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嘉木 攸乐茶韵浓 ——攸乐古茶山寻茶记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20年01月14日 09:01

0114-03JJZK-001-50120-原文件

龙帕古茶树

本报记者/张锐荣 马芸


景洪市基诺山是普洱茶古六大茶山之一的攸乐茶山,因产古树茶且茶叶品质上乘而远近闻名。

近日,记者一行驱车向攸乐古茶山最具有代表性的亚诺寨进发。亚诺为攸乐古茶山名寨,其还有另一个名字——龙帕。

在晨雾中我们缓缓进寨。刚到寨口,顿觉茶香沁肺。在同行的西双版纳雨林精灵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华的指引下,我们在一家门头牌匾写着“洛博同知缘”的楼前停了下来。李华说她跟这家主人极熟,几乎每次上攸乐茶山都要来这里歇歇脚、聊聊天,顺便喝上几杯龙帕古树茶。话音刚落,一名身着基诺服饰的中年女子快步迎来,热情地招呼我们上楼喝茶。

主人家茶几摆设颇为讲究——红木根雕茶桌,景泰蓝陶瓷茶具,自动烧水器皿,尽显主人对茶的衷爱。茶桌尽头靠墙一侧悬挂着一幅太极图的意象字画,“茶道”二字端坐其中。女子名叫阿妹,今年47岁,男主人叫布鲁,比阿妹大一岁,天刚亮就上山干活去了。闲聊间,水如潮涨。阿妹洗杯、洗茶、泡茶、倒茶水……动作娴熟,有条不紊,神情专注。瞬时,一股茶香弥漫开来。

茶园、茶叶、茶事……大家边喝边聊,相谈甚欢。闲聊中,我们对攸乐茶山有了更深的了解。

攸乐山现称基诺山。山中古茶园主要以亚诺寨为中心,向四周散射,以龙帕山最为集中。司土老寨、么卓、巴飘也有老茶树分布,古茶园海拔1200至1500米,面积约3000亩,许多古茶树都已经几百岁了。

新中国成立后,基诺族由原始社会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回望攸乐古茶山种茶历史,最早可追溯到三国时期:传说诸葛亮南征到滇南时,部分士兵因掉队在攸乐山住下来,成为丢落人,即攸乐人。诸葛亮考虑攸乐人生计问题,于是派人送来了茶籽,从此攸乐山开始发展茶业。民国时期医学教育家、作家姚荷生曾经写了一首《龙江打油诗》来述说此事:“昔从武侯出汗巴,伤心丢落在天涯。于今不问干戈事,攸乐山中只种茶”。

历史钟声余音缭绕。1729年,清政府在攸乐茶山设立“攸乐同知”,始派官员征收茶捐赋税,许多茶商和马帮前来收购茶叶,攸乐山茶叶生产曾兴盛一时。随着历史更替和岁月变迁,核心区的亚诺寨保留的总面积1800余亩的古茶园,稳居攸乐古茶园之冠。

攸乐古树茶有什么特色呢?我们问道。阿妹认真地解释说:“比勐海古树茶更柔和一些,回甘生津,苦涩味化得快,茶气足。”说着,又帮我们每个人续了茶水,自己也十分享受地饮了一杯。“化?怎么个化法?”我们追问道。阿妹笑了笑,说:“任何茶叶都有苦涩之味,有的苦涩味很重,入口久久不去。而攸乐茶的苦涩味虽重但很快就转化为甘甜,香气也充满着山野味道,也就茶人们常说的山野气浓郁。”

正当茶香四溢时,男主人布鲁从山上回来了,一身迷彩行头,显得特别有精气神。发现来了客人,布鲁便招呼阿妹准备午餐,他则落座为我们泡茶续水,讲解龙帕古树茶之奥秘。

布鲁很专业,也很健谈。“龙帕古茶园位于亚诺寨东南部楼斗山原始森林深处。此山主峰海拔1691.6米,为攸乐山最高峰。古茶园为大面积混杂林茶园,树势苍老,附生和寄生植物较多,各种植物相互依存生长,植物多样性保持得比较完整。”布鲁介绍说,“别小看‘混杂林’三个字,真正好的古茶树就是生长在这种保持生物多样性的原生态环境里的。我们从不因为追求古茶产量而砍伐古茶树身边的杂类树木,都是任其自由生长。”

李华补充道:“在基诺族人看来,高品质的古树茶一定与其它树木和谐共生,跟与生俱来的邻居相亲相融,共同在雨雾中、山岚里、阳光下,聚岁月之灵气,汲天地之精华。”

很快,阿妹就做好了一桌丰盛的午餐,招呼我们就餐。布鲁提来一个土制酒坛,让我们尝尝他家酿制的蜂蜜酒。开瓶后,酒香蜜香扑面而来,入口纯厚甘甜,不觉中半杯酒下了肚,大家连声赞美:好酒!

饭后,布鲁夫妇带着我们去古茶园。沿着林间小道,穿越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我们终于到了龙帕古茶园。不过,该茶园与我们想象中的“园”极为不同,看上去与一般的原始森林没什么区别,但仔细观察则不得不敬服那些古茶树顽强的生命力,它们深藏于密林深处数百年,大部分基部围粗50至120厘米,主干胸围30至80厘米,树高2至3米,树冠直径1.5至3米,目测每亩密度大约150株。在这样的环境下,1800余亩古茶园难见其全貌,古茶园与大自然已经完全融为一体。

我们静静地倾听着,默默地环视着,心中莫名感动,思绪飞得很远,追寻着久远的故事——是谁种下第一棵茶树?采下第一片茶叶?闻到第一杯茶香……而有关那时那事的描述,只有一些民间传说在口口相传。

阿妹带我们来到一棵碗口粗的古茶树旁,树势苍劲,充满生机,阿妹说这是她家最大的一棵古茶树。阿妹指了指树下,说每次来采茶时全家人都要在这里坐坐,拉拉家常,让古茶树也听听家里的故事。

布鲁解释说:“茶道,茶亦有道,这大山深处的纯净之物,本身就充满灵气,只有真正懂它的人才能与它结缘。”我们听得似懂非懂。

虽已过了采茶季节,可走在基诺人采茶归去的路上,耳旁仿佛还能听见他们的劳作喘息与欢笑声。

从古茶园回来,我们去了阿妹家的晒青毛茶初制工作室。进入工作室,整个制茶过程尽现眼前。只见百十平方米的空间被半透明白色塑料布密封着,较好地隔阻了外界的灰尘。凉茶采用大龙竹制成的宽大凉席,并用钢架支撑,离地面有1.5米之高。阿妹说这样更卫生,鲜叶到干茶制作过程,卫生标准都可保证。

制茶室里,制茶所需的设备一应俱全。机器揉捻比手工揉捻要好吗?我们说出了心里的疑问。阿妹解释道:“传统人工揉捻技术要求很高,需要学习和实践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掌握好火候,民间高级制茶师人数很少,且效率不高,而机器揉捻则优点很多,易于普通人操作。但不管什么方式,关键得用心,把心融入做茶的过程,才能做出好茶。”

傍晚,告别布鲁夫妇,我们启程回家。站在楼斗山脚下,我们回头张望:夕阳下的亚诺寨被金黄的余辉轻轻涂抹,厚重的亚热带原始雨林依旧掩映着那份神秘,泛出一缕千百年来深藏着的圣洁之光……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