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驻橄榄坝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20年10月03日 10:00

□ 贺熙仕


弹指一挥六十年,湘江儿女支滇南;

当年边陲荒芜地,如今胶林绿满园;

屯垦戍边建农场,誓将旧貌换新颜;

艰苦奋斗创大业,支边精神代代传。

60年前,湖南一批青壮年积极响应党中央、毛主席“支援边疆、建设边疆”的号召,掀起了大规模的支边热潮。

1960年,湖南祁东县步云桥区1041名青壮年和800名家属加入了支边行列,我也是其中一员。启程那天,我们穿着统一制发的蓝色服装,胸前佩戴支边光荣证,在欢送口号声、锣鼓声、鞭炮声中出发了。当时心中有许多不舍,但怀着那份支援边疆建设的初心,毅然千里迢迢奔赴云南。

那年,正值国家困难时期,我们乘坐的是铁罐车皮火车,车厢里没有座位,大家就坐在自己的行李上,到贵阳换乘敞篷大卡车在险峻的盘山公路上绕行。经过四天一夜的旅途颠簸,跨越了4个省后抵达昆明。在昆明,我们受到了昆明人民的热情接待。休整两天后,我们坐着破旧货车从昆明出发,在崇山峻岭、弯弯曲曲的沙石公路上颠簸四天五夜之后,终于到达景洪。第二天,我们沿着澜沧江边的毛土路徒步30多公里到了橄榄坝农场,几间茅草房就是我们的家,我们要在这里建设祖国的天然橡胶基地。

刚到橄榄坝农场时,映入眼帘的是荒无人烟、杂草丛生、十分落后的景象,参天大树遮天蔽日,藤蔓如网行走不便,不远处时不时还传来野兽的嚎叫声,吓得小孩一个个紧紧抱着父母,大人们也胆战心惊。久站之下就会发现身旁蚊虫和旱蚂蟥聚成堆,不时被蚊子叮、蚂蟥咬,防不胜防。出门稍不留神就难辨方向,让人找不到回家的路。

那时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住的竹蒿草房,白天见太阳,晚上看星光,遇上下雨,房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外面雨停了,家里还在滴答下。遇刮风天气,特别担心房子被大风刮倒,出门劳动最怕家里突然失火,一排排茅草房一旦失火全队住房和财产将化为灰烬。生活用品几乎是竹子做的,煮饭没米、炒菜没锅、洗澡没盆、睡觉没被、缝衣没布,衣服补了又补,没有鞋穿就用两片木块做拖鞋,不会做的就打赤脚。

那时遇上国家三年困难时期,粮食供给不足,农场职工口粮每月定量16公斤,粗细各半,还要翻山越岭到几十公里远的哈尼族村寨去挑回来,来回两三天路程,累得精疲力竭。这点口粮是不够吃的,只能上山找野菜,挖竹笋、山药,摘野果充饥。

面对困难,有的同志建设边疆的思想动摇了,有的吵闹着要回湖南去,队领导及时开展政治思想工作。针对农场当时的状况,云南省委提出“一吃二住三橡胶”的方针,要求首先解决职工吃饭和住房问题。随后,全场上下同心开荒种粮,种植旱谷、玉米、红薯、木薯、冬瓜、南瓜等作物,解决粮食问题;不分白天黑夜打土基、备木料、烧砖瓦、盖瓦房,解决住房问题,人心安定了,队伍稳定了,农场的发展蒸蒸日上。

1960年,国家农垦部要求大力开荒,大量种植,大干三五年,把我国建成橡胶大国,把云南早日建成第二个天然橡胶基地。橄榄坝农场加快开荒进度,提出大会战,开展挖带挖穴的劳动竞赛,规定每人每天挖植胶带男30米、女25米;男挖穴30个、女25个。全场干部职工积极响应,人人参加,日夜奋战,按质按量超额完成了任务。

辛勤的汗水、无私的奉献,上下一条心,苦干加巧干,换来了边疆和农场的大变化、大发展、大繁荣。一座座沉睡的大山变成了一片片梯田和一望无际的林海。

如今,橄榄坝农场有土地面积10多万亩,其中种植橡胶达7万多亩,为国家现代化建设源源不断地提供了优质天然橡胶。在西双版纳建设发展中,湖南人是这支建设队伍里的主力军,为了祖国的橡胶事业,他们扎根边疆,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