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人生路 新闻伴我行

——《西双版纳报》采编往事追忆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郭易成 2017年05月22日 09:54

□ 汪 涛

当《西双版纳报》喜迎 50 华旦之际,我步入新闻采编生涯已 18 个年头。


“刀耕火种”  以苦为乐

1989 年 7 月,我大学毕业进入《西双版纳报》社。起初,我随报社的编辑、记者老师学习采编业务,有时还要做校对工作。

那时,节俭办报、简朴生活的氛围很浓。编辑老师们经常告诫我们:墨水用后盖要拧紧,否则挥发太快;采访本要尽量节约,采访记录时字尽量写小,能看清楚就行了。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总编辑罗俊新对我说的一番话。一天下午,我们一起从报社职工食堂打饭菜出来,他操着广东口音很浓的普通话对我说:“小汪,我看你每顿都打肉吃,你的工资 180 元,我的工资 340 元,但我要维持 3 个人的生活,你的工资就你一人用,算下来你比我强多了。但是,你要注意节俭哦,要存点钱,留着今后成家用。”这些言传身教,对刚参加工作的我来说,受益良多。

几个月后,我独立从事采编工作,首先编辑副刊版(第四版)。当时报纸尚处在铅字排版印刷阶段,被我们戏称为“刀耕火种”时代。四开四版的小报,每周出版两期,组稿和改稿任务不算太重,但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要投入到稿件字数的精准计算、版面设计、协助铅字排版。大家想方设法美化版面,每位编辑的案桌上都有一大堆制作好的各式各样的刊头和插花,以备版面美化之用。发稿之日,我们画好版样、发完稿后,都要到拣排车间协助排字工处理排版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很多时候,为了不影响拣排进度,我们还要参与排版,动手装配司、压条和线,双手被铅巴和油墨弄得乌黑,用肥皂洗两次才能洗净。下午五时左右,锌版制作的照片、刊头或插花完成后,我们要按照片大小锯出木块,再用双面胶将其与木块粘在一起,然后放进版面中。开始时,手中的锯子总不听使唤,锯出的木块要么斜出去,要么凹进来,不过仅一个月左右,我就练就了锯随线走的小手艺。


结伴风雨路 汗水写新闻

1990 年至 1992 年,会议和活动很少,新闻线索大多要记者自己去找。单位只有一辆拉达轿车和一辆浑身是病的吉普车,记者基本靠骑自行车采访。骑车去嘎洒、嘎栋采访是常事,记得我骑车最远一次到 20 多公里外的宾房电站采访过。

早期见报的新闻稿中,相当一部分是用心捕捉线索、不懈追踪采访写成的,《傣乡选送僧侣赴泰留学》就是其中之一。一次晚宴,一位傣族朋友很快吃了一碗饭就起身告辞:“大家慢用,我要送弟弟去泰国读书。”一句话引起了我的好奇:“到泰国读书?”“我弟弟是和尚,州上送他们去泰国学习南传佛教的教规教义。” 他抛下这句话就走了。我顿时闪现出这样的念头:送僧人去国外开展佛教文化交流,这样的新闻值得写!次日上午,询问了几个部门后,我在民族宗教部门证实确有此事,但知详情的那位负责人下乡去了,要两三天后才能回来。我当天即搭上一辆车追到勐遮乡找到知情者采访后,下午就买票乘客车返回景洪,连夜赶写出稿件,赶上了第二天在本报刊发。同时我寄了一份稿件到《云南日报》,几天后,在《云南日报》“云岭快讯”专栏中刊发出来,并被评为该专栏好新闻二等奖。这是我从事新闻工作所获得的第一个奖项。

1991 年,我参加了报社与州政协经济科技委员会联合组织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采访调研活动,得到了不小的锻炼。在州政协领导和报社领导的指导下,我写出了 4 篇有一定力度的述评新闻,尤其是《优势产业—橡胶的忧思》一文,获得了人们的一致好评。这次前后 10 多天的调研活动,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时任州政协副主席的吴维松那亲和的态度和务实的作风。

1992 年底,我写成了我的第一篇报告文学—《跨世纪的脚步》,长达 2 万多字,全方位描绘了版纳大地上萌动初涌的旅游大潮。作品发在了 1993 年第 1、 2 期合刊的《版纳》杂志上,后又节选在《西双版纳报》上发了 2 个整版。那是我采访了勐腊县旅游业的两位开拓者—车维礼(时任勐腊县旅游局局长)和黄晃源(时任勐腊旅行社经理),并随他们的旅游团队去老挝南塔走了一趟,随后又在景洪采访了几家旅行社,还在当时民族旅游餐饮红极一时的曼景兰傣味一条街感受了几天后,熬了 10 多个日夜写成的。

在反复的摔打和历练中,我对老记者说的“做记者,要做有心人;好的新闻作品,是靠汗水浇灌出来的”有了更深的感受。


告别“铅与火”  走进野光与电冶

1993 年下半年,报纸的激光照排和胶版印刷工作进入倒记时。10 月起,我从事第一版(要闻版)的编辑,10 月 31 日和 11 月 1 日,在有关技术人员的指导下,我们与印刷厂的电脑编排人员一起组版,于 11 月 2 日使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激光照排胶版印刷的第一期报纸呈现在读者面前。后来,读者纷纷打来电话夸:“报纸真变样了!”

