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老州长召存信[图]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郭易成 2016年09月18日 23:44

召存信带领自治区政府成员进行宣誓

召存信带领自治区政府成员进行宣誓

召存信与群众在一起

召存信与群众在一起

□ 王 沛


    2015年1月23日,老州长召存信驾鹤仙去,告别了他一生为之奋斗的热土和他挚爱的西双版纳各族人民。他,是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第一任、也是任职时间最长的州长。这位善良、慈祥、执着的老人,把他的毕生精力都献给了深爱的西双版纳,用生命完成了一个庄严的承诺:那就是他当年到普洱寻找共产党及他镌刻在民族团结誓词碑上的铮铮誓言——永远跟党走!这样的执着构成了他灵与肉的深度融合,使他归寂于这么一个暗含谶语的轮回时光,令人唏嘘不已!

    我因一个机缘,和老州长有过一番交往和深谈,令我难以忘怀。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从省热带作物科学研究所子弟学校抽调到所部负责修志工作。省热作所成立于1953年9月1日,与建州同年。当时为对外保密,所名全称为“云南特种林木试验指导所车里试验场”。这个名称含着两个机构,其中“云南特种林木试验指导所”位于昆明五华山省政府大院,为云南省农垦总局的前身;“车里试验场”就是后来的省热作所。试验场首任场长是召存信同志,副场长为曾任边纵地下党交通员的石明辉同志。为庆祝建所40周年,1992年,所党委决定,在修志的同时编纂一部回忆录,对我来讲,这是一个责任重大而又十分光荣的任务。省热作所的建所历程伴随着我国天然橡胶事业发展的历程,其承担的任务是要用科技的力量打破帝国主义国家对新中国的重要战略资源天然橡胶的封锁。这段历程充满了披荆斩棘的艰难困苦,承载着大量可歌可泣的光荣与梦想。这部回忆录经过一年的紧张努力,于1993年10月由西双版纳报社印刷厂印刷成书,书名为《无字的碑文》,全书收录了26位作者28篇回忆文章,其中就有第一任所长召存信、省农垦总局第一任局长江洪洲、曾任州委书记兼省农垦总局局长的彭名川及所里健在的科技人员。遗憾的是,长期担任省热作所主要领导工作的石明辉、老专家戴渊等同志已作古,未能如愿。

    对我来说,编纂这部回忆录极富挑战性。当时最担心的是怕约不到稿子,因此对确定的重点撰稿人,我都要抽出许多时间专程拜访、求稿。这些重点撰稿人大多已届高龄,身体都不好,对他们的约稿往往就是采访和文字整理。别的作者且不讲,单是老州长召存信、农垦总局老局长江洪洲、彭名川几位年届七八十岁的老革命,对我这个后生、晚辈来说,个个都曾经是叱咤风云的功臣、名流,可我硬是一一登门拜访,先后如愿约到了他们宝贵的回忆文章,内心深深地感激他们!感激之外还有愧疚,因为我竟迂腐到连一件伴手礼也没送过,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老州长他们这一代老革命、老领导身上体现出的朴实无华和高风亮节的优秀品质。

    和老州长的交谈很愉快,他没有一点官架子,平易近人。他美丽、尊贵的夫人刀美英女士不仅热情地接待了我,还捧出几册珍贵的相册供我参考,里面有三代中央领导核心成员与老州长的合影,十分珍贵。老州长用了半天的时间向我回顾当年克服重重困难,帮助热作所建所、发展的经历。他告诉我,最初考虑的建所地点,是位于现西双版纳报社附近,利用原美国传教士修建的鹅卵石建筑物(教堂和教会医院)作为办公地点。后经过分析研究,感到这里一是不够隐蔽,不利于保密;二是地域狭窄,可供利用的实验用地不足。老州长与西双版纳边疆工作委员会(边工委)和车里县的有关领导商量,决定由他与周围村寨协调,划拨一片荒地归试验场使用。在他的努力协调下,最终地点选在原嘎栋乡曼东老寨与曼回索寨子之间,占地约100多亩。这片试验用地,成了省热作所在西双版纳安身立命的第一块基地。后来周总理与缅甸总理吴努在西双版纳会谈并参加泼水节活动时(1961年4月14日),于当日上午视察了省热作所1号、4号橡胶试验地,中午又视察了这片老胶园,并在胶园里与陪同视察的州、县、农垦的领导及科技人员进行了座谈,合影留念。1954年4月,原国家林业部特林司司长何康(后来任农垦部部长)来西双版纳车里特林场调研后指出,试验场场址应当重选,原因一是离城较远,不利于地方党委加强领导;二是试验基地面积太小,而且地形不复杂,不利于多种地形地貌的橡胶栽培试验。在请示上级同意后,边工委决定另选场址。在老州长的亲自过问下,经过勘察、规划,将分别属于曼么、景德、曼波囡、曼景兰几个寨子的1000亩左右的土地划归试验场,用于橡胶试验栽培用地。这就是现在的省热作所所部及花卉园所在地。

