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敬忠——从全世界路过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6年11月30日 21:32

C1201004-02b-慈安胜


C1201005-02b-慈安胜


C1201007-02b-慈安胜


C1201008-02b-慈安胜


□ 向海燕


    2016年8月25日,李敬忠在微信朋友圈中写道:惊险18小时,我们不敢放松,不愿错失任何一丝希望,结果算好,一切顺利。跨入32岁的第一份礼物:无畏、无惧、无悔!虽然没有蛋糕,但有战友,一个不抛弃、不放弃的团队。感谢人生给予我帮助及教会我的人。

    英雄逝,当我们回头了解他生前的事迹,所到之处、所听之言,宛若阵阵暖流冲刷着我们的心,在亲人、战友的回忆中敬忠模糊的身影从远处走来,越来越清晰,原来无畏无惧的他是一个如此温暖而敦厚的人。

    白姐是他生前的战友和属下,她哽咽着说:“他真的是一个好人,太好了,他特别喜欢吃我们家乡的豆豉鱼,他走的那天早上,我给他带了几条,平时他会当着我的面乐呵呵地吃掉,可这次他却说等完成任务回来再吃,任务结束了,他却再也回不来了。想想我就后悔,我要是当时假装生气就好了,那样的话,他肯定会把鱼吃掉……他才有力气走向通往天堂的路……也不知道他走的时候饿不饿……”

    内勤小汤姐可没少欺负他,她说:“别看敬忠是领导,在大队里,我们最喜欢‘欺负’他了,因为他为人老实勤快,要帮忙的事情我们经常会‘使唤’他,他嘴笨,我们就爱故意逗他,有时我们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最喜欢看他的无奈和百口难辩的表情,呆呆的、傻傻的,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说到这里她哭了。

    原禁毒大队长、现市公安局副局长李红军是他最信任的大哥,他说:“敬忠这个孩子,好呀!踏实勤劳、任劳任怨,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走了,从小到大吃了不少苦,所以他处处为别人着想,活得很累……现在他走了,妻子、孩子及刚刚做完心脏手术的老母亲,我真的想都不敢想下去……”

    11月4日,虽然已过了秋天的最后一个节令,但地处西南边陲的西双版纳依然骄阳似火。敬忠出事的那个早上,太阳出得很早很早,美丽的傣乡散发着金子般的光芒,小鸟在枝头百啭千声,人们在田地间欢歌笑语,谁也想不到几个小时后,整个傣乡为了一个名字全城悲恸。敬忠是那天午后走的,养育他的土地就好像知道他走了一样,中午时分天气突然阴沉下来,阳光被厚厚的乌云挡得密不透风,鸟儿在枝头上哀鸣,澜沧江水呜咽咆哮!

    噩耗传来,他的母亲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63岁的老母亲蹒跚而来,她想走快一点去看儿子,可她怎么也迈不动早已不听使唤的腿。看见儿子时,儿子安详地躺着,可是,儿呀!妈妈还站着呢,你怎么能这样躺着,你知道我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你不孝,也不起来扶扶妈……母亲一头扑在了他的棺木上,用手重重地拍打着棺木顶盖,像是要把它拍碎,把儿子拉出来带他回家。在撕心裂肺地哭喊之后,刚刚做完心脏手术的老人突然捂着胸口,晕倒在儿子的棺木旁。等老人苏醒过来,她多希望刚才是一个梦,可是身旁那么多熟悉或陌生的面孔提醒她,她的儿子,她的敬忠,真的离她而去了!老人不再哭闹,而是捂着心口喃喃自语:“疼,心口疼!唉,不想活了,活不了了,他去了,我也活不了了,每一次我告诉他小心点,你们工作太危险了。他告诉我安全得很,每一次都是和很多很多同事一起去,人很多,所以很安全。他是一个骗子,他答应过我,我没走,他不会走在我前面……他一点不听话,走在我的前面,不活了,不活了……”

    很少有人知道,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敬忠的离去意味着什么。是天,现在天塌了!是命,现在命没了!