1994 年 11 月的一天,社领导找我布置工作:汉文报要增为周三刊(周二、周四、周六出报),周六出“周末扩大版”,年底就要试出 1 至 2 期。决定由我做“周末扩大版”第五、第六、第七版的首任编辑。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准备,“周末扩大版”终于在当年 12 月最后两周的周末(即 12 月 24 日和 12 月 31 日)与读者见面了。 “周末扩大版”的出版,是我们党报积极更新内容、拓展领域、贴近读者、贴近生活的有益尝试。当时“周末扩大版”的栏目设置较为丰富,得到了读者的好评。

在编辑副刊期间,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有两件事。一件是编辑了获得全国副刊作品大赛银奖的副刊作品—《茶仙》。该作品刊于本报 2000 年 12 月 15日的副刊版,被评为本报当年度好新闻副刊作品一等奖和云南省报纸副刊好作品二等奖后,被推荐参加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评选,获得了当年我省选送参评的唯一的一件银奖副刊作品,也是 20 多年来本报文艺副刊作品中所获得的最高奖项。

另一件事就是 2000 年编辑了本报为期一年的首届全州中学(中专)生作文大赛作品,从 686 篇参赛稿件中,刊发了 104 篇。这次征文活动的来稿和用稿数量,均创本报所举办的各类征文活动之首,在社会和教育界,尤其是在广大中学(中专)生中产生了良好反响。


关注边地生活 情融傣乡山水

1993 年至 2002 年是我新闻作品数量的扩张和质量的提升期,这一时期的新闻作品有两个比较明显的特点,一是关注普通群众的生活,一是关注社会热点。我注意从各族群众的平凡人、平凡家庭、平凡生活中找出闪光点,将这些故事和闪光点见诸报端。我采写了《拓荒南勒各梅的傣家女》、《热带雨林人家》等数 10 篇人物通讯,使一个个个性鲜明的普通劳动者走进了广大读者心中。

1996 年,下乡采访时与勐海县勐宋乡拉祜族教师罗解学邂逅相识。他 10 多年来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利用课余和假期研究出了傣语和拉祜语两种速记方法。我与他交谈了整整一天,采写并刊发了题为《步入速记之域的人:罗解学》的通讯,使这位深居山村的小学教师成了全州知晓的新闻人物,也为他后来研究成果的深化提供了便利。

多年里,我采写了多篇有一定影响的舆论监督文章,尽好自己作为一名记者的社会责任。《大象悲歌》就是其中的一篇。1994 年起的几年间,我州境内发生了建国以来最大的一起非法猎杀亚洲象、走私和贩卖象牙案。我深入到勐养自然保护区现场,亲眼看到被惨杀的一头头大象的惨状,参加了多日的庭审旁听,多次采访了负责侦办此案的相关人员,全面收集了我州亚洲象的相关资料,通过反复推敲,在第一时间在本报和相关媒体推出了近 5000 字的长篇通讯—《大象悲歌》,客观、具体地反映了野象惨遭厄运的过程。

记者属于高风险的职业。当年,我与几位同行去勐腊县曼腊乡马叭村采访“跨国小学”,正值雨季,山路泥滑,刹车没有用,车在下坡的泥路上滑行了 40多米,驾驶员不停地左右打着方向,车身不停地左摆右突,大家吓出了一身冷汗。事后,一些知情人由衷地说:“你的那篇获奖新闻—《跨国小学的开学之日》,是从死神手中抢来的”。这只是我多次采访险情中的一次。


责任在升华 新闻在延伸

2003 年,我被评聘为主任记者(副高职称)。2002 年 3 月和 2003 年 9 月,我分别被州委、州政府授予“全州 ' 三五 ' 普法先进个人”和“全州 ' 非典 ' 防治先进个人”。2006 年 1 月,被评为西双版纳州弘扬先进文化突出贡献人才。

2003 年,我参加了抗击“非典”的战役性宣传。州医院成立“非典”防治专科后,传染科主任余兰主动请缨,要求到这个危险性很大的岗位工作;护士长孔爱丽平静地说,虽然工作很危险,但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不去做谁做?护士何红英和周桂芬为防止意外发生,已经半个月没有与家人见面,并把各自的孩子送到父母家照看……当我们把这些白衣天使朴素感人、英勇无畏、敬业奉献的高尚情操写成题为《坚守岗位 义无反顾》的通讯发表后,感动了很多人。

2006 年 3 月的一天,一个急促的声音从勐腊县勐满镇曼粉勒村传来,当地农民种西瓜时施用了一种名为“纷兰王”牌硫酸钾型复合肥料后,西瓜种植后不串藤也不结瓜。我感到问题不小,马上前往采访。经州和勐腊县工商部门证实,曼粉勒村 70 余种植户共有 648 亩西瓜地使用了这种“问题化肥”,平均每亩 800 余元的血汗钱投了进去,不仅没有效益,还将血本无归。强烈责任意识促使我连夜写稿。3 月 15 日,本报在报纸显著位置刊发了《都是“纷兰王”惹的祸》,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促成有关部门及时介入处理,使受害农民及时获赔 10 多万元。

2002 年,报社编委会任命我负责记者部工作以来,我积极主动协助报社领导落实编委会的报道计划,围绕州委、州政府的中心工作,组织实施了多项采访策划和采访报道计划,组织了多项重大采访活动,收到了良好的宣传效果。同时,我还积极指导和帮助年轻的采编人员提高政治和业务水平。

18 年来,我的新闻作品中,有 20 多篇获省级、国家级各类新闻奖,有 70 多篇获州(市)级各类新闻奖;撰写了多篇新闻业务论文,刊发于国家、省级新闻理论刊物上,并有多篇论文荣获国家和省级论文奖;出版了《椰风蕉雨—汪涛纪实新闻作品选》和《西双版纳节庆文化》。

成绩属于过去,我的生命里早已融入新闻的元素,新闻将是我一生永恒的伴侣。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