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阿克然”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06月09日 09:46

□ 戈图

    

    自六岁起,我的脖颈上就一直缠绕着它——细细的黑线和血红色布料制成的小香囊,不时发散着静谧的幽香。它便是陪伴我十多年的“阿克然”(一种布料制成的护身符)。

    我出生的时候正值雨季。春雨本应意喻着美好与活力,可是那时节却截然相反。我在雨夜里出生,阿妈异常虚弱,作为新生儿的我刚来到这个世界,新奇、惊恐,竟忘了哭上一声,反倒显得异常矜持和冷静。年迈的奶奶见状,觉得不太吉利,便提出帮小孙子求符。于是,在神婆的祝福和家人的祈祷下,我拥有了人生的第一个“阿克然”。

    在那幼小、懵懂的年纪,“阿克然”带给我的仅有那触目的红和来历不明的暗香,其它便没感觉了。

    那年夏天晚风很凉,和我同龄的孩子大多身着凉T恤,在晚霞下追逐,而体弱多病的我经不起一丝凉风的折腾,即使在清凉的傍晚,也要裹着一件大衣。体弱多病成了我留给他人的深刻印象,鲜红的“阿克然”也成了我虚弱的标签。在哈尼族的古老文化中,只有身体单薄的人才需要“阿克然”。童年时期,我几乎交不上朋友,在同龄人的眼里我是个另类。我开始厌恶“阿克然”,以至于产生了舍弃它的念头。在一个盛阳的午后,我将它弃置在村外的大梧桐树下。

    许久之后,我已忘却此事。待我重新想起时,阿妈已经拿着棍子撵我去找“阿克然”了。正值秋季,枯黄的梧桐叶将四周隆起的树根深深掩埋。也不知道是否是身体本能的反应,我径直走到梧桐树下,三两下便拨开厚实的梧桐叶找到了“阿克然”。重见天日的“阿克然”在烈日下依然闪耀着夺目的红,就好像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发出炽热的问候。后来,从奶奶口中得知“阿克然”的古老传说故事后,我才明白,“阿克然”是一种民族的文化和传承,具有深层的意义,它保佑的不仅仅是人的身体,还保佑着我们哈尼族。

    多年后,在外求学四处奔波的我,也因“阿克然”的陪伴而变得更加坚强与成熟。

    当我重新踏入村寨的土地,眼前的洋楼让我难以辨认这里最初的模样。村口的大梧桐树也不见了踪影,孩童胸前的“阿克然”早已消失。吃惊的我呆立在硬邦邦的水泥路中央,又变成了那个戴着红色“阿克然”的另类。当神婆不再赐予祝福,当质朴的村民不再为自家孩童祈祷,当美好神话泯灭,我更坚信了一个道理:这个民族不能没有“阿克然”的护佑,不能缺少那份鲜艳的血红色和那一缕静谧的幽香。

    晚上,我随风进入梦乡,梦到那个雨夜降生的我被高举着,家人祈祷求来的“阿克然”悬挂于我的脖颈之上。那一次,我竟为这个世界发出了嘶哑的哭泣与呐喊。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