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怀念老州长召存信同志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郭易成 2017年07月27日 21:32

□ 吕志清 


    1969年11月,我跟随昆明军区步兵第二团从迪庆调防到勐腊,1974年西双版纳军分区成立时被调到分区政治部组织科工作,1999年退休,在西双版纳工作整整30年。担任军分区政治部主任、政委期间,我与老州长召存信同志接触比较多,很多工作是在老州长领导下进行的。老州长召存信同志在我心目中是一位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作风民主、廉洁奉公,心中时刻装着全州各族人民群众,为西双版纳的建设和发展呕心沥血,对党无比忠诚,深受西双版纳各族人民拥护和爱戴的好州长。    

    记得那一年,内地有几名记者来到西双版纳要采访召存信同志,我应邀参加了采访座谈会。会议结束后,老州长把记者和参加座谈会的同志带到澜沧江边当年解放军过江的地方,讲述了1950年2月他带领民族自卫队到橄榄坝迎接解放军,见到37师副师长吴效闵和114团政委赵培宪的场景。记者和在场的同志听了老州长的回忆和介绍,十分敬佩,都认为召存信同志为西双版纳的解放立下了汗马功劳。

    1973年,根据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命令组建西双版纳军分区。当时召存信同志是西双版纳州革委会副主任,听到这一消息,他非常高兴,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决定,积极支持军分区建设。军分区的驻地最初选在澜沧江北岸的半山坡上,为了便于与州委、州政府机关各方面的联系,方便家属上班和部队子女上学,后又将地址确定在州委党校的位置。经州革委会研究,同意了这一方案。召存信同志积极做党校和各方面的工作,顺利完成了军分区驻地选址工作。军分区第一任司令员李玉先同志和第一任政委徐忠启同志在给军分区机关和部队作报告时不止一次讲到这件事,十分感谢州革委会和召存信同志对部队的支持。

    1983年1月23日是西双版纳州建州30周年纪念日。西双版纳州召开庆祝大会,云南省委、省政府给西双版纳州送来了彩色电视机。第二天,老州长召存信同志带着州委、州政府机关干部抬着一台电视机,敲锣打鼓送给军分区。军分区领导知道这一消息后,立即吹响了紧急集合号,组织部队官兵到大门口夹道迎接。在分区机关大院里,老州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西双版纳军分区部队驻守在边境一线,保卫着我们的安全,辛苦了。州委、州政府把省里送的电视送给军分区,以表示对部队的慰问和衷心感谢!”时任军分区政委霍金山同志代表军分区党委和部队表示感谢。他说:“老州长送来的不仅是一台电视机,更是西双版纳各族人民对子弟兵的深情厚意。我们一定要以实际行动感谢州委、州政府对我们的关怀和厚爱。”这台电视机一直放在军分区党委会议室。不久州里就建起了电视转播台,分区机关干部战士第一次看上了电视,个个兴高采烈,感激不尽。

    就在那年2月底,新任分区司令员黄德香对我说:“勐腊部队龙门山五连战士们捉到一只鹿,我告诉他们不准伤害,要养好。你们政治部与州政府联系一下,看如何处理为好。”随后,我让群工科的同志向州政府作了汇报。州政府办公室的同志答复说:“州政府旁边的孔雀湖旁已经养了几只孔雀和狗熊,你们把鹿送到孔雀湖交给动物管理人员饲养,供游人参观。”勐腊部队派专车把鹿送到军分区后,我和群工科的同志带着他们把鹿送到了孔雀湖。第二天,《西双版纳报》就报道了这一消息。几天后我到州里开会,见到老州长。他拉着我的手说:“我看到了《西双版纳报》刊登的部队送鹿的消息很高兴。西双版纳是全国少有的植物王国和动物王国,保护野生动物是全州党政军民的共同责任。部队给我们带了好头,谢谢你们。”    

    上世纪八十年代,军分区党委积极响应党中央、中央军委关于开展军民共建精神文明的号召,要求机关、部队各党支部都要就近与地方一个农村、学校或厂矿挂钩结对子,开展军民共建精神文明活动。分区提出了部队要“视人民为父母、把驻地当故乡”的口号,通过共建活动,向边疆各族人民群众学习,密切军政军民关系,搞好民兵工作“三落实”,加强军民联防,促进边疆经济发展,确保边疆安定团结。州委、州政府和老州长特别重视和支持这一活动。分区机关部队挂钩的景洪农场、景洪县小学和景洪附近的几个村庄,老州长都亲自去检查指导过工作。他要求地方党委、政府和干部群众要向解放军学习,把子弟兵当亲人,要落实好拥军优属工作,保护好军事设施,关心部队生活,解决好部队训练场地,和部队一起做好征兵工作和民兵工作。在全州范围内出现了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亲的大好局面。

    军分区机关部队为景洪农场橡胶树施肥,共同战胜橡胶树白粉病。与学校挂钩的部队派出优秀士兵作为校外辅导员,协助学校开展“五讲四美三热爱”活动和光荣传统教育。多个学校还组织学生到军营参观,了解战士的一日生活。与农村挂钩的部队派出医务人员,宣传卫生防病知识,为群众免费看病治病,协助村里制定“建设精神文明公约”,宣传科学种田知识,帮助群众勤劳致富。驻勐伴连队官兵和镇政府一起组织成立了军民文艺演出队,编排节目,深入农村演出,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深受老百姓欢迎。驻龙门山连队官兵多次组织捐款,专门为龙门山两名孤儿办了存折,扶持两名孤儿上学。州政府和军分区联合召开了军民共建精神文明先进单位、先进个人表彰大会,有力地促进了活动的深入持久发展。