    22年前,敬忠只有10岁,虽然家境贫寒,但是他无比幸福和快乐,父母亲用双手撑起他和姐姐的避风港湾。可是突然有一天,父亲身体不舒服,吃完药躺下就再也没有醒来,那时虽然他已经10岁,但根本不懂死亡是什么,只知道一群人在他家里忙进忙出,而那个疼他、爱他的爸爸就换成了墙上的一幅照片。

    父亲走后,原本贫困的家庭更加困难了,遮风避雨的家慢慢变得破败不堪。每逢下雨的夜晚,母子3人抱在一起有时坐等雨停、有时裹着潮湿的被子一觉天亮。由于父亲的突然离世,让母亲承受不住打击,终日以泪洗面。小小的他仿佛一夜长大,他看见母亲没吃饭,就搭着凳子为她煮了第一碗青菜汤。李敬忠的母亲说,她本想随着敬忠父亲一起走,但就是那一碗青菜汤让她突然清醒,她发誓要振作起来,再难也要把敬忠姐弟拉扯长大。

    失去父亲的敬忠没少被周围的男孩子欺负,但他回家从来不说,他怕母亲伤心,即使被调皮的男孩打伤,他都把伤口掩藏起来不让家人发现……从此,母子3人相依为命,日子的清贫和艰辛可想而知,小小的他发誓以后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于是他发奋读书,也更加会照顾别人,初中、高中、大学他都是班里的班长。

    后来,他告诉妻子小刀,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上小学时坐在父亲自行车的车架上,向奔跑着的小伙伴用力挥手;而父亲走后,那辆自行车依然是他上学的伙伴,只是10岁的他骑上去感觉车把手冰凉。冬日的教室里,老师问:“敬忠,你怎么又玩手了?”他只低下小小的脑袋一言不发,他从来没告诉老师,他只想让那双冻僵的小手暖和一点。他最爱和妻子谈起小时候的事,和妻子说说他脑海里面容模糊却记忆清晰的父亲!

    关于妻子小刀,敬忠走得也很牵挂吧!他几乎从未对小刀说过“我爱你”,他很少承诺什么。也许觉得亏欠,也许感受到危险。有一次,他对小刀说:“以后我们老了,我一定要走在你后面,你放心,我要把你好好地送走,这样我才能放心地离开!”小刀一听这话,着急地问:“敬忠,你今天是怎么了?没事吧!”他很认真地说:“没事没事,这是我心里话,因为你是我这辈子的命!我回家,只要看见你在我就安心。父亲走后,我母亲太苦了,所以我要走在你后面,不让你受苦……”小刀说,这好像是敬忠对她唯一的承诺,然而他却食言了。

    在小刀眼中,敬忠是一个温暖而有责任感的人。刚结婚的那两年,小刀的工作单位离他们的住所有30多分钟的车程,由于担心小刀安全,只要他在家,即使前一天加班到深夜,敬忠也要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准时起床,骑着摩托车送小刀去车站。小刀心疼他不让他送,但他依然坚持送,严寒酷暑,风雨无阻。

    说起敬忠,妻子小刀语言里跳跃着快乐,她太想和别人分享他们的故事了,分享与这个温暖而内向男人经营起来的小幸福。只有她说他们故事的时候,她才会忘记了痛,满满全是幸福。在家里,敬忠会纵容她所有的小任性,然而前提是这事一定不能与工作冲突。小刀说,敬忠太忙了,如果没有她,无法想像他会把日子过成什么样子。提起结婚这事,小刀捂嘴笑着说:“你们不相信吧,就连结婚对戒都是我一个人去买的!”那天说好一起去买戒指,可还没出门,他又接到了电话,于是匆匆离开,再等他回家时已是深夜。那天夜里,他们戴上了属于彼此的戒指。小刀还说:“还有一次,我忘记了交电费,又在单位加班,他下午回到家,也不带儿子出去玩玩,傻傻地和儿子摸黑过了一晚。我回来时,他还高兴地炫耀是如何把儿子哄睡着的呢!这件事我一直很内疚,我说老公对不起,他完全没在意,一直沉浸在与儿子相处的快乐中。”

