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变形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9年04月06日 18:18

□ 清泓 

    

    冬夜,那么冷。从北方来的气流,在渐渐凝重的暮气中愈加冷峻了。

    冷啊,侵入骨髓的寒。于是,微信空间里有人调侃,北方人靠暖气御寒,南方人靠抖产生热量,我则放弃了筛糠似的窘迫、放弃了最钟情的国际频道时事述评、放弃了百看不厌的电视剧《雍正王朝》,从容地选择蜷缩、蜷缩在被窝里,仅露出口鼻、眼睛和两只手不停翻看微信消息,一会儿从这个朋友圈跑出,一会儿又跳进另一个群……

    时针已指向22时,孔雀窝圈内依然冷寂,似乎被冷空气凝固了似的。一位圈内知名微友发布了晚间幽默,真是个大儒啊,不足百字的短文拨开了沉寂,瞬间给寒冻、冷却的朋友圈注入丝丝缕缕暖意,如春风拂过湖面而漾起的碧水涟漪。霎时间,圈内微友们有的翘指点赞,有的咧嘴笑了。我呢,也在捧腹畅怀中“哈哈”了几声,众多微友或许也一样舒心,不同的是,圈内太多的沉静、矜持与潜伏……

    是呵,母蛤蟆为躲避狂追她的公蛤蟆,没招儿啦,便躲到了树洞里。而公蛤蟆呢,则耐心地蹲守在洞口,心想“小样儿,我要用千年等一回的耐心和真情感动你!”不一会儿,树洞钻出了一只耗子。公蛤蟆见状,顿时泪如雨下:“你变了,变得连我都认不出你啦!难怪不稀罕我的爱了,原来有人给你买了貂皮大衣……”

    诚然,故事很简单也很短,瞬息便可读完。然则幽默与诙谐中却有了太多太深的寓意。俗话说:蛤蟆想吃天鹅肉。在公蛤蟆眼里,母蛤蟆就是心中那只飘然欲仙的“天鹅”,而母蛤蟆呢,则有更高、更远的目标与愿景……且不说公蛤蟆的失落与悲戚的泪,以及后发奋进的励精图治,仅就母蛤蟆变身洞鼠一事而言,同是四只腿的物类,但鼠之皮毛哟,油光水滑的,价值不菲,确实诱人念想着呢……

    蛤蟆变身鼠类,故事的编者似乎在演绎着不可能中的可能、自我中的非我,或许是在表述一个意识形态中的“异化”问题,抑或通俗点讲,便是思想观念中的“蜕变”问题。在这个性张扬的时代,唯有求新、求变、求异,方能吸附眼球。或许正是基于此,母蛤蟆便不安于蛤蟆族类,或是倾情异域,仰慕异类;或是交际需求,迫于生存空间的拓展,于是乎自我救赎,忘却了“本源”,放弃了“本真”,在丧失外化的自我中终究成了非本源的非我,从而实施了遗传基因的漂洗迁移,甘愿变身异类,实行了自我价值修剪,幻化了自身的躯壳,由专一幻变为多向,由矜持蜕变为浮躁,由坚守唯一到漂浮不安本分,再则由心底宁静到趋炎附势,进而盲从于拔高自我的公众形象。诸如此类,但凡种种,不也成就了一个“变形”话题吗?

    回到蛤蟆们的情爱话题,面对母蛤蟆的变形,公蛤蟆们又能怎样,又能如何辨识这种遗传基因的异化与蜕变现象呢?倘若不努力变身为站立于群山之巅的那只,也就改变不了端坐千年枯井底的现状……

    想起30多年前读过的一本书,十八世纪法国批判现实主义大师司汤达笔下颇具争议的人物——于连,他不就是一只变换了皮毛的“蛤蟆”?贫贱的他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却要凭借自己的聪明、英俊、勇敢改变自身的价值与命运。为了跻身上流社会,他不惜放弃自尊;为了赢得爱情,他不惧运用虚伪;为了飞黄腾达,他更丢掉自己的志向,向贵族妥协……最终,他还是失败了,并且在矛盾而又痛苦的抉择中耗尽了自己的全部乃至年轻的生命。当他回顾自己短暂的一生时,才清醒地看到了“本源”,看到了过往,看到了来时的自己,也看到了凄然的无奈。然而,一切都悔之晚矣,一切都似流水落花风飘尽。如此变形中的变异,乃至变脸、变身、变性、变质、变态,现实生活中不也是时时处处可见的?

    异化问题不仅是一个物界天然属性的幻化问题,也是一个观念形态的蜕变问题,更是一个富于社会属性的人之“本真”的变形问题。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