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报》与我的文学梦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7年02月28日 09:36

□ 鄢家骏


《西双版纳报》迎来了创刊 50 周年的日子,对于曾经与她结下过不解情缘的一名老通讯员来说,对于受她抚育而成长起来的一名作家来说,一种拉不断、扯不脱的情,也许将伴随我一辈子。

1959 年,因众所周知的原因,初中毕业后无权继续求学的我,依然对生活充满信心,因为我心中尚有一块未曾涉足的圣土—西双版纳,仿佛在向我召唤。当年 11 月末,我挎包里背着两本前辈作家的散文诗集,从普洱乘车前往西双版纳。一位陌生的老农垦引我沿着一条刚刚被人踩出来的荆棘丛中的小路,来到紧靠勐遮坝子东北边群山脚下的一个生产队里,当了一名农垦工人。农场始建初期,劳动的艰辛、生活的苦涩自不必说,然而农垦人勇于开拓、白手创业的艰苦奋斗精神,激起我灵魂的雷鸣,演义成我生活的第一课内容。每天傍晚收工后,我一次次站在生产队驻地背后的小山包上,远眺着夕阳镀金的勐遮坝。远方乳白色的炊烟和淡蓝色的夜雾袅袅升起的地方,那一条条刚刚被农垦人用脚踩出来的小路,在暮色中延伸、闪亮,小路上走动着吆着牛扛着犁收工回家的农垦人……信念,像一只飞鸟顿时翱翔在我心灵的天空:我确信今天的荒原小路,明天必将坦荡成宽阔的笔直大道。

在一个夜晚,我伏在茅屋昏黄的煤油灯下,写下了散文诗处女作《路》。在当时全国报刊屈指可数的年代,我忧心忡忡地把这篇稿子寄给了我州唯一的报纸—《西双版纳报》。几天后,这篇稿子居然在《西双版纳报》副刊头条位置上刊登出来了,而且编辑部还寄来了一封热情洋溢的鼓励信。

我的写作之《路》,从《西双版纳报》起步,我念念不忘《西双版纳报》是我起步和成长的昨夜星辰。从第一篇稿子开始,到之后的漫漫几十年时间里,《西双版纳报》一代又一代的领导、编辑,都对一个普通的通讯员给予了热情的关注、支持和培养。曾记得,当时的编辑吴军老师到黎明农场采访,竟然徒步走 5公里多路到生产队看望我,鼓励我多写稿,并诚心地指出写稿中存在的问题和改进的方法等等,真是无微不至,令人感动。那些年,《西双版纳报》的通联工作做得真好!报社和通讯员之间真是亲密无间,互通信息,编辑部经常给通讯员写信,提出当前或一段时间内的报道要点,后来还办起了《西双版纳报通讯》,定期寄送到通讯员手中,使地处偏远、信息闭塞地区的通讯员能够及时了解党报的报道要求。逢年过节,编辑部还给通讯员寄去一份小小的贺年卡。有时,有机会到景洪办事,我们都忘不了要到设在那幢法国教堂里的报社编辑部去,找编辑们聊聊天,请教有关问题,编辑们总是热情接待,端水泡茶,热情有加,仿佛像回到家里一样,倍感亲切……也许,正是报社领导和编辑老师与通讯员之间的这种感情上的交融,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我积极为党报写稿的一种原动力。我坚定了自己的追求,决心一辈子为农垦人写春秋,为西双版纳这块神奇的热土放声歌唱。

岁月如歌,弹指一挥间。数十年来,我不仅在《西双版纳报》发表了大量的新闻作品,而且也在这个丰厚的园地上学步、耕耘,创作和发表了为数不少的诗歌、散文诗、小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如果说,今天我在文学创作上能有所收获,我首先要感谢的是《西双版纳报》。

《西双版纳报》,是我心田原野的最初灯盏,她把我原本朦胧的文学梦越催越亮,使我从这里起步,开始走向全省、走向全国。至今,我已出版发行了共计 300 多万字共 18 本散文诗、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我意想不到的是,当年我在《西双版纳报》上,多年来坚持既写新闻又写散文诗这种实践,居然帮了我的大忙,使我摸索、尝试到了一种新的写作文体—报告体散文诗。这种新闻性与文学性相结合的文体,可以调动散文诗写作的一切手段,及时、生动地反映现实生活中的真人真事。至今,我已发表的 200 多章报告体散文诗和已出版的《诗的热土》、《东风如歌》两本报告体散文诗集,在全国散文诗界受到了关注,得到了肯定。为此,2006 年 10 月,在成都成立的中外散文诗学会上,我荣幸地被选为中外散文诗学会主席团委员。同样,既写新闻又写散文诗这种实践,开阔并拓展了我以后的报告文学写作之路。近些年来,我在写作报告文学作品时,跳出了一般报告文学只注重叙事的套式,着重把笔墨放在写人身上,写人的内心世界,写人的思想感情。

我毫不动摇遵循内容(事件、人物、情节乃至细节)的绝对真实,确保新闻性、报告性和纪实性的根本原则;表述和叙事方法采取散文化的叙述与描写;情感抒怀,力求表露一种诗性的情感。使作品写得大气、粗犷、写实、空灵、抒情、唯美,力求把诗的语言、抒情、意境和散文的叙事、哲理以及故事、情节与人物描写揉合成一体,成为一种不拘任何文体限制、可自由转换时空,可自然、随和、潇洒、奔放的抒写文体。2006 年,我采用上述方法撰写的长篇报告文学作品《普洱圣火》,荣获第四届中国时代新闻人物优秀报告文学征文二等作品奖;同时还荣获和谐中国·2006 年度优秀报告文学一等奖。

也许,一个作家很难说清楚是什么因素圆了他的文学梦。而我却十分清晰地了解自己,因为我幸运地拥有《西双版纳报》这块练飞的园地,我曾经一步一个脚印地在这块园地上起步、跋涉,最后才蓄集了飞翔的力量。

感谢《西双版纳报》!

[作者单位:西双版纳农垦分局]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