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重生”记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9年01月06日 09:27

允景洪小学271班/刀煜城

指导教师/夏薇

    

    记得那年,当微风吹过,火红的凤凰花开满枝头;当象脚鼓敲响,吉祥的水洒向人们的时候,我回到了故乡——勐遮。

    独自在寨子中散步,只见一栋栋崭新的楼房拔地而起,白墙蓝瓦,绿树红花,十分漂亮。楼下,老人们正悠闲地抽烟、下棋;路上,小朋友们在嬉戏打闹。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新奇。母鸡带上小鸡觅食,小狗欢快地吐着红绸带似的舌头,小鸟在天空自由地翱翔,翠竹在风中摇曳,小溪叮咚地奏出欢快的乐曲,显得那样和谐、美好。突然,一个不和谐的音符映入我的眼帘:一座歪歪斜斜、残破不堪的小竹楼立在那里,门虚掩着,望进去,黑漆漆的,周围没有一棵树,门前也没有欢跳的动物,一片死寂。

    回到家,我好奇地问姑父:“我们家下面那座房子不是表哥家的吗?怎么会烂成那样?”姑父一听,脸立刻拉了下来,生气又惋惜地说:“你表哥因为吸毒,几乎成了废人。现在的他,不吃饭,不睡觉,不种田,不干活,成天只会跟家里人要钱买毒品,整个家都被他拖累了,你可千万不要学他啊。”说完,姑父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干活去了。印象中的表哥是个开朗的人,20多岁,成天乐呵呵的,对我很好,不仅勤劳,还十分孝敬老人。没想到,毒品把他害成这样。“我要去劝劝他。”我斩钉截铁地说。拿上几瓶牛奶,一溜烟地跑到那座破败不堪的竹楼前。我放慢脚步,轻轻敲了几下门走了进去。屋子里很黑,我打开灯见屋里又脏又乱,一个骨瘦如柴、面黄肌瘦的人躺在床上,见到我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他用沙哑的嗓子说道:“你是谁?哦,原来是表弟。”“这房子该打扫打扫了。”我轻声说。“这……这……房间很久没人扫了。”他羞愧地回答。我把牛奶放到桌子上,打开一瓶递给他。“听大家说你在吸毒?”我直接进入主题。“是……是的。”“不要再吸了,看,家里乱成这样,亲人也不管,你什么事也做不成。你以前不是老让我好好读书,为家族争光吗?怎么你反倒丢脸了呢?”他沉默不语,大口大口地抽烟,不知听进去没有。

    表哥的问题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那歪斜的竹楼和呆滞的眼神老在眼前晃。去年泼水节,我又回到勐遮。一下车,我就直奔表哥家。站在表哥家门前,感觉一切都变了。眼前,是一座干净整洁的小平房,房前屋后,栽满了各种水果和蔬菜,门前坐着一位妇女,身旁有一个2岁左右的小女孩,活泼可爱,正在一边唱歌一边看小鸡觅食、小狗吐舌,洁白的墙边还停着一辆沾满泥土的收割机。原来,他们是我表哥的妻子和女儿。表嫂告诉我,4年前表哥进了戒毒所,在管教人员的帮助下成功戒了毒。前年,他借钱买了一台收割机,帮方圆十几里的村寨百姓收谷子,挣了些钱,盖了这间小平房,结婚生子,一家人生活平凡而开心。干农活之余,他还会帮村里人免费维修简单的电器,受到大家的赞扬。表哥从一个人人鄙视的吸毒者变成了自食其力、对社会有益的人,我为他的变化感到高兴。

    表哥获得了新的人生,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毒品之害,甚于洪水猛兽,沾染上它,小则害了自己,大则毁了国家。所以,作为祖国希望的我们,一定要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