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险湄公河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20年11月08日 12:00

□ 曾崇明


提起湄公河,有人也许会联想起2011年10月5日发生的湄公河上贩毒分子致13名中国船员死亡的惨案,或许会联想起电视剧《湄公河大案》,我想起的却是21年前的一次湄公河采访之行,在往返途中我们2次因为船只撞到礁石而被迫滞留江岸。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云南省委、省政府提出积极参与澜沧江—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的战略部署,唤醒了沉睡千年被誉为“东方多瑙河”的澜沧江—湄公河。一时间,中国、老挝、缅甸、泰国组成各类联合考察团,乘坐轮船,对澜沧江—湄公河航道进行货运、跨境旅游等方面的试航和航道整治方面的考察。1999年3月31日至4月8日,州委宣传部组织州及各县市的14名宣传干部、记者、编辑组成新闻宣传采访团,乘船沿着澜沧江—湄公河航道前行至泰国北部采访。我作为《西双版纳报》的一名记者参加了此次采访活动。

3月31日上午,载着采访团成员的游船从国家一类口岸景洪港的一个码头启程顺澜沧江而下,2个多小时便到达了景洪港的关累码头。我们在关累码头停船接受出境查验后,重新启航继续顺澜沧江而下,跨出国境,航行在湄公河上。

大约过了3个多小时,正当我们兴致勃勃欣赏着江岸的热带雨林、民俗村寨和水上石林景观时,游船仿佛受到一股力量的阻挡,急停不前,马达的轰鸣声也突然消失。原来一直船头朝前的游船,此时慢慢横在江中。过了几分钟,游船的马达声重新响起,游船调转船头朝着岸边慢慢前行。游船靠岸停稳后,一打听,原来游船的螺旋桨被江水中的暗礁打烂。大家纷纷吐槽游船驾驶员的技术。驾驶员解释说,由于旱季湄公河水位下降,一些暗礁在河中的位置被抬高,先前并不妨碍船只航行的暗礁此时却成了损坏船只螺旋桨的“杀手”。游船没有了螺旋桨,无法前行,我们只好下船滞留江岸,顶着毒辣的阳光,在江岸边的沙滩上走来走去,腰腿走得发酸便坐在沙滩上,目光呆滞地望着波光闪闪的湄公河。游船驾驶员通过海事卫星电话向游船公司汇报了出现的意外情况。“公司决定马上派船快速下行来接大家。”听到游船驾驶员传来的信息,大家焦燥的心情稍稍平静一些。在这个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大约等待了四五个小时,一艘船尾装有两个大风扇的气垫船从上游由远而近漂到我们身旁。确定是来接我们的船只后,我们背上行囊登上气垫船,顺着湄公河而下。大约晚上九点多钟,我们到达泰国的清盛码头,顺利进入泰国北部。

在泰国北部期间,我们采访了清莱府、清迈府、帕夭府的旅游开发、花卉种植、边境口岸管理,采访了祖籍是云南省或西双版纳的几个傣族村、苗族村、哈尼族村,分别与当地新闻宣传部门的官员和新闻工作人员进行了座谈。

结束在泰国北部的采访后,4月7日上午,我们在泰国的一个码头乘气垫船逆水而上,朝着西双版纳的方向前行。完成了采访任务的我们悠闲地坐在船上远眺当地村民在江边捞鱼、放牛、淘金。暮色降临,我们在湄公河边的一个码头泊船,上岸留宿。

第二天天亮,气垫船载着我们继续逆水而上。沿途有些明石兀立江中,把江水分成两半。遇到这种情况,驾驶员一般选择较宽的水域行驶,在确定可以安全通过的情况下,随时调整速度和航向,缓慢小心通过。当时的湄公河航道大多是天然的,妨碍航行的明石暗礁太多,航道的通行能力极差。气垫船在通过一个窄峡时,我们透过舷窗,只见船身与河边高耸的礁石越靠越近,突听“咣当”一声巨响,船身猛地震动了一下,坐在舱内的我们也随着船身晃动起来。“出了什么事?”慌乱中,大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船尾的一个大风扇因撞到了礁石而掉进江中。据说风扇的作用就是产生高压空气并送入船底空腔从而形成气垫托起船体。虽然只失去了一个风扇,但气垫船已无法正常航行。驾驶员加大马力,把气垫船开到岸边停稳。

因为4月8日是返程的最后一天,我们必须在当天24时前返回景洪。内心焦急的我们下了气垫船,滞留岸边极目观望。只要见到逆水上行的船只就不停地招手示意船只停下,并大声地用汉语喊话,期望能遇到逆水而上且愿意顺便把我们捎带到中国关累码头的船只。在江岸等待了许久,也未遇到愿意搭乘我们的船只。尽管如此,但凡见到上行的船只,采访团里的几名傣族成员和哈尼族成员还用本民族的语言向船上的人喊话。功夫不负有心人。天色渐晚时分,总算有艘船上的人听懂了我们的语言,表示愿意搭乘我们。这是一条细长小船,船舱的左边、右边、上边都用木板一块挨着一块用铁钉固定,只在船头和船尾各留有一扇门供人出入。我们猫着腰钻进低矮的船舱,随便找一个地方坐下。透过木板之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江水被船只上行划动的波纹。坐在船舱,听着马达声和哗哗的流水声,看着船板缝隙外的光线由明变暗,我们祈祷小船早点把我们带到目的地。

大约晚上十点多钟,我们乘坐的船只终于到达了澜沧江—湄公河航道进入中国境内的第一码头——关累码头。

走出船舱,我们接受了边境查验。当查验人员得知我们是当地人员时,十分惊讶地说:“你们真是万幸。你们坐的是拉水泥、木材的货船。这种货船夜行的安全系数非常小,翻船事故时有发生。”听闻此言,我们后背一阵发凉。

回到单位后,我撰写刊发了一组共9篇文章的“赴泰国北部三府采访记”,并以电话、信件等形式,向有关部门反映澜沧江—湄公河航道存在的航行困难问题。采访团的其他成员也以电视新闻、广播新闻或其他形式,宣传采访成果,反映采访过程中遇到的相关情况。之后的几年,澜沧江—湄公河航道亟需整治的问题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中国与有关国家联合对上湄公河航道严重碍航的险滩、礁石进行整治。随着通航条件的改善,航行澜沧江—湄公河的船只数量明显增多、载货吨位不断增加,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运的功能得到充分发挥,促进了沿岸贸易往来。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