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蚁大战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08月04日 08:39

州允景洪小学248班:严庞昊

指导老师:玉光香


    曾几何时,我与蚂蚁结下了仇。记忆中,一切源于童年的一个夜晚……

    那天,夜空闪烁着几颗耀眼的星星,凉风抚摸着草坪,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与此情此景格格不入。我躺在草坪上,本想好好欣赏天边朵朵紫色的云彩,不料刚躺了一会儿,我感到手臂上一阵剧痛,仔细一看,一群红火蚁爬到我的手上正如狼似虎地撕咬着。我立即爬起来,原来我不留心正好压到了它们的蚁穴,我使劲儿想把这些小家伙甩开,其中的一些竟把脑袋都扎进了我的皮肤里,我只好把它们一个个全身拔出。可这还没完呢!过了约半个小时,红火蚁注射在我体内的毒素开始发作了,被咬的地方开始鼓包,且越来越大,一直治疗了十多天才消退。

    自此以后,我就记住了这种外来入侵物种——红火蚁。一次,去郊外游玩时,我意外地发现几个蚁穴,而且还是红火蚁的蚁穴!它们安家都安到这里啦!一气之下,我捡了一块拳头大的鹅卵石朝着蚁穴猛砸过去,蚁穴瞬间被砸出个大窟窿,蚁群鱼贯而出,又想叮咬我的皮肤,我急忙跳开,并趁机用树枝把蚁穴翻得七零八落。一些个头大的红火蚁还是咬住了我的腿,我及时把它们拿下来放到远处,让它们群龙无首地乱转。我又用旁边水塘的积水给蚁群来了个“水淹七军”。看着被收拾得溃不成军的红火蚁,我心里暗自得意。

    不过,其它各类的蚂蚁也常来“捣乱”。我种花,黄疯蚁“扫荡”我的种子及枝叶;我抓蝌蚪,黑头蚁“侵略”我的双手;我搬东西,密蚁又“伏击”在一旁;白蚁也偶尔在我的桌椅上“做手脚”……

    在我的印象里,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从童年的那个夜晚开始的……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