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荒山里建设省级森林公园 ——记张林波和景洪市大黑山林场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9年07月12日 09:07

C0712010-03b-刘大江


C0712014-03b-刘大江


本报记者/何茜茜 黄文学 玉哈


    曾经,景洪市嘎洒镇大黑山是一座杂草丛生的荒山,加上村民毁林烧荒,水土流失严重。26年前,一个林场在大黑山建立。经过多年的艰苦创业,在荒山里改造出了一片2万余亩郁郁葱葱的杉木林。大黑山也因为有了拓荒人劳作的身影,而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走进如今的大黑山,只感觉空气清新凉爽,沿途看到的都是云雾缭绕,古藤、老树、茶树相互交织的景象。山中处处是美景,让人流连忘返。生活在大山中的哈尼族村民淳朴热情,过着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宁静生活。

    2017年6月,大黑山林场被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批准为“第二批全国森林康养基地试点建设单位”。2018年12月,州环保局审批通过了大黑山省级森林公园(景洪嘎洒省级森林公园)一期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大黑山林场即将成为西双版纳州首个省级森林公园。


C0712009-03b-刘大江


C0712012-03b-刘大江


保护生态 挺进荒山


    1992年,一次机缘巧合到文山出差的张林波发现,杉木有较高的经济价值,种树也利于生态保护,就萌生了在西双版纳种杉木的想法。1993年12月,他和李定中、高慧明等合伙人注册了景洪市大黑山林场,并向景洪市林业局承包了位于嘎洒镇南帕山区的2万余亩国有荒山,签订了50年的《荒山造林承包合同》,进行高海拔山区荒山造林。当时,林场的初创资金只有20万元,这些钱对于一个林场的建设只是杯水车薪。面对巨大的资金缺口,他们多方筹措,在省、州林业部门的帮助下,最终树起了挺进荒山的拓荒大旗。

    回忆起建厂初期的艰难岁月,张林波百感交集。作为一名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他原本有可观的收入和舒适的生活环境,但为了实现开荒种树的梦想,他原有的生活全被打乱了。当时上山没有路,是他们组织上百名工人花了3个多月的时间,用简单原始的工具把路一点点挖出来;没有吃的,大家就从山下把食物一步步背上山;没有住处,就地搭棚子,自己生火做饭;没有大米,就开垦合适的荒地种旱稻……可困难还是接二连三,一直解决不完。由于大部分工人是外地人,水土不服,加上大山里复杂的气候环境,很多人得了疟疾。艰苦的生活生产条件让人望而生畏,很多工人匆匆退出下了山,从最多时7个队两三百人锐减到最后只剩下1个队20来人。

    1994年,进山毛路修好后,张林波从文山购买了30万株的杉木树苗在山上进行第一批种植。但由于经验不足,第一次种植失败了。大家没有气馁,又经过不断学习、试种,才终于掌握了育苗技术。

    “荒山变绿山,一辈子干成一件事很有成就感!现在整个林场有30多人,大家共同守护着林场,生活条件也改善了很多。”今年56岁的大黑山林场场长李百高感叹道。李百高跟随张林波共同见证了林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历程。如今林场场部通路通水通电通网络,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李百高家有了3辆车,一家三代人在大黑山上生活和劳动。艰苦创业,让大黑山变成了拓展人生理想的大舞台。


不忘初心 精心守护


    诱惑无处不在,坚守理想十分不易。前几年,橡胶价格上涨,大黑山林场却守着至少要长10年左右才能砍伐的杉木,反差显而易见。身边总有人劝说张林波改种橡胶树,因为周期短、见效快、收益高,这个“快钱”不挣白不挣。张林波始终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并不理会这些劝说。“干一行爱一行,不能朝三暮四。”张林波说。为了解决资金问题,张林波发展水果种植、林下种植等副业,以短养长,维持着林场正常运营。

    管理和护林的活计是繁杂琐碎的,且不说基础设施维护、除草、修枝、防牛……仅仅防火,就够费心了。2003年的一个晚上,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林子着火啦!”工人在电话里焦急地向张林波汇报。他急忙开车从景洪城出发,到达林场已经是晚上11点多钟。让十分焦急的张林波没想到的是,附近村寨90多名村民早已自发地赶去和工人们一起灭火了。他激动地汇入扑火队伍中,拂晓前才终于把山火扑灭了。

    时隔多年,这份感动让张林波一直铭记在心:“火灭了,被大火熏了一晚上的村民们灰头土脸地回家,可村民们从来没提出过让我们给点补偿或报酬。老百姓的朴实和善良更加坚定了我发展林场并带动周边群众共同致富的决心。”作为一名有31年党龄的老党员张林波表示,在企业发展的同时,更要发挥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实现个人与社会价值的统一。

