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板房 那滋味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报 编辑: 2019年11月18日 09:54

□ 朵强


阳春三月,本该是极佳的时节,可地处亚热带的西双版纳早已阳光灿烂。由于学校正在建盖新教学楼,部分班级不得不搬到简易板房里上课。

学校的板房盖在篮球场上,无遮无拦。尽管刚刚入夏,清晨8时许,上午第一节课,我抱着课本匆忙踏进教室,还是忍不住涔涔汗落了。这“桑拿”板房,真不愧我们给它的美誉,且不说完全不隔热,还像置身蒸笼一般,几个吊扇从早到晚无力地转个不停,几乎没有什么作用。看着包里的两盒“藿香正气液”,我不由得苦笑:这是专为孩子防暑预备的,也是为我准备的,否则每天都得晕倒几个或几次,真愁人!

我的课与邻班李老师的课相同,他讲课声音特大,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几乎把我的声音完全覆盖了。我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的学生,无奈只好又把嗓音再拔高八度,似乎很变调,嗓子也再次嘶哑发干了,还得常常嚼着润喉片,一瓶矿泉水也难抵一堂课的煎熬。要是遇到邻班上音乐课,那就是拿着话筒也没用。这板房不隔热就算了,咋还如此不隔音呢?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的天啦,隔壁班竟开始朗诵了!我停下教学瞠目结舌。课后,只好邀约在板房上课的老师私下约定不集体诵读,以免相互干扰,但偶尔激情上来就忽略了,我也曾犯过这类错误,害得周围的班完全没办法上课。

“老师,我帮你去骂他们!”坐在前排的一名男生察言观色自告奋勇。

“要不,我们也大声读,以牙还牙!”另一男孩抢过话头,跃跃欲试,大有绝不示弱的豪壮。

我还来不及作出反应,一旁边的小女孩“啪”一巴掌拍到他头上,小声嘀咕:“你这是什么馊主意?”

哎呀,真难为这群顽皮可爱的小兔崽子!我连忙安慰他们:“别顽皮啦,再吵吵,就传到别班去了!”全班安静下来,甚至有人轻轻跟着邻班的节奏诵读……我站在讲台上,也平心静气听着,等朗诵结束我再继续授课。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急忙走出教室到球场边的大树下小憩一会儿。这时,几个好事的男生又来到我身旁,调皮地说:“老师,不如我们把教室中间的隔墙拆了吧?这样都听他们讲课,不用累着你啦!”呵呵,虽然想法够荒唐,倒也足以让我快乐一笑了。

在板房里常常汗浸湿衣裤,干了几次再湿透几次,疲惫不堪还是熬到结束整个上午的课程,只觉得喉咙生痛,脚站到麻木,腰背也酸痛了。下课铃声一响,我和我的学生一同疾步走出板房,拖着脚步走回办公室。

进入六月,也就进入西双版纳的雨季了。这亚热带的雨说下就下,刚才还艳阳高照,转眼就黑压压的,不久大雨瓢泼而至。噼里啪啦拍打着屋顶、窗棂,再狠狠砸落在地上,动静大得几乎没法上课。这就是真正的“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啊!一阵大雨过后,又是阳光普照,这回让你感受真正的“桑拿”。

就这样,整个夏天,我和我的学生在板房里度过了他们小学生活的最后一个学期。在板房里上课,有别样的滋味。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