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存信任勐捧土司代办的日子里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郭易成 2016年10月25日 08:51

□ 李光品


    在勐腊县(原称镇越县)的历史长河中,激荡着一个又一个波浪,其中召存信任勐捧土司代办一事,就画下了一个不小的波纹。关于召存信任勐捧土司代办的事,说起来老一辈的人都听说过,但他是怎样任勐捧土司代办的,经过了哪些波折?人们并不一定清楚。

    召存信原籍为今江城县景董镇,民国十八年(1929年)12月,撤销了象明县后,就将象明县所属的易武划归镇越县,倚邦及裸得划为普文县,景董划给了江城县。那么,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召存信是怎样到勐捧任土司代办的呢?

    史书显示:清庸正年间,勐捧土弁委受倚邦土司管辖。这时,勐捧土目召叭竜也因功授予土弁委,并世袭土职。勐捧土弁委传至嘉庆七年(1802年),后代召法(召齐翁),统兵攻逐刀永和;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被朝廷革职的被安置昭通的原车里宣慰使刀绳武的次子刀准臣,回到西双版纳与当时的车里宣慰使刀正宗争权,被勐捧土司格杀。由于争杀不断,召法土弁委家族到光绪年间,被杀绝嗣,于是,便由头目叭弄拱加任土司代办(属于未入流土司职)。民国六年(1917年),移第五区行政分局治于勐捧。车里宣慰司刀承恩次子召孟冈及三子召孟摩柯宰,曾先后任过勐捧土司代办。民国十六年(1927)9月改县后,镇越县治设于勐捧,即派上官惟哲任第一任县长。勐捧土司代办召孟摩柯宰惧怕建县后影响自己的权利和势力,于是联络了“倒徐会”成员农有才、卓盛昌、李洪泰等人,纠合了部分群众,于10月1日袭击了镇越县政府,戳杀了刚上任12天的镇越县第一任县长上官惟哲,以及属员郄云鹄、罗鸿举。

    县政府被攻击,县长被杀,营长温乐山带了6个连的军队围攻勐捧,召孟摩柯宰见势不妙,就派人每户强收两角钱财,贿赂温乐山,才免无事。县治也因此搬到了易武。因此,召孟摩柯宰不受官方的重视,权利被架空;他也对官方政令束之高阁,能拖尽拖。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7月,被县府免职,8月,召孟摩柯宰病故。召孟摩柯宰病故后,经呈报批准,委任易武乡绅王少和为土司代办兼第三区区长。民国三十三年(1944)初,又委召存信任勐捧土司代办兼第三区区长。召存信卸任后,其后又委议事庭长叭龙诰(刀宝贵)为土司代办,叭龙诰在解放时逃往国外,最后由叭龙坦翁任代办兼第三区区长。1950年解放,土司代办停止。

    勐捧地方,就是这样,连年围绕土司代办这个职位争杀不断,是一个多事之地。

    民国年间,委任王少和为勐捧土司代办是因为他是镇越县的知名乡绅;委刀定国、刀成平为勐捧土司代办,是车里宣慰司委任的,这些都情有可原。那么,召存信原籍为景董,民国十八年(1929年)12月撤销了象明县后,就将象明县所属的景董划给了江城县,那么,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召存信是怎样任勐捧土司代办的呢? 

    据征鹏先生著《从领主到公仆》一书述:召存信于1928年3月出生在今江城县景董镇的一个土司家庭。当时,景董属于西双版纳管辖,其父名为召孟捧麻,由于他和汉族打交道较多,取名为召国顺。召存信傣族名为召孟翁罕,有兄弟姊妹7人。汉族老师给他们5个兄弟以孔夫子的“仁、义、礼、智、信”5个字取名,因为他是最小的一个,就取名为召存信。

    召存信从小聪明伶俐,很受人喜爱。1932年,国民党驻普洱县的龚德胜团长从普洱带兵巡边时,途经景董曼贺景,在景董土司召孟捧麻家宿夜。龚团长见少年召存信十分伶俐可爱,就收他为养子,并把他带到普洱读书,后又被送到丽江读高级小学。民国三十一年(1942)11月,召存信读完高级小学后,回到普洱,龚团长即收他入伍,经过3个月的军事训练,召存信掌握了许多军事上的知识。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初,召存信被提升为排长。

    又据《勐腊文史资料》第三辑岩光先生写的“召存信在勐捧轶事”一文述:当时,正是日本侵略者大肆入侵中国和东南亚的时候,为了防范日本侵略者从老挝入侵我勐捧、勐满、勐润等边境地区,召存信奉命带了一个排约20人的兵力来勐捧戌边,组建抗日自卫中队,防范日本侵略者从老挝入侵我领土。

