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乡音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11月03日 08:37

□ 廖学军

    

    屈指一算,离开老家近20年了,听见乡音倍感亲切。乡音难忘,让我魂牵梦绕。

    闭上眼,故乡的山山水水,故乡风土人情,就像放电影似的,浮现在我眼前,仿佛就在昨天。尽管离开故乡的时间越来越长,我与故乡的联系却从来没有间断过。谁家孩子考上大学了,谁家在城里购买了商品房,谁家女儿要出嫁了,谁家老人过80大寿了……打开了话匣子,故乡的亲人朋友在电话里总有说不完的话。

    10年前,我父母年迈体弱,留在老家一直不放心。一次,母亲生病住院,一直不让父亲告诉我们,幸好医治及时,母亲才渐渐康复了,我们打电话询问父母身体状况,还是三娘告诉我们的。这多揪心啊!我们兄弟三人做了许多思想工作,可二老就是舍不得离开老家。理由有许多,最主要是环境不熟悉,连一个说家乡话的人都没有,听不到家乡话,心里不舒坦。我们兄弟三人听后都笑了,弟弟说:“到处都有四川人,到处都有说四川话的。”我还动员了老家的左右邻舍做父母的思想工作。三娘说:“你们先去看看,要是不习惯回来就是了嘛!”“要得,去看看!”旁边的人附和着。“接你们到城里,是几个娃儿的孝心,可别辜负了。”“要是我啊,睡着了都会笑醒的呢!”乡亲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父母渐渐心动了,终于答应了我们的请求。临别时,乡亲们都来送行,母亲特地嘱咐三娘:“三嫂,麻烦你帮我照看好老房子,我们还要回来住的。”“要得,你就放一百个心。”汽车走远了,我回头看见乡亲们还伫立在寒风中,心里感到温暖如春。

    两天后,我们平安到达西双版纳。当看到清澈的江水欢快地流动,看到雄伟的澜沧江大桥时,两位老人非常感慨。以前只在电视里看到的画面,居然身在其中了,仿佛跟做梦一样。到花卉园、曼听公园、孔雀湖等地游玩,父母第一次亲眼看见大象、孔雀,亲临傣族歌舞表演现场,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在观看大象表演的时候,父母听见有人说四川话,四处张望,父亲径直走过去与人攀谈。原来是一个从四川来的旅游团队,已经来西双版纳3天了,看过许多景点和表演。说起西双版纳,都是由衷地赞叹:“这个地方太美了,在老家冬天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蓝的天。风景又美又暖和,真让人心花怒放啊!”父母听了,住下来的决心好像更坚定了。

    我们带父母参观了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望天树景区、磨憨口岸。山美水美人更美,看到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母亲的惊讶,父亲的感叹,我们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他们已深深地喜欢上了这片热土。

    一转眼,父母已经与我们在勐腊生活了10年。他们早已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认识了许多四川老乡,结识了许多少数民族朋友。大哥、我和弟弟家的五个孩子在爷爷奶奶的精心照料下渐渐长大,有的上学,有的工作,有的还成家了。弟弟最小的女儿都快到上小学的年龄了。

    今年7月底,弟弟一家送小女儿回四川读书,父母一直想回去,但因其它原因没去成。我交给弟弟一个任务,将与亲友见面的场景录成视频发过来。父母一直怀念故乡生活过的岁月,尤其念念不忘亲切的乡音。弟弟发过几个视频,我打开放给父母看,一遍一遍地重放,父母看得很仔细。

    老家的亲戚朋友到弟弟的新居聚会,弟弟打开微信与我们视频聊天,亲戚朋友们像走马灯似的,在镜头前与我们打招呼问候。母亲用手拢了拢头发,显得更加精神,脸上始终绽放着笑容。母亲看到妹妹们的头发渐渐花白了,自言自语地说:“都变老了……”眼睛里闪现着泪光。

    远在异乡的游子,听到熟悉的乡音,感到特别亲切,特别激动。乡音是难以割舍的不了情,乡音让人回味,让人联想,更让人难忘,这是已经深入骨髓的浓浓乡愁。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