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母亲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报 编辑: 2019年11月18日 09:55

□ 王明更


有许多人许多事转身便会忘记,但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母亲,对母亲深深的爱永远不会消减。

我的母亲段美云,于1930年9月28日生在墨江县一个名门望族书香门第家庭,墨江四大家族“孙段庾杨”之一。我外公段宗承(字继之)是1924年上海复旦大学毕业获经济学博士,在云南大学(东陆大学)任英语和经济学讲师8年。1933年,我外公受邀回墨江任县财政局长、县教育局长兼墨江中学校长。外公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旧观念,我母亲读完高小就停学了。

1949年2月,母亲参加了边纵云南人民自卫军第二纵队第九支队政工队,任文化教员。1950年至1952年,在墨江碧溪、卧龙山、小寨等地教妇青班、识字班。1952年3月至1959年9月,在墨江县龙坝区大也多竜宾、多福等地任教。在政治运动中,我父亲受到错处,而她本人因家庭成份原因,处境十分困难。山区交通不便,物资匮乏,我奶奶与大哥长期营养不良,又病又饿,我大哥于1953年夭亡,年仅4岁。奶奶于1954年辞世。母亲一边收拾起丧失亲人之痛,一边仍辛勤耕耘,为山区少数民族教育发挥积极作用,与当地少数民族建立了深厚感情。

1959年,母亲因受父亲问题的牵连,不能再继续她喜爱的教育事业,下放到农村劳动。很多亲戚、朋友、同事出于好心,劝母亲与父亲离婚。那时22岁的母亲坚决不离,更主动到普洱(今宁洱)梅子街煤矿,同分散多年已患残疾的父亲同甘苦共患难。父亲那时是留队就业人员,月工资22元,母亲被安排在厂上卖瓦货(陶器),月工资18元,生活虽清苦,但家庭和睦。1961年至1966年,陆续生下我二哥、我和妹妹。

母亲一生曲折坎坷,从大家闺秀到边纵游击队员,从山区女教师到下放农村劳动、农场工人、离休干部,她经历了诸多风雨,然而始终不改初心。

1964年7月,把边煤矿(劳改单位)合并到普文农场,母亲随父亲一起调到普文农场八队。农场领导了解到父亲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边纵队第二纵队第九支队支队长,新(平)、元(江)、墨(江)剿匪联合指挥部副指挥长及普洱、墨江两县的政府委员兼民政科长、联珠区长,鉴于他的身体残疾,就安排他做看守晒场、称粮食、做核算统计等工作,安排母亲做家属排长及家属记录。对此,父母亲终生难忘,感激不已。

母亲到普文农场八队后,按照队领导的安排和管理规定积极参加各项生产劳动,白天与大家一起参加收稻谷、收甘蔗、拔花生、种玉米等农业生产,每天早出晚归。除干好当天生产任务外,收工后还要去收成绩(记录每个人当天完成的工作量),晚上组织家属进行政治学习,学习时政要闻、背诵毛主席著作等。那时,农场每月只休息3天,10天休息一次,八队是每月逢五休息,休息天还要干半天义务劳动(修路、打扫公共环境卫生)。母亲每天加班加点算成绩、记工分,常常要工作到深夜,有时生病也要在医院算完本月工作,对此她从无怨言。

母亲为人忠厚,谦虚谨慎。六七十年代,农场家属多数没有文化,来自四面八方,生活习俗不一样,经常吵架打架,但母亲从不与任何人争吵。她喜欢看书学习,心情好时还会唱歌,最爱唱的是《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电影《地道战》插曲。她乐于助人,妇女家属请她代写家书或读家信、填写包裹单、转工定级等填写表格和个人履历,她很乐意帮忙。有时邻里纠纷、夫妻吵架找她调处和评理,她也从不推辞。

母亲出身知识分子家庭、长期从事教书工作,与其他人相比劳动力相对弱,父亲身体不好,但队上安排的各项义务劳动必须完成,旁人看到了我家的情况,也会在劳动方面帮助我家,如义务拓土基、积肥、种战备田等,真正体现了互相帮助。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全国拨乱反正,提出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思想路线,平反冤假错案。1980年,父亲得到彻底平反,恢复了公职、名誉、党籍,安排在墨江县政协任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主持政协日常工作。母亲的问题也得到落实,县委恢复了母亲的教师身份,工龄从1949年2月计算,工资定为行政22级,因已到退休年龄,墨江县教育局收回办理离休手续。

回墨江后,母亲的同事、朋友、亲戚和学生都来看望她,几十年不见,母亲格外高兴,热情接待他们,一起回顾峥嵘岁月。

改革开放初期,山区群众生活比较困难,母亲叫我把不穿的旧衣服带回去,送给需要的人。每次回墨江,我都要带一些衣服和同事、朋友的旧衣服给母亲,送给山区农村她教过的学生们。春节或赶街天,她的学生会来看望她,母亲总要给他们带些水果和年货,会给小孩30元到50元不等的压岁钱。

母亲常说,现在生活好了,但还是要勤俭节约。解放前,她家虽是大户人家,日子也没有现在过得这么好,要感谢共产党。她平时省吃俭用,操持家务,家里的大小事都由她操心。每年春节和学生开学时她都要给家庭困难的亲戚、朋友家的小孩送钱。她说,别人困难时帮助人家,人家会记住你一辈子,帮助他人也快乐自己。

善良如茶,香浓甘冽;宽容如海,辽阔博大;坚强如山,厚重稳健;柔情如玉,湿润优雅,这就是我的母亲。

2019年3月15日,母亲去世。原单位领导在出殡仪式上介绍她的生平事迹,给予高度评价。多家单位和个人送了花圈,300多人前往灵堂悼念。

母亲走了,愿你包含心血的每一丝期盼都得以实现,愿你的谆谆教诲及潜移默化的影响,伴随儿女在祖国各地绽放。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