    召存信到了勐捧后,正值日本侵略者的轰炸机轰炸了曼安3户人家的民房,致使全勐的头人、老百姓震惊不已。召存信征得召勐捧同意后,亲自到各村寨宣传、动员老百姓拿起刀枪抗击入侵者,组建抗日自卫中队。10天后,就有140多名青年报名参加了抗日自卫队。他把自卫队编为4个排,每个排分3个班,并进行了10天的军事训练。训练时,队员们使用的武器,有的是用自带的火药枪、步枪、手枪,有的只有大刀、长矛、斧头,有的带镰刀、砍刀、弩箭,有的什么也没有带,说只用拳头去揍敌人。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勐捧土司召孟摩柯宰病故,勐捧就缺了土司,经呈报批准,当年委任了王少和为土司代办兼第三区区长。召存信到勐捧后,由于他在勐捧做群众工作时,既讲汉话又讲傣话,能力比较强,为人正直,平易近人,能在区长和大叭的辅助下,处理好区长与土司的关系,管好军人。各村寨的头人和老百姓经过了解,才知道召存信原来是傣族,是景董土司的儿子,其母亲就是原勐捧土司之女勐南沙里,与勐捧土司有血缘关系。认为召存信是召勐(土司)人选。

    勐捧、勐满、勐润三勐大小头人经过商定,便派5名使者找到召存信,把三勐人民的心愿告诉他。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要求,召存信再三推却,不敢答复。经过使者再三要求,召存信才说要征求一下爹妈的意见。他回到景董征求了爹妈的意见后,又经过宣慰司批准,于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初,正式担任了勐捧土司代办。

    召存信任勐捧土司代办后,虚心请教老人,处处为民办事,深受三勐人民欢迎。但是,却引起总叭波浩哈亮(汉名刀立仁)的不满。总叭波浩哈亮未能当上勐捧土司代办,一直怀恨在心,处处与召存信作对。波浩哈亮造反的导火线是:在处罚勐满上曼粉岩迈岛用尖刀刺死下曼粉波罕旺家的黄牛一事上。

    总叭波浩哈亮在处理这件事上,是以从重罚款了结;而召存信认为,应以教育为主,从轻罚款,并把重罚的款退还本人。这件事更引起总叭波浩哈亮的不满。总叭波浩哈亮以及随从认为,召存信虽有原土司的血缘,但没有在勐捧生长,不应属于勐捧人,应该把他杀死或赶走。这样一来,他们的矛盾越来越深,给召存信的安全造成了威胁。召存信只好加强了防卫。

    总叭波浩哈亮叫了一些亲信商量。其他人都支持他杀死召存信,或把他撵走,只有大姑爷捧玛翁沙不赞成,他说:“曼粉的事件,我们也处理得不对,人家召存信有知识有文化,一处理就把事情摆平了,我们不能对他大动手脚。”但是,其他人都反对捧玛翁沙的看法。于是,他们密商用3万元半开买通滇黔绥靖公署暂编一大队二营的副营长龚廉,让他帮助出兵戳杀召存信。

    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3月17日凌晨,龚廉带领50多人,悄悄围攻召存信居住的曼安佛寺,被帕雅曼安为召存信防卫的兵丁发现,双方即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召存信知道总叭波浩哈亮是联合军队攻打的,情况很复杂,便拜托帕雅曼安帮助安顿他新婚的妻子孟喃罕凤,自己则带领20多个乡丁边打边退,退出曼安佛寺,退到了勐润,躲藏在勐润山中。这天,天下着雨,龚廉看到要抓住召存信不可能,手下兵士又死伤十多人,自己的嘴巴也被击中,牙齿几乎全部被打落了,只有捂着受伤的嘴巴,悄悄溜走了。总叭波浩哈亮不甘心,还派人到处找召存信,也没有找到。

    召片领刀栋梁知道勐捧出了事,也认为是波浩哈亮做法不对,但为了保持地方稳定,他只有带着重病写信给镇越县县长做调解工作。另一方面准备通过议事庭免去召存信的勐捧土司代理的职务,把他调到车里,担任曼听办事处主任,可是,这些事情还未来得及做,只给镇越县县长写了一封信,他就病故了。当时镇越县县长是李文新,李文新为稳定人心,即派人到勐润请召存信下山,继续担任勐捧代办土司,并兼任勐捧区区长。

    李文新把召存信和波浩哈亮请到县政府所在地易武,亲自为他们做调解工作,并认定召存信提出为老百姓减轻负担是合情合理的,因为老百姓太苦了,波浩哈亮不应该收买人动武陷害召存信。波浩哈亮当着县长的面,向召存信赔了罪,表示今后不再反对召存信了。

    但是,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召存信感到平静潜伏着灾难,波浩哈亮一定会伺机报复。于是,他就给妻子的大舅刀栋刚写信,要求到景帕钪工作。经刀栋刚同意,召存信于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4月调到景帕钪,被安排在曼听办事处当主任。召存信在勐捧任土司代办只4个月的时间。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