刻着每一个守边人“一家不圆万家圆、一人辛苦万人甜”的忠诚。有戍边人的坚守,才有家国的安宁。

炊烟袅袅,残阳如血。勐汤河在晚霞的映照之下,自由自在地流淌着。此时的勐汤河安静得像一个美丽的少女。这里的守边人对他们守护的和平与安宁视为自己的生命,他们不会以卑弱和退缩来对待可能出现的风险,他们会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为边境疫情防控筑牢防线,让勐汤河的袅袅炊烟继续在美丽的边疆飘扬!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