    尽管敬忠很忙,但小刀理解他,作为缉毒民警,深夜接到任务那是家常便饭,她知道只要有电话他就得走,无论说什么都留不住,有时很严肃,甚至都不回应、不说话就走了。等他平安回来的时候就会对小刀一个劲地傻笑。那一刻,无论怎么生气都会被他的笑融化了。慢慢地,小刀了解到敬忠是发自内心地深爱着这份事业。记得小刀怀孕6个月的一个周末早晨,敬忠陪着小刀去吃早点,刚吃到一半,电话响了,小刀说敬忠你先去吧,敬忠说没事没事你先吃,自己却一口都吃不进去,坐立难安。小刀刚放下了筷子,敬忠就把小刀送回家后匆匆赶到单位。小刀到家不久,敬忠又回来了,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一直叹气。原来,等他赶到时,队里所有人都出任务了,他没有赶上,这是他唯一一次“掉队”。那一整天,敬忠就像丢了魂一样。也是那一天,小刀明白她深爱的这个男人,是多么热爱他的禁毒事业。

    只是,小刀悔呀!她说:“敬忠很爱我,我要是任性一点,坚持让他换个部门,他肯定会听我的话。可是,那样的话,他也许从此会变得不快乐,我不愿看到他不快乐。但如果我坚持,现在也不会失去他……或者,要是当天我出个什么事也好呀!这样,他就可以留下了不用去了。如果可以用我的命换他一命,我宁愿走在前面的是我!可是啊,没有可是了,再也没有如果了……”

    出事那天早上,小刀早早起来准备上班,敬忠忽然对她说:“看见你在我就安心……”她本想问你今天怎么了,但着急上班,一句话没说就匆忙上班去了。再见敬忠时,已是阴阳两隔!当小刀快步向敬忠走去,看见他躺在救护车上的担架上,满身是血,穿在身上的衣服、盖在脸上的布上是血!全是血!小刀生气地拉下那块布。是谁给她的敬忠脸上盖的布?敬忠没死为什么要盖住脸?小刀捧着他的脸,嘴里一直重复:“敬忠!敬忠!敬忠……”她相信敬忠会因这呼唤而醒来,她不相信敬忠已经离去。他只是累了、睡着了,他不会舍得丢下年迈的母亲和年幼的孩子。

    孩子,他们的孩子,几天前才刚满3岁!

    “他们说爸爸走了,可是爸爸明明在睡觉……”

    儿子柏瀚异常乖巧地守在敬忠灵前。他眨着大眼睛想为爸爸做什么,但是他不知道能做什么,看着这么多人围着一个大大的盒子,有人告诉他盒子里装着的是他爸爸,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人为什么要把他爸爸围起来?

    他悄声告诉前来照顾他的彭阿姨:“警察阿姨,我好想变成奥特曼,这样我就可以把我爸爸救出来,还要把我妈妈也救出来。”一句话,击碎了所有战友的心。顺着孩子指的方向,大家只看见敬忠静静地躺着,妻子小刀哭倒在灵前,任人们怎么搀扶也扶不起来。

    然而,小柏瀚不明白为什么要守住这个盒子,一守就守了3天,爸爸不是只在里面睡觉么?他几次跑到爸爸的同事面前,安静地看着这些叔叔们一言不发,后来过了好长好长时间,长到他也不确定爸爸有没有在这个盒子里睡觉,才怯生生地问:“叔叔,你们都回来了,为什么我爸爸还没回来?他什么时候回来?”叔叔告诉他:“你爸爸回来了,他困了,在箱子里睡觉呢。柏瀚乖,让爸爸多睡会。”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跑到棺木前指着一排排的花圈,小声地说:“爸爸,你看这么多的花花都是给你的,快起来了,不要睡了,走,我们回家……”

