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里的记忆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06月09日 09:47

勐海县一中高170班  彭云

指导教师:岩温宰香


    童年记忆的竹篮里,盛满一箩清香,那是春天怒放的桃花。花瓣上的斑驳留下了我不眠的梦,这梦是关于姥姥的。

    从我记事开始,我就跟着姥姥一起生活,姥姥是一位慈祥的老人。淡淡的记忆里浮现一棵长得茂盛的桃树,这桃树是姥姥亲手种下的,姥姥对桃树呵护备至。每年春天桃花盛开的季节,满树的粉红与清香,桃树换上了新装,美丽极了。我本想摘一朵桃花送给村里的姑娘,满足自己小小的虚荣心,可一向疼爱我的姥姥竟然阻止了我。

    我开始觉得,姥姥不是真心疼爱我,她更爱这棵桃树、这树的桃花。

    我向母亲哭诉,母亲却严肃地告诉我:“小佬儿你知道吗?这棵桃树是你佬爷去世的时候姥姥亲手种下的,为的就是纪念你姥爷。”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姥姥为何珍惜这棵桃树。

    我不再哭闹着要摘桃花,可姥姥却在这时给了我一朵特别鲜艳的桃花。

    吃过晚饭,一家人常常坐在桃树下乘凉,姥姥躺在躺椅上扇着扇子,自在极了。父亲给母亲捶着背,哥哥与我坐在一旁写着作业,多么幸福的一家人!姥姥颤巍巍地从躺椅上站起来,挪着沉重的步子,走向桃树,摘下一朵桃花,夕阳把姥姥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姥姥走向我,微笑着说:“小佬儿,把这朵桃花夹在书里,以后就可以每天都见到姥姥咯!”刹那间,我泪如泉涌,我知道姥姥是想让这朵花儿像当初姥爷带着她走出困境那样,带我走出心情的低谷。我从姥姥手里接过那一朵花儿,从此,我书里多了一篇绚烂;从此,我的世界里盛满春暖花开的气息。

    清晨,姥姥不再像往常一样早起。一刻钟过后,见姥姥还没起,我下意识地推开姥姥的门,只见姥姥静静地躺着。我向姥姥走去,可再也没有听见姥姥的呼吸声。我顿时醒悟,姥姥走了,真的走了……

    我抱怨时间是没有方向的风,吹散了岁月的痕迹,吹散了这树桃花,可永远吹不散对姥姥的依恋。每年春天,我从学校回家,看到这棵桃树,桃花依然盛开着,却再也看不到姥姥躺在躺椅上的画面,再也看不到慈祥的姥姥了。只有漫天飞舞的花瓣,像一首凄婉的诗,吟诵着我对姥姥那无尽的思念。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