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录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04月14日 09:44

□ 王恕


(一)亲情篇

水做的父亲

    我这种性格的人经常都是在热闹中度过。不过,这个州庆假期,我实实在在当了一回“宅男”。每天张罗着为家人做饭菜。上午十一点张罗午饭,午休后看一看书,下午五点又做晚饭,之后就是晚上十一点二十出一趟门,期间还得用手洗衣服。“宅”得很吧!“枯燥”得很吧!可我很幸福、很享受!

    什么是父亲?父亲不仅仅是教之严;什么是父爱,父爱不仅仅非要如山。父亲也可以是水做的,父爱也可以是甘泉、是雨露。

    孙洪雷出演的《全民目击》中爸爸为女儿顶罪之父爱固然震撼,可小人物也爱自己的女儿,同样感人。我的为父之路补了这一课,我愿意做一个水做的父亲。


爱  有时可以“顺带”

    家,是老家了;伴,再过几年就要叫老伴了。花前月下没了踪影,柔情蜜意几乎绝迹了,取代的是冷冰冰的对答。你在哪?怎么还没做饭?孩子回了吗?我爸妈呢?病了去医院呀!你还小呀?你没腿吗?仿佛这个家就是两人的一个栖身之地,一个共同经营的免费旅馆。这,就是一个孩子离家工作后的家。

    一天,出门吃过早餐后忘了东西还得回家,顺便带了打包的米干,之后收到短信:“谢谢你的早点……”蓦然,开始想为什么?再然后,我开始顺便带花、带水果、带糕点。

    再然后,我发现爱人又回来了,穿得也端庄。她开始学琴,又恢复了做女红,又开始了小鸟依人……


老被遗忘的生日

    事实上每次我和哥哥们过生日,问起爸妈的生日时爸爸都说不知道。直到去年,换了孙子们去问,爸爸被问得不奈烦了才指定了一月一号作为他的生日。因此,爸爸的八十岁生日终于有了可安排的日期。

    妈妈一直都认定腊八节是她的生日。有了准确日子却又老被我们遗忘,这种情况不知道正不正常。还好,三哥昨晚记起来了,就这样,妈妈79岁生日时全家就张罗了起来。正巧,二哥在上海挂职期满结束,我们巧逢州庆假期。父母,四兄弟,儿媳妇都全了。美中不足的是,大孙子在外地上班,小孙子孙女们要上学赶不上。

    一家人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一桌满满的菜,天上的,地上的,海里的都有,色香味俱全。无非是少了当年的馋猫。爸妈在我们这个年纪的时候领着我们四兄弟,考虑的大多是吃什么?怎么让我们吃饱。我记得,每个星期天,我们从学校回来是能吃到肉的,要么是冰冻肉,要么是自家养的鸡呀、鸭呀。可如果学校突然放假,回家那可就惨了,爸爸在另一个地方工作,和我们一样周末才回家。妈妈一个人一碗饭就着酸菜就是一顿饭。真无法想象爸妈在周末是怎么变出肉的。

    现在,日子好了,和当年完全不一样了,四兄弟的四辆轿车取代了当年爸爸的永久自行车。爸妈的别墅取代了当年全家人挤三间小屋的蜗居。爸妈的退休工资又涨了,不再为了钱吵架了。爸妈老了,可笑容多了。

    他们的教育观念,他们含辛茹苦的前半生决定了他们晚年是幸福的、快乐的。我要学他们,甚至不允许女儿忘了我们的生日。


(二)人生篇

人生赢家似走棋

    做事真难,没事做就不“男”了?在我们这样的文化积淀里,男人总要做事的。当然,扶持好自己的女人做事也是做事。或许可以说,扶持自己的女人做事更是难上加难。我欣赏这样的男人,他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甘愿做支柱、甘愿做后台。这本身就是不易的,不是每个男人都能甘愿这样的牺牲和付出的。

    年龄到了,成人了就要面对生活,就要有解决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能力,就要赡养老人,就要抚养小孩,就要对家负责,就要为了家的社会地位而努力。要让家因你而富裕,因你而精彩,这才成得了“人”。

    在社会上闯荡,就像在下棋,别人走一步你也要走一步,不走就跟不上趟。下棋是走一步看三步,人生也要做规划,看一步走一步的棋是没指望的,没有远景目标的人生是苍白无力的。下好自己的棋,理好自己的人生就是赢家。这棋、这人生谁不想赢呀?

    站起来,走出去,才是赢家!


阅历等同财富

    每次侃大山,吹嘘自己走过的地方、待过的岗位、经历的坎坷、读过的名著……都是眉飞色舞的,故事越曲折讲得越是有味道。故事如果是顺理成章地发展,那就不叫故事了。故事里有意想不到的结果,扑朔迷离的曲折,悲壮豪迈的过程,最后的结果不论如何,才叫故事。

    我爱钱财,谁不爱呢?我不会拒绝合法的收入。通过合法途径,我们都在想办法扩大再生产,在努力实现资本的积累,希望着我们的财富越来越多,资产越来越多。像这样的方式寻求存在感,好像被世人普遍认为是合理的。

    阅历其实等同于财富,“良田千顷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塌三尺”,财富固然重要,但不是唯一,而饱经世故的九折成医也是一种富足的存在,两者都是满满的存在。

    我们不会拒绝财富增长,为什么抗拒阅历的增多呢?经历了各种不容易、坎坷,我们就做到了吃一堑长一智的九折成医,这种能力是钱买不到的。


减法

    稀里糊涂、不知不觉、不容商量,我们就要老了。我45岁了,就算活到90岁,那也活了一半了。接下来我的人生将是做减法。老同学见一面少一面,饭吃一顿少一顿,和爱我的人、我爱的人也是处一次少一次了。

    人,最重要的是热爱自己所从事的事业。因为,在我们目前的环境下,这是唯一一件能做出成就的事情。我们这些小人物犯不着说些“轻于鸿毛、重如泰山”之类的话。但,即便是小人物我们也有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我不想让爱我的人以我为耻,我想做到让他们以我为荣,以我为傲。当有一天我没了保护他们的能力时,不至于被别人解恨。

    减法,我们的人生就是减法。在我们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应该与人为善,我们应该认真负责地工作,我们应该做个好人。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