    老州长饱含深情的回顾,在我的脑海里清晰地勾勒出了一幅幅试验场初创时期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和群英图谱,崇敬之情油然而生。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一是他对党的事业坚定的忠诚与担当。在当时的条件下,他对天然橡胶的认识几乎为零,但凭着对党的忠诚,他坚信开展天然橡胶试验栽培对于发展天然橡胶栽培事业、打破帝国主义的封锁具有重大意义,因此义无反顾地全力支持这项事业,以他的身份教育和引导基层干部和所涉及村寨的群众,并亲自协调解决了土地、粮食及副食品供应等大量问题。我州乃至我省天然橡胶事业的发展,深深地融入了他的心血。二是他维护边疆民族团结、构建场群和谐关系堪称表率。交谈中我深切地感受到,试验场初期的工作之所以得以顺利开展,与他十分重视贯彻落实党的民族政策息息相关。一方面,他经常组织干部职工学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向他们介绍西双版纳傣族历史文化、宗教信仰、风俗习惯及婚丧嫁娶等相关知识。在他的言传身教下,试验场的干部职工自觉遵守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尊重当地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维护了民族团结。为了密切场群关系,试验场经常组织干部职工为附近村寨的群众做好事、办实事,如看病、修路、发展民营橡胶、挖引水渠等。另一方面,他充分利用自己在广大少数民族群众中的威望,经常深入到与试验场相邻的各村寨,向群众宣传支持试验场工作的重要意义。他告诉乡亲们,试验场的工作是关系到我国国防建设的大事,试验场的干部职工都是毛主席、共产党派来的亲人,是来帮助我们边疆人民搞建设的,他们现在生活上有困难,我们要主动关心他们、帮助他们。在他的引导下,当地群众积极支持试验场的工作,帮助试验场解决了很多实际困难。

    1963年底至1964年初,当时的农垦部部长王震在西双版纳视察工作期间指出,云南发展天然橡胶一定要贯彻“两条腿走路”的方针,即农垦要发展国营橡胶,也要扶持群众发展民营橡胶。他经过与地方党委研究,决定先搞一、二个试点做示范,并确定把试点任务交给省热作所,试点村寨选择在曼景兰合作社、曼听合作社。经过省热作所科技人员和两个村寨群众的共同努力,共开垦种植了150亩民营橡胶。此时,老州长虽然已经不再担任省热作所的领导职务,但作为自治州的领导,他参与了这一开创性的重大决策过程,并发挥了重要作用。到了70年代,拥有这150亩民营橡胶的曼景兰大队,每年都有1万余元的集体经济收入。这片西双版纳的第一个民营橡胶园也成为了此后场群共建、发展民营橡胶的发端。

    在老州长的言传身教和身体力行带动下,初创时期的省热作所克服了重重困难,执行了党的民族政策,在景洪立住了脚、扎下了根,顺利完成了天然橡胶在西双版纳的适应性栽培试验研究,为云南南部大规模开发种植天然橡胶作出了历史性贡献!省热作所能够在后来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披荆斩棘、开拓创新,由小到大、由弱到强,为我国天然橡胶和热作事业作出突出贡献,是与老州长召存信的长期领导、关心、支持分不开的。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