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寒的教育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09月08日 08:45

□ 戴晟


    我是个“八零后”,上大学前一直生活在一个有着近50万人口的小山城,沉重的人口负担、薄弱的产业基础和连绵的大山造成了那里普遍的贫困。但这个山城里挺立着整个地级市最好的中学,我在那里学习了七个年头,虽然已经过去近18年,但我依然清晰记得那些自习室里雪白的墙壁和明亮的灯光,那些燠热的气息和伏案的身影,那些怀揣梦想企望外面世界的寒门子弟,以及那些贫寒赋予我的深刻教育……

    六月的一个晚上,高中老同学来电,说在微信上读了一篇题为《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的文章,说这篇文章让他想起了高中时代,让我也看看。我认真读了,回电话告诉他:“那些年月给你的,又何止只是一杯咖啡?”这位老同学姓字,是一个偏远乡镇的农家子弟,家中排行第二。为了让他完成学业,大姐远嫁,小弟13岁辍学回家务农。整个高中,同桌的他为节省生活费,连3元钱一份的肉菜都舍不得打吃,米饭和简单素菜都只打小份的。一次全班购买试题资料,他没有买,自习时他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地对我说:“大晟,能不能把你做过的题册给我看看?”我赶紧把题册递给他,他连声谢谢。从此,我们的对话渐渐多了起来,成为了朋友。每当谈及家庭,他总是红了眼睛,说:“大晟,我们一家都眼巴巴看着我呢,我怎么也要考学考出去,要不然对不起大姐阿弟啊……”

    字二一直保持全市理科前十名的成绩。然而,刚上高三没多久,他突然感到气短胸闷,继而高烧,甚至咳血,周考时差点晕厥过去。大家把他送到医院,检查结果竟然是肺结核。看他绝望地躺在病床上,老师和同学很焦急。为帮他尽快治好病,大家开始捐款,有的甚至直接向家里大人要钱。老师同学放学后轮着去看他,帮他做家长的思想工作,他咳血时帮他揩嘴角的血沫,他好一些时帮他补课……高考前三个月,他终于熬过了最困难的时期,回校备考。病愈后需要补充营养,但他家里经济困难,字二又非常要强,每天仅吃白饭素菜,大家看着心里很着急。班里有一位“闷葫芦”,是教师子女,平常不说话,成天埋头读书,对谁都爱理不理的。一天上午放学,他不声不响地走到字二面前,把一个饭盒直接放在字二桌上,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字二,这是我妈给你做的,你看得起就吃掉,看不起就扔掉,身体垮了,你对得起哪个?!”下午,字二把饭盒还给“闷葫芦”,许久道了一声:“帮我谢谢阿姨。”“闷葫芦”连忙打开饭盒查看,继而灿然一笑,一胳膊搂住字二肩头:“谢啥!哥们弟兄似的!”从那以后,字二终于肯和我们“搭伙吃饭”了。

    高考那年,字二以660多分的成绩考入中国石油大学,整个大学期间,他没有花家里一分钱,反而支持弟弟读完了技校。多年后,他成为中国石油公司海外部的一名高管,他和他的家庭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我的母校,像这样的故事时有发生。有腿部残疾拄着拐杖考入南开的,有拿着盐和米自己做了三年饭最终考取985的,有靠着乡亲借款完成学业考取全国物理单科状元保送清华的。当然,也有品学兼优、成绩优异但家庭贫困而挥泪辍学的……这一切,是现实,也是教育。

    “其实没有必要去苛责寒门是否能出贵子,高中这几年,我得到的不仅仅是知识和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在贫困的挣扎中,一双双手把我从泥沼中拉扯出来,改变了我对人世的看法,我的整个人生也由此改观。”字二在分享开头那篇文章时这样写道。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