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那年风中飘飞的被单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9年04月06日 18:19

□ 王乔芝


    17岁那年,风很咸。我因生病,不得不从市里的中学转学到离家很近的乡镇学校。农村孩子能进城读书是值得骄傲的事,而我的“荣誉”消失得猝不及防。

    新学校大门口有一棵老树,狂风劲吹,它依然挺拔不弯,像一个守护者。陌生校园的生活单调而又孤单,而17岁的我,秘密是藏在心里的一个一个小颗粒,没有人知道,心里的慌张只有自己能体会。那天有点冷,母亲风尘仆仆从家里赶来,帮我洗衣服。那段时间,我身体差得一碰冷水就感冒,引起一系列并发症无法上学,折腾了无数次后,父母决定不再让我碰冷水。我换下来的衣物积攒两星期后,由母亲奔波七八公里、丢下沉重的农活赶来帮我洗。作为农村孩子,我太明白父母的辛苦了,但为了学业我遵从父母的良苦用心。我努力地像其他正常学生一样生活,但有时慌张会变成尖锐的小刀,将本就不堪负重的心刺得伤痕累累。

    那天,母亲洗了两大盆衣服后又帮我洗床单,我们趁着阳光赶紧把衣服晒好。这时,班里最调皮的女生从旁边经过并大声说:“城里回来的学生可真是娇气,衣服都要父母来洗。”她那样微笑着,把我成长时一直背负着的疼痛展示在众人面前。我想大声反驳一句,可喉咙好像被人掐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母亲用温暖的大手拉起我,微笑着对我说:“我明白,你是个好孩子。”

    咸咸的风一阵阵飘来,被单在风中飞舞,17岁的我曾在自卑和自责的泥潭里无法自拔,那一刻在母亲宽容的微笑里释然了。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