    如今,大黑山林场人在防火上给自己加了“紧箍咒”,工人每天都到林场中巡查,同时向周边群众和进山游客宣传防火知识,一遍又一遍,一年又一年,不敢有丝毫大意。


绿了荒山 富了农户


    南帕村南帕老寨镶嵌在群山之中,紧挨着大黑山林场。这个曾经贫穷封闭的哈尼族村寨也见证并参与了林场的发展。

    70岁的拉车是南帕老寨村民,他告诉记者,林场建设前,村寨主要收入依靠村民种植稻谷、玉米、养牛等,人均年收入仅100元左右。为了维持生活,村民滥砍乱伐、烧荒现象很普遍。进入村寨只有一条泥巴路,全村唯一的现代生产工具还是他家的一辆拖拉机。作为村里第一批种植杉木的人家,他家目前有200多亩杉木林,多年来单靠卖树就挣了20多万元。“一开始林场送树苗给我们种,我还不是很积极,因为我没有想到种树也能挣钱脱贫致富。”拉车说。

    拉车家的致富故事只是南帕村的一个缩影。“在党和政府关心帮助下,我们寨子变化非常大,现在人年均收入3000多元,几乎家家户户都买了摩托车,6户人家还买了小轿车,大部分人家盖了新楼房。特别是村民的观念发生了很大改变,从原来的砍树到现在主动种树,村民真正从绿色发展中得到了实惠。”南帕老寨村小组组长爬大说。

    自1996年开始,林场陆续向周边村寨群众无偿提供杉木种苗,派经验丰富的技术员到村寨无偿指导、培训村民种植和管理杉木,林场先后向南帕老寨、南帕新寨等7个村寨无偿提供苗木上千万株,扶持造林3万余亩。林场还与当地农户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林场每年季节性劳动力用工300余人,到目前劳动力用工已达6000余人次。当地村民因种树收入逐年递增。

    每当哈尼族重要节日或者林场举办活动,双方都会相互往来,互通有无。一些工人还和村寨的村民组成了家庭,大家的关系越来越紧密。


试点建设 华丽转变


    如今的大黑山林场,森林覆盖率已达86.9%,深入其间,思茅松特有的松香气息令人沉醉,一年四季的山花为林场增添了五彩灵动的色彩。

    由于经营效果突出,公司先后受到了各种表彰:2004年被州第四次科技大会评为“先进企业”;2015年被云南省林业厅评为“云南省林业产业省级龙头企业”等。2004年,张林波被全国绿化委员会授予“全国绿化奖章”。

    近年来,随着新一轮西部大开发、“一带一路”建设等深度推进,我州充分发挥区位和资源优势,社会经济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让张林波看到,开发自然景观资源、发展森林生态旅游项目的时机已经成熟。

    2016年,虽然林场拥有市值上亿元的200万株杉木、思茅松,但张林波依然选择停止采伐,以修复林场生态环境为重点,实现林场经营产业的转型升级,更好地发挥森林本身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并向有关部门提出申报建设“景洪嘎洒省级森林公园”的报告。2017年6月,大黑山林场被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批准为“第二批全国森林康养基地试点建设单位”。2018年12月,州环保局审批通过了“景洪嘎洒省级森林公园”一期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从砍树到种树,从“造景”到“看景”,从林场到西双版纳州首个省级森林公园,张林波的事业实现了华丽转变。

    “大黑山犹如镶嵌在嘎洒镇的一颗璀璨明珠,是离景洪市区最近(距景洪市区35公里)的森林景观最丰富、生物多样性水平最高、森林原始状态保存最完好的林区之一,这里交通便利、冬暖夏凉,动植物种类繁多,在建设国家公园的过程中,能开发多种森林旅游、探险、科普、赛事等活动,也能让游客深度体验热带雨林的无限魅力,可以说真正践行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张林波说。

    景洪市嘎洒镇南帕村主任拉美的想法与张林波的想法不谋而合。2018年,作为州、市人大代表,拉美提出《关于在大黑山建立森林公园风景区的议案》,认为亟需把保护大黑山生态环境提到议事日程,建议在大黑山建立森林公园,把大黑山开发成吃、住、行为一体的旅游度假区和避暑圣地,这样不但保护了大黑山的生态环境,也让更多的人走进大黑山,以生态旅游促发展,吸引更多人前来投资兴业,带动当地少数民族群众致富。同时,这也是顺应全州建设健康旅游目的地的一种探索。

    “我州正全力推进世界旅游名城建设,加上我州对外交流合作的不断深入,作为热带雨林中的避寒养生胜地,我相信森林公园将有无限的开发机遇和前景。”对于林场的未来,张林波充满信心。

    目前,景洪市林业部门已把“景洪嘎洒省级森林公园”建设列入 “十三五”重点工程建设项目规划之中。不远的将来,公园将如一颗璀璨的森林生态旅游新星崛起在南国边陲。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