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风原来是山歌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03月26日 09:52

□ 陈世明


    我喜欢山歌的味道,那是家的味道——

    90多岁的外公说,他6岁开始做地主家的长工,背过枪,流过浪,去过东南亚运盐卖茶,他出生的那年孙中山先生去世。外公就像一本民国时期的历史书,爱讲故事,爱喝普洱茶,爱唱山歌,只要山歌声响起,外公总会露出幸福的微笑——

    外公唱过去:“高山打井养过龙,平地栽花终日红;快刀口上跑过马,机枪口前做英雄。”山歌就如外公的血液一样,不能远离不能遗忘,能让心轻轻地打开,去感受生命里的艰涩和疼痛。每次怀想过去,外公就像一个从熟睡中醒来的孩子,总说自己置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泪水,常常打湿生活里那些空白的纸笺,没有吃过苦的人,永远不知道幸福的滋味。外公6岁就没有了妈,又被后妈卖给了地主。6岁漂泊他乡,90多岁回乡祭祖,远了,近了,终于回家了。清风微冷,举酒祭祖,天道敬德,拜千秋之万代,叩恩泽之故土 ,跪子孙之奉碑,春雨春风春早起,清山清水清明节……

    泪洒在山林,歌在坟前燃烧。回到老家,70多岁的小外公和90多岁的老外公唱起山歌,讲着故事,心酸的,久远的,一切都是回不去的。

    小外公唱:“三片茅草两面黄,十字路口盖学堂。同堂读书我两个,说起字笔你更强。”

    老外公唱:“一棵竹子细细长,抬上大山盖学堂。我读三年读不进,你读三天当校长。”

    小外公爱弹三弦,山里的男女老少都爱听他唱山歌。听我母亲说,那个年代的小孩都喜欢听老人唱山歌。老人的山歌里有故事,年轻人的山歌则多是打情骂俏。最奇的是外公没有读过书,不识一个字,唱起山歌却句句入心窝。我常常觉得好奇,农村很多老人没有文化,为什么唱起山歌好比唐诗宋词?婉约细腻的、朴素自然的、悲壮慷慨的、沉郁顿挫的、豪放雄奇的……诗人有的风格,山歌里都有。山歌的语言大方接地气,直面人情冷暖,回归自然和人性。

    母亲也在山歌的土壤里成长。山歌是农村生活的精神粮食,喜事丧事,田间山头,尤其是过年,一堆火、一群人,每一个寨子都有歌声。母亲说,你外公呀,只要听说哪个寨子要唱歌,别人不请他,他也要翻山越岭去听歌对歌。后来,外公唱出了名气,村村寨寨都上门邀请,有外公的地方就有歌声和故事。“讲起唱歌我不愁,准备灯盏准备油。灯盏挂到高楼上,唱到明朝出日头……”

    母亲也爱讲故事,茅草屋里的童年,秋风送来的欢笑,牛蹄叩击青砖的声音,都是苦日子里农村人的故事,故事里也会有山歌。“蚂蚁昏飞迎灯火,昨夜雨后情满地。母亲忆苦儿时菜,怎奈虫戏读书郎……”

    过去,父亲爱喝酒,母亲就唱:“一天一杯酒,活到九十九;一天三杯酒,还能活多久?”父亲听后似有所悟,从此以后每天只喝一杯酒。

    只要山歌响起,家里总会飘着幸福的味道、家的味道。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 合作
  • 推荐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