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报》改变了我的人生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7年02月28日 09:36

□ 朗 确


自从认识《西双版纳报》,就注定我与这份报纸结缘,并影响和改变我的一生。

1962 年,我小学毕业考取勐海县第一中学后,因家庭困难而辍学回到南糯山务农。1964 年,我跟着赶马的大叔去勐海县城,住在马店里时看见桌子上一张笋叶大的黄纸,好奇地拿起来一看,竟是《西双版纳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西双版纳报》,虽然记不清报纸内容,但我的心从此被它牵住,希望能时时看到它。看了《西双版纳报》上的文章后,我从此萌发了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写文章给《西双版纳报》,让人们也知道我们哈尼山寨里的人和事。1965 年 6 月的一个大雨之夜,我们村一个叫门梭的中年男子发病,痛得忍不住在地上打滚。村里立即组织 10 多个年轻人扎了担架,连夜把他送到 20 多公里的县城医院,挽回了他的生命。事后,我试着以“雨夜送病人”为题,写了一篇报道,怀着忐忑的心寄给了《西双版纳报》,第一次给报纸投稿,既兴奋又不安,因为不知道能否被编辑看上。稿子寄出去后不久,我就被抽到勐海县粮食局做临时工,不知道稿子是否被刊用?11 月份,寨子里的人送来一张 1.50 元面额的汇款单,一看是《西双版纳报》寄来的稿费,说明稿子被刊用。当时,这是轰动山寨的一件大事,对我来说更是一件大喜事。第一次写新闻稿就被报社采用,极大地鼓励了我,激发了我的写作热情。后来,我又以傣族长诗《流沙河之歌》为样本,写了一部 400 多行的长诗《哈尼人之歌》,投寄给《西双版纳报》,几个月后,编辑部来信对长诗的写作给予了肯定,并说是否刊用待研究后再通知,当我等着盼着编辑部第二次来信时,《西双版纳报》因“文革”被迫停刊,我和《西双版纳报》就这样断了联系。

《西双版纳报》复刊后,进一步激发了我的创作热情。我 1972 年 11 月写的诗《布朗山河换新颜》被《西双版纳报》采用,后又被《思茅文艺》转载。之后又陆续写了一些诗歌、散文、小说等作品,发表在《西双版纳报》、《云南日报》、《云南文艺》等报刊上。2002 年退休后,被《西双版纳报》聘为特约通讯员。到去年止,我先后在《西双版纳报》发表近 800 篇新闻稿。我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太阳女》,长篇小说《最后的鹿园》都是先在《西双版纳报》连载后公开出版的。我能成为《西双版纳报》第一批哈尼族通讯员,能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能出版多部文学作品,能多次获得新闻奖和文学作品奖,是《西双版纳报》为我提供了练笔的机会,提供了发表作品的园地。是《西双版纳报》改变了我的人生。1965年 7 月,因为我在《西双版纳报》发表过新闻稿,县粮食局就破例把我留下来。第二年底又把我从加工厂调到布朗山粮管所征粮,接着县委组织部又派我到云南大学新闻进修班学习一年,结业后把我调到县委宣传部,使我从农村临时工变成了县委宣传部的干部,17 年后又调县政协工作直到退休。

《西双版纳报》还丰富了我的文化生活。不管再忙我都要挤出一点时间看书看报,这都是因为读《西双版纳报》养成的习惯。在职时,每当邮递员送来报纸,我都要先看《西双版纳报》。退休后,为了及时一张不漏地看到《西双版纳报》,我出钱买了一个邮政信箱,挂在门旁,方便邮递员投递。每当打开信箱,我首先看有没有我偏爱的《西双版纳报》,有就要迫不急待地阅读,有些我还作为资料保存下来。

自从我在勐海马店见到《西双版纳报》,我就被这具有边疆、民族特色的报纸所迷住,并一生恋上了它。每当我作品获奖时,首先想到的是《西双版纳报》这块首发我作品的园地;每当我在工作中遇到困难,就会想起《西双版纳报》对我的培养,能成为刻木记事民族的第一个书面文学作者,难道还不能克服工作中遇到的一点困难?每当我情绪低落、心灵空虚时,我就会拿起《西双版纳报》来调整情绪,充实完善自我,使生活过得更加丰富多彩。

流水有声,岁月有痕。《西双版纳报》已走了 50 个春秋,它记录了 50 年来西双版纳人民的奋斗、发展和变化历程,传扬了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鼓舞和激励了一代代版纳人向前进。

《西双版纳报》,我的福祉,我心中永远的圣地,祝福您永远保持春天般的朝气。

[作者单位:勐海县政协]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