    地方党委政府每逢春节、建军节都要慰问部队。每年的泼水节,老州长都要戴上鲜艳的头巾,身穿傣族盛装,带领机关干部和群众,敲着铓锣、打着象脚鼓,到军分区大院泼水祝福。军分区挂横标、插彩旗,专门在操场周围建造了6个水池,灌满清水,供节日泼水祝福使用。    

    在地方党委、政府和老州长的关怀支持下,军分区部队各项工作成效明显。连队都有了规范的训练场地,人武部民兵武器仓库得到了加强和改善,征兵工作连年被省政府评为先进单位,部队转业干部和退伍战士得到了妥善安置,不少干部战士得到提拔任用,有的还担任了县市、乡镇的领导干部。军分区先后被云南省政府、省军区、国家民政部和总政评为“拥军爱民先进单位”,被三总部评为“全军绿化先进单位”,被成都军区评为“正规化建设达标先进单位”。州政府被云南省政府评为“拥军优属先进单位”,老州长本人也被国务院授予“全国民族团结先进个人”称号,被成都军区评为“支持军队建设优秀领导干部”。我退休后常住昆明,每次回到西双版纳,都要去看望老州长,他还把荣誉证书和奖状拿出来给我看,共同回忆这段令人欣慰和自豪的经历。

    1989年春夏之交,我国一些长期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顽固分子同境外敌对势力相勾结,在首都北京制造动乱,进而发展成骇人听闻的反革命暴乱。西双版纳党政军各级领导密切关注形势的发展变化,坚决拥护党中央、中央军委“关于对北京实行军事戒严、镇压反革命暴乱”的决策,高度重视西双版纳的稳定工作。州委多次召开会议,统一思想认识,老州长都带头发言。他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地拥护中央决策,反复强调:“北京发生的政治动乱目的就是推翻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搞‘西化’,搞自由化,我们坚决不答应。因为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全国各族人民的解放;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我们祖国的发展强大。我们要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坚决拥护社会主义,坚决拥护解放军。”那时也有参加北京动乱的分子和学生窜到西双版纳搞串联,搞煽动,由于党政军认识一致,特别是老州长态度鲜明,确保了西双版纳的高度稳定。部队和民兵还抓获了准备逃往境外的天津自民党总书记王连正,受到了上级表扬。

    我记得在北京平息暴乱后不久,一个周末的晚上,景洪县人武部向军分区报告说,景洪县武装部住址是旧社会基督教堂,基督教会准备星期天集中到景洪县武装部做礼拜,举行祭祀活动,请示军分区如何处理此事。我和参谋长张建华同志一同到作战值班室研究处理意见,明确给景洪县武装部下达了四条指示:一是武装部是军事机关,不准任何宗教、社团在军事机关举行活动;二是要武装部加强警戒,作出处理预案;三是向县委、县政府报告;四是分区由我向州里报告。当晚我给老州长打电话,报告了军分区的态度和处理意见,请老州长和政府有关部门在这个敏感时期做好工作。老州长在电话里明确表示,完全同意军分区的处理意见,并马上给政府秘书长打电话,连夜做工作,坚决制止了这一事件的发生。第二天我带着两个干部,穿上便装,到景洪县武装部和周围看了一下,一切平静如常。此时我从心眼里佩服老州长的政治敏感、思想敏锐和处置果断。

    1991年8月,西双版纳连降大雨。一天,我和军分区鲁道升司令员带着作训科长冒雨到澜沧江大桥察看水情,看到江水距桥面只有30多厘米,后又到水文站询问情况。水文站的同志告诉我们,澜沧江上游地区也下暴雨,现在水位已超过警戒线。我们感到情况比较严重,就连夜赶到老州长家里汇报情况。他听完汇报后,马上召集常务副州长、秘书长和有关人员到他家召开紧急会议,研究部署抗洪救灾工作,并请部队和武警到受灾比较严重的流沙河附近村庄救灾。军分区机关部队连夜动员准备,并动用了两艘冲锋舟,第二天一早就到流沙河附近被淹的两个村庄救灾。老州长也很快赶到部队救灾点,看到部队和群众用冲锋舟和木船运送被困的老人、孩子和粮食,他赞扬部队“哪里有困难,哪里最危险,哪里就有人民子弟兵!”参加抗洪救灾的干部战士听到老州长的赞扬,更加激发了责任感和荣誉感,积极投入到抗洪救灾工作中。

    “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这是毛泽东同志的著名论断,也是老州长经常说的一句话。在我和老州长的工作接触中,我深深感到他把解放军真正当作人民子弟兵,用实际行动践行了毛泽东主席的这一教导,事事处处以军民团结为重,对部队十分信任,非常关心部队建设,支持部队工作。西双版纳军分区政治教育、军事训练、战备执勤、民兵工作、边防工作和部队建设各方面所取得的成绩都有老州长的一份功劳。    

    西双版纳的村村寨寨留下了老州长的身影和脚印,山山水水倾注着他的心血和深情,西双版纳的进步和发展记载着他的功绩。老州长召存信同志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永远活在西双版纳各族人民心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