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米节的约定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9年08月12日 09:39

□ 许开良


    米店刚上市的勐海勐遮新米,香气十足。我突然想起舅舅约吃新米饭已有一段时间,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一个周日,我和妻子到澜沧县赶集。妻子说:“上次路过澜沧就没去看我舅,他86岁了,还是闲不住,耕田又种地的,我想去看看他。”于是赶完集,我们驱车直达拉祜新村,到了舅舅家,刚好舅舅也从山上挖花生回来。舅舅有一米七五的个子,皱纹遮不住浓眉大眼的容貌,脸上露着开心的笑容,腰不弓背不驼,走路虎虎生风,说话清爽。他见到我们突然出现在门口,开怀不已,一边抬凳子一边用本地话对我们说:“哎呀呀,你们有三四年没回来了吧?得闲时要回来呢……”一连串的话让我们一时无从回答。

    其实,我们每年都去看望他,有时是路过,没和他吃饭他便不记得了。舅舅很客气,每次留一点钱,他都不要,得硬塞在他的衣兜里。每次见他,他都不问我们吃过饭没有,就去准备给我们带回家的礼物。进家门后,他让我们坐下休息,自己却顾不上劳累,去屋内抬出谷子来,在自家的碾米机上碾米。他说:“今年栽种了6亩田,比去年多种了4亩,吃不完,去年的还有呢!能接得上今年的新米。”他一再强调说,这是再生稻的米,煮成饭最好吃。妻子问什么是再生稻,把舅舅问住了,他说,再生稻是上一季收割后,在老根上发出来的苗长成的谷子,比第一茬米好吃。

    舅舅种的米真香,是老品种,煮出的饭硬,扛饿,适合做体力劳动时吃。舅舅一会儿在碾米机上倒谷子和接米,一会儿坐到面前和舅妈一起与我们拉家常。没多久,再生稻的米碾出来了,舅舅又去搬农村用的风柜,扇除碎米和糠,将清香雪白、饱满的米粒倒入米袋,摆放在门口,生怕我们走的时候忘记带走。

    火塘上烧着的水开了,一人倒了一碗茶,舅舅的话匣子打开了。舅舅说:“这几天在山上挖地时,零零散散地听到布谷鸟的叫声了,算一算,已到6月中旬,春耕夏收的稻谷也应该成熟了。昨天从田头路过,看见大面积的稻谷谷穗已低平了头,渐渐饱满,栽得早的已开始发黄了,农历六月二十四之前可以收割了。到时回来一起过六月二十四,一起吃新米饭,一定要回来的嘎……”我想说路远不回来了,但看着舅舅那喜气洋洋的笑脸,不忍心说出口。

    小时候,每到新米节,父亲都会早早起来,用前一天准备好的新米煮饭,杀一只鸣叫声最洪亮的公鸡,敬献“厄萨”天神和拜祭祖先后,全家人才开始围坐在一起吃新米饭,新米饭有一股难忘的稻花香,甘甜糯润,不吃菜也能吃上两大碗。每每想起这些,总感到由衷愉快。一年一次的新米饭味道,像是母亲怀里的味道。

    回景洪的路上,经过素有“滇南粮仓”之称的勐遮坝子时,公路两边,成片的水稻已抽穗扬花结子了,在风中泛起稻浪,稻浪顺风摆动,一浪未平一浪又起,就好像稻田的海洋。打开车窗,飘入一股独特的稻花香。

    与舅舅约定的日子已过,想起舅舅时,就像看到他一脸失望的表情,一定要抽空回去看看他。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