    敬忠曾告诉妻子:“我从小不羡慕别人吃什么或者穿什么,我只羡慕他们有爸爸。以后我要当一个好爸爸,要陪伴着小柏瀚长大,不能让他像我一样……”如今,他却就此从孩子的世界路过,孩子太小,小到都不一定能记住他……还记得小柏瀚出生时,那是2013年的秋天,当医生把小柏瀚递到敬忠手上的时候,他双手发抖地接过孩子一个劲傻笑。那天晚上凌晨两点多钟,突然醒过来的岳母看见敬忠半蹲半跪在婴儿车前,借着微弱的灯光一直看着孩子傻笑。岳母问他:“敬忠,你怎么了?”他说:“没事,妈,你睡吧!”妻子听到声音醒来,看见他傻傻地看着孩子,刚想问什么,就听他自言自语地说:“就是想看,还想再看,他太漂亮了。”然后再也不说一句话,一直对着熟睡的孩子傻笑!

    对于孩子,敬忠充满愧疚。敬忠的母亲和继父身体不好,而他和妻子工作又太忙,照顾孩子的任务就落在了岳父母的身上。由于他和妻子经济本来就不宽裕,两人所住的房子也非常狭小,于是岳父母就将孩子接到了勐海打洛一起生活。打洛与缅甸接壤,是一个毒品由境外流入的重要通道,也是缉毒民警和毒贩较量的主战场,敬忠对打洛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工作需要他经常前往打洛,但他很少顺道去看孩子,他怕丧心病狂的毒贩实施报复。有一次他从打洛回来,告诉妻子:“好想儿子呀!想得心疼……”

    在小柏瀚的眼中,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也是他最崇拜的人,专门抓“老坏蛋”的人。只要能和爸爸在一起,小柏瀚就是个跟屁虫,寸步不离。为解思念之苦,岳父母不辞劳苦,经常带着小柏瀚乘坐近3个小时的车程来到景洪,就是为了让孩子和爸爸见上一面。但由工作性质特殊,连每个周末父子相聚都成了奢望,更多的时候,敬忠只能在视频上看看小柏瀚,小柏瀚每每问爸爸你在哪里时?敬忠都会说:爸爸在外面很远的地方,你要乖乖听妈妈的话!然后,小柏瀚就扭过头问妈妈小刀:爸爸到底在哪里呀?你告诉他,我想他了,叫他坐着“大飞机”赶紧回来。10月28日是小柏瀚3岁的生日,妈妈小刀问他想要什么礼物,小柏瀚想了想,告诉她:“我想要一架大飞机,这样爸爸回不来的时候,我可以去找他。”柏瀚生日当天,敬忠早早出了门,小刀交代他给孩子买一个玩具飞机回来。可是等呀等,到晚上他才匆匆忙忙地赶回来。小刀问他:礼物呢?他说太忙了,没顾上,过几天给他补上。谁知,这次见面竟是永别。

    “爸爸,我想要大飞机,我的大飞机呢?”坐在敬忠灵前,柏瀚手中一直摆弄着手中的纸飞机,他在等,等爸爸买回“大飞机”,他相信爸爸一定会给他买回他最喜欢的“大飞机”!

    可是,所有的记忆都随着罪恶的枪声远去,谁也不知道,我们的敬忠在中弹倒下的那一瞬间,脑子里浮现的是什么。母亲?妻子?孩子?或许都有吧,记忆一幕幕闪过,他有没有想起,他还欠母亲一份陪伴、欠妻子一个承诺、欠宝贝一个生日礼物。亦或都没想吧,一切发生得如此突然,让他来不及多想就离开了。可是再也没人知道了,他没有留下一句话,就匆匆永别,就这样,他从父母、妻子、儿子的世界路过,他从战友的世界路过!就这样呵,他从全世界路过!

    敬忠曾在微信朋友圈写到:如果人生是一片坦途,我们也不会生下来就啼哭……

    希望人生真是一片坦途,我们再也不用为英雄而哭泣!    (本专栏由景洪市委政法委 协办)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涉未成年人专用举报电话:0691-2144028,举报邮箱:19192043@qq.com
【滇ICP备12003530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