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是我心中最美的风景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廖俊聪 2021年02月05日 09:04

□ 朗确

走到东,走到西,即使我走出千里万里,置身于繁华闹市、五光十色的旅游景点,看最美的鲜花异草、险峰怪谷,我的心仍然在故乡,没有离开过故乡的风景,没有离开过它过去的贫穷和落后,没有离开过它多灾多难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如今,故乡人过上了幸福生活,我的心也与它贴得更紧。有时,我走出故乡怀抱,而我的目光仍在不停地寻觅着它那一道或昏暗或亮丽的风景,因为故乡是我心中最美的风景。

我生于1946年末,那时是故乡最贫穷、最落后的时期。稍大一点,我就和大人一起上山挖地、下田栽秧除草。因为穷,一学期两三元的学费也交不起,只好回家劳动。少年时和大人们一起出工、收工,虽然干的活一样,但因为我是少年,只算半个劳动力,比他们少拿三分之一的工分。那时,劳动繁重,生活艰苦,但我从来没有感到委屈,因为这是在自己家乡,为自己劳动。

早晨,我和大人们一起扛着锄头,挎着砍刀,顺着弯弯曲曲且狭窄的山道出工。路上,我们听着路旁小鸟的啁啾,看着山花上蜂舞蝶飞,闻着茶树发出的淡淡清香,任意捧起路边沟渠里的清水畅饮,润润身心,鼓鼓筋道,保证一天的劳作不苦不累地进行。傍晚,披着晚霞原路返回。那清泉依旧叮咚清亮欢畅,水波摇摇晃晃地映着晚霞,山花依然艳丽浪漫,古树林中的茶树依然挺立着。徐徐的晚风拂去人们一天的疲劳和汗水,让人心酸却感快乐。这就是故乡,让我们累不觉得累,苦不感到苦,生活艰辛而自豪。这,恐怕也是长长久久留在我记忆深处的那道独特的风景。

后来,我告别故乡的田地,告别古老的茶园茶树,离开了故乡。虽然离开了自小劳作的土地,走出了养育我长大的故乡,但我的心从未离开过。我会时时想着它,牵挂它,它会变成我心中的吉祥鸟,时时呼唤我,询问我的冷暖,关心我的苦乐。时而,它又变成温暖的怀抱,护佑我逐渐长大成人。故乡就这样成了我内心深处的极乐世界和心灵港湾。不幸时,我会想起它,让它鼓励我,给我战胜困难的勇气;有喜事时,我也会想起它,让它和我一起分享快乐。就因为这样,离开它38年后,我又离开繁华的闹市和五彩的生活,毅然回到自小就眷恋的故乡。

“少小离家老大回”,我心依旧,可故乡变了。它那古朴、原始的风景不在了,替代它的是喧闹、繁荣、现代、文明、富有而迷幻。山脚下的泉水依旧咕咕流淌,山花照样四季绽放,茶树依旧翠绿萌发,森林依旧原始而古朴,但原来被野草覆盖的弯弯小道变成了宽敞的水泥路,车辆在村寨里穿梭来往。林立的楼房和别墅,替代了原来的茅房陋室。原来没有见过,甚至不知道名称的各种电器和家具,一套套一件件地搬进了故乡人的家中,使故乡人的生活变得像城里人一样富有和欢悦。

过去买一件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要用两天时间来回到城里购买,现在可以就地在超市商场购买,或到快递站网购和用手机购买,让故乡人省力又省心。早在几年前,故乡就有了车辆维修站、大型餐厅和快餐店、早点铺、糕点加工店、家电修理站、手机营业厅、银行代办点、民办医院和家庭医生,还有专门收购、加工、销售故乡茶的茶厂、茶庄和茶市,不仅解决了故乡人卖茶难的问题,而且让故乡人鼓起了腰包。我还从故乡人行走的脚步和脸上满足的笑颜、带着愉悦心情的话语看到了故乡今日的风景,而这些风景又那么具有鲜明的时代感。

故乡,你是我心中亮丽而迷人的风景。你的每一条河流,每一座青山,每一片树林,每一株茶树,每一朵山花,每一条路,每一阵山风,每一朵云彩,每一声笑语,每一阵山歌,都变成故乡最美的风景,深深植根于我的心,定格在我的灵魂深处。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