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上海知青心中的老州长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郭易成 2016年09月18日 23:44

□ 陈文祥


    光阴荏苒,一转眼敬爱的老州长离开我们已有一年多了,但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却历历在目。老州长的一生是光荣的一生、革命的一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是清正廉洁的一生。他是中国共产党的好儿子,是全州各族人民的好领导,是各级领导干部的时代楷模。

    

忍辱负重 痴心不变

    我是上海知青中较早认识老州长的一个。

    1971年至1974年,我在大荒坝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加强连任文书,也有幸与州上的干部们认识,当时州、县干部都集中在人烟稀少、交通不便的大荒坝“五七”干校接受再教育。“五七”干校分3个连,老州长就分在一连放牛。每天,在大荒坝大黑山下泥泞崎岖的山路上常见一位高个子男人头顶斗笠,身披蓑衣,起早摸黑赶着一群牛。后来老百姓悄悄告诉我,他就是西双版纳州召存信州长。我们认识后,他经常给我讲西双版纳的历史、民族风情,还教我一些常用的民族语言,谈到他被下放“五七”干校放牛时,他却无怨无悔,说“放牛也是革命工作,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

    70年代初,我们连队的知青经常跟关坪的重庆知青打架,个个争勇好斗。老州长听说后,对我说:“小陈,你是文书,文化比他们高,要劝他们这些娃娃,要听党和毛主席的话,要讲团结友爱,要抓革命、促生产。”

    

实事求是 关爱农场

    1989年7月,州审计局派出审计组对勐满农场进行承包经营审计,由我担任审计组长。审计结果是,该农场从1986年至1988年将房屋修理费计入干胶生产成本有160多万元。当审计局局长马晓章同志带我向州长召存信等领导汇报情况时,大多数州级领导和部分负责人认为这违反了会计制度,要严肃处理,重重处罚。老州长却表态:要找出原因,客观公正地处理。当时的农垦分局局长刘韵莞、勐满农场场长何天喜都十分着急,纷纷打电话或亲自跑来跟我说:“小陈,你是农垦系统出来的,农场困难你也清楚,要为‘娘家人’多说些公道话。”于是我就把他们的意见报告了老州长。州长对我说:“小陈,审计工作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公正,你去调查一下,究竟是什么情况。”于是,我又带着审计小组返回勐满农场,将农场上报的危房逐一统计,深入到分场、连队甚至职工家中调查了解,看到好多农场职工住的是土基房,门窗破烂不堪,有的危房墙体用树干顶着,有好几个是抗日战争时期的老八路,还住在危房中,我当时眼睛湿润了……经统计,该场此类危房有两万多平方米。我把情况向州上领导详细汇报后,州长表示危房关系到人的生命,农场无其他资金支付情有可原,建议不处分,仅补交挤占成本后少计利润而少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农场知此消息后十分感动,临走的那天晚上,场长何天喜特意从家中拿出他珍藏了10多年的四川老窖招待我们审计小组。

    老州长总是说,农场和地方是一家人,少数民族和汉族永远是一家人。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