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诺山上茶飘香 [图]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7年02月23日 21:00

C0224007-03b-刘大江

图为亚诺村民在加工茶叶

本报记者/刘运军

        

    春天,草木萌发,生机盎然。景洪市基诺山上沉睡了一个冬季的茶树开始苏醒。一阵春雨洒过之后,那一山一山的茶树新发的嫩芽又染绿了枝头。基诺族群众又开始采茶了。

    基诺山,古称“攸乐山”,与革登茶山、莽枝茶山、孔明山隔江相望,这里是国务院确认的第56个民族基诺族的主要聚居地,是普洱茶古六大茶山之一。生活在这里的基诺族人民种茶、制茶、售茶历史悠久。随着采茶季节的到来,山里大大小小的村寨也热闹起来了。

    在基诺山乡司土村司土老寨村民小组,基诺族村民依然采用传统手工工艺制茶。切木拉、布鲁肖、包车等人是该村较早从事茶叶加工和销售经营的村民。春季也是他们一年之中最忙碌的时节。

    茶在基诺语中被称为“啦博”。“啦”是依靠,“博”是芽叶,其意就是赖以生存的芽叶。茶与基诺人的渊源由来已久,村寨中流传着许多关于茶的故事,而切木拉所在的司土老寨就与茶山兴盛时所建的攸乐同知府有着密切的关系。

    踩踏着蜿蜒的山间小路,切木拉领着记者来到位于村寨对面的原始森林中。在一片遮天蔽日的密林里,扒开丛生的杂草,还可以找到一些瓦砾和用石头砌的墙角。切木拉介绍道,这里以前就是攸乐同知府所在地。当时他们的老寨子还在这座山的对面。他很小的时候就听长辈说,大概是在清朝的时候,这里驻有很多汉族的士兵,保护茶叶的流通和收取税收。当这里荒废后,他们的老祖宗就搬迁到这里,建起了茨通老寨。在切木拉出生的时候,寨子又从这里搬迁到现在所在的地方,更名为司土老寨。

    据清《云南通志》记载,攸乐古茶山兴旺时,茶园覆盖着整个攸乐山,为了保障攸乐山贡茶不外流,方便征收茶捐,清朝雍正年间即1729年,普洱府在攸乐山茨通老寨设置管理古六大茶山的攸乐同知府,派五百兵丁驻防。攸乐同知府管辖的地域“东至南掌国(老挝)界七百五十五里,西至孟连界六百里,南至车里(景洪)界九十五里,北至思茅界四百四十二里”,已接近于今天一个州市级别,折射出当年攸乐茶山茶叶生产的兴旺。

    如今,攸乐同知府的遗址早已被掩盖在丛林之中,残砖断壁四处散落,覆满藤蔓和青苔,与之同时期建造的砖窑也早已废弃,昔日的繁荣已被时间的长河冲刷殆尽,让人不禁心中唏嘘。幸运的是,山林中那一株株古茶树却留存了下来,至今仍滋养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基诺族人民。

    在一片混生林古茶园中,基诺山乡亚诺村村民洪涛和其他村民正在采摘鲜叶。数百年的老茶树夹杂在高大的樟树、榕树间,树势苍老,却生机旺盛。据考证,洪涛家茶园里最大的一棵古茶树约有800多年的历史。

    攸乐古茶山兴旺时,茶园面积有1万亩左右,几经沧桑,通过基诺人民的辛勤耕耘,如今的基诺山茶园面积已达2.8万亩,年干毛茶产量近1300吨,其中古茶园面积有4000多亩,而亚诺村就有2700多亩。依托祖辈留下的古茶园,洪涛与茶企业合作,成立了亚诺古树茶专业合作社,建起了茶叶初制所,专门收集加工亚诺茶。洪涛告诉记者,亚诺村家家户户都有古树茶园。自2006年和斗记经销商合作后,村里成立了亚诺古树茶专业合作社,带动了60多户专业合作社的社员们跟着自己做茶。

    茶叶从古至今都是基诺人民的传统支柱产业之一,对增加农民收入,促进边疆稳定,推动经济社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近年来,古树茶价格大幅上升,基诺族村民管理古茶园的积极性高涨。为了让村民在不破坏原有生态环境的前提下,通过科学的管养,复壮古茶树树势,提高古茶树的品质和产量,在取得生态效益的同时兼顾经济效益,当地党委政府采取制定完善村规民约,设立特定保护区域,放置、悬挂有关“古茶树保护”的提示牌、宣传标语等多种方法,加大对古茶园的管理力度,不断增强村民保护古茶树的意识。而亚诺村也在村规民约里明确规定,所有茶园禁止喷施一切农药,村民禁止收购外面的茶叶来充当亚诺茶(也称龙帕茶)。

    通过合作社和茶企业合作,既保护了亚诺茶山的古茶树资源,又规范了村民们管茶、采茶的技能,还为村民们提供了相对稳定的茶叶销售渠道。

    “杀青这个过程相当关键,一般每锅35公斤。第一锅温度要达到130度以上,至少要炒15-20分钟,到了15分钟以后就要看看茶叶熟不熟。通过搓揉一下茶叶,闻一下,香气就出来,说明茶叶马上就要熟了。没有炒熟之前茶叶闻到的都是生味。”在杀青机前,洪涛正在教儿子洪家福如何把握好茶叶杀青火候。

    这些年,每到春茶采摘的高峰期,洪涛和穆加玉夫妻俩几乎每天都得全身心扑在茶山和扎在初制所里,收集村民们送来的鲜叶,再按照标准工序加工,一年下来可以加工干毛茶20多吨。亚诺茶的名气越来越大,村民的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

    春季的基诺山是忙碌而幸福的,一片片嫩绿的茶芽承载着人们对未来的希望。

    “阿乔哥、阿乔哥……”距离亚诺村不远的普细新寨后面深山里的一片古茶园内,前来拜访茶园主人王阿乔的切木拉站在茶地边上不停地呼喊着。随着应答声响起,在不远处,王阿乔扛着一把梯子与妻子背着茶蒌一道走了出来。

    由于孩子们都在乡政府工作,家里的100多亩古茶园平日里全靠王阿乔老俩口打理。这些古茶树大都有三、四米高,采摘十分不易,常常需要借助梯子或特制的工具才能摘得到茶叶。王阿乔老俩口已年过六旬,虽然身体硬朗,但这样的活计对他们来说不仅辛苦,还有一定的危险性。尽管如此,两位老人还是觉得自己很幸福,毕竟他们家有这样一片顶好的古茶园。

    王阿乔告诉记者,他家的这片古茶园被台湾的一位老板相中,要求他们不许打药和施化肥,也不让修剪茶叶树枝。他乐呵呵地说,虽然产量是低了点,但是价格卖得好。所以自己辛苦点也无所谓。

    在司土老寨,切木拉迎来了远道而来的朋友,他们有的是茶商,有的是媒体人,不同的职业和身份,却都因为“茶”和“攸乐古茶山”的缘故而相聚在一起。一杯清茶中,聆听基诺人与茶的故事。

    晚饭前,切木拉终于有了空闲陪陪孩子,他与儿子木拉登坐在一起挑捡黄片。这是劳累了一天的切木拉最享受的幸福时光。他们一家人围着一个大簸箕,正在拣茶叶。

    “这里面有好的也有不好的茶叶,还有一些黄片。我们要把它们分开。把不好的茶叶拣走,好的留下来。这些茶叶都是大家辛辛苦苦摘来的,不能随便浪费。”切木拉一边拣着茶叶,一边教着自己的子女。

    儿子木拉登只有8岁,年纪虽小,却继承到了父亲对茶的态度——认真仔细。6岁的妹妹木拉芳也跑来凑热闹。在父亲的耐心教导下,孩子们学到的不仅仅是种茶、制茶的方法,还有基诺人内心对茶的珍惜与尊重。

    春光明媚的古老茶山上,片片新叶将悠远的茶香弥散、传扬开去……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