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老州长召存信:促进西双版纳全境解放帮助基诺族整体脱贫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6年02月24日 00:00

参加新中国成立一周年庆典。
参加新中国成立一周年庆典。

  从领主到公仆,他被视为西双版纳地区民族稳定的“定海神针”。前后四十年担任州长并始终致力于当地发展,以至于当地人民一直亲切称呼他“老州长”。他就是西双版纳州原州长召存信。

  今年1月23日23时许,召存信因病在景洪逝世,享年87岁。出殡那天,当地人民自发走上街头为他送行。中共西双版纳州委,作出了将召存信作为民族团结进步楷模学习的决定。中共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批示把他作为民族团结进步的重大典型,推向全国。

  召存信是西双版纳州首任州长、全国政协原常委,他在西双版纳的解放、建设、发展中,为边疆各族人民的团结、互助、稳定,作出了卓越贡献。当地人民怀念他,爱戴他!

  请求解放军渡江 促进西双版纳全境解放

  召存信最重大的贡献,就是促进了西双版纳全境的解放。

  1949年7月,召存信在普洱军政干校学习,亲眼目睹了解放区平等和谐的人际关系,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坚定了跟共产党走的信心。1950年2月初,解放军某部追击国民党残兵到达澜沧江北岸的橄榄坝,考虑到当地复杂的民族关系等原因,准备不过江了。召存信获悉后,立即赶过去,请求解放军渡江解放西双版纳全境。

  他对解放军部队首长吴效闵说,国民党93师长期盘踞西双版纳,如果不将他们歼灭,他们就会反扑,并会继续压迫当地老百姓(603883,股吧)。他还许诺为解放军筹办粮草和竹筏,配备向导及翻译,做好解放军的后勤保障等工作。吴效闵请示上级获准后,解放军挥师过江,几乎全歼国民党残军主力,解放了西双版纳全境。

  召存信还不顾国民党的暗杀,坚持到北京观礼新中国建国一周年盛典,并与“末代傣王”刀世勋一道,代表西双版纳各族人民,把象征封建领主世袭权力的金伞献给了毛主席。观礼后召存信回到普洱,正值普洱地区第一届兄弟民族代表大会召开,会议的最后一天要举行民族团结剽牛盟誓大会和民族团结纪念碑奠基仪式,3000多名各界代表参加。当时,放在主席台上的民族团结誓词已写好,但各族代表对于签名一度有些犹豫,这时,召存信果断走上主席台,在誓词上工工整整地用傣文写下了“召景哈”。各族兄弟代表受他感召,随后也都签了字。

  1957年1月,中共中央特批召存信加入中国共产党。召存信实现了多年夙愿,并进一步开启了他从封建领主到人民公仆的人生转变。

  维护民族团结 帮助基诺族整体脱贫

  召存信在工作中,始终坚持贯彻执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维护和加强民族团结。他常说:“民族不分大小都是社会主义大家庭一员”,“要像珍爱眼睛一样珍爱民族团结”。

  在召存信的积极倡导下,西双版纳取消了对少数民族的歧视性称谓,通过了西双版纳州第一个单行条例,明确在傣族中禁止迫害“琵琶鬼”,在哈尼族中禁止杀害双胞胎。

  西双版纳州有基诺族、布朗族两个人口较少民族,还有8个少数民族。召存信要求各级政府,加大对人口较少民族的扶持力度,把精力和财力向“三农”倾斜,向贫困地区倾斜,向人口较少民族倾斜。1983年,国家送给西双版纳州20台电视机,作为建州30年的礼物,召存信毫不犹豫地把电视机分给了边远山区乡。

  他和分管领导,带领有关部门走遍基诺山,详细了解当地实际情况,并依托中科院热带药物研究所等科研单位,确定了以砂仁产业为龙头推进基诺山扶贫开发工作。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基诺族群众整体上实现了脱贫。

  巴达是勐海县位于中缅边境的一个边境哈尼族、布朗族乡,1989年才修通一条砂石路,但仍然是全州唯一不通电的乡镇。乡党委政府计划修建一个水电站,但高达400余万元的项目资金难以解决。时任巴达乡党委书记、现任州政协主席的胡志寿说,他们经过调研,发现如果从20公里外的西定乡架设高压线过来,不仅可以很快解决这一难题,而且只需投资50多万元。他把这一想法汇报给前来巴达乡调研的召存信,召存信很快帮助解决了资金缺口问题,不到一年,巴达全乡人民就结束了“吃米靠舂、照明靠油”的历史。

  在召存信身边工作了近30年,曾担任过西双版纳州政府副秘书长和州政协秘书长的曾孟春回忆,老州长对群众很亲和,群众对他也很爱戴,不论坝区山区的少数民族群众,都可以像走亲戚一样随意出入他的家门和办公室。

  注重经济发展 实现全州粮食自给

  召存信比较注重边疆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他说:“要促进各民族平等、团结、和谐,根本的出路在发展。”在他和各族干部群众的努力下,西双版纳的橡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他还注重修筑连接外部的公路桥梁,他不断向上级反映当地人民的实际困难和诉求,让人民的愿望不断实现。1953年12月16日,昆洛公路修到景洪,西双版纳首次与外界实现了公路连接。1956年,西双版纳第一条简易公路允(景洪)大(勐龙)路修通。1957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他提议建设澜沧江大桥,1964年底,西双版纳第一座澜沧江大桥建成通车,当地人民结束了靠船摆渡的历史。

  1958年及以后的二十多年,西双版纳州内粮食因为国内外复杂原因长期不能自给。1980年,西双版纳州委、政府组成农村经济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召存信作为工作组组长,率队到勐海县勐遮乡曼燕、曼凹两个村公所,开展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试点。当年,粮食大增产,农民生活大改善,顺利地完成了勐遮乡土地承包责任制签约工作。1982年,西双版纳州实现了粮食自给,当年还净调出粮食392公斤,结束了“鱼米之乡”吃调进粮、回销粮的历史。

  1986年,国家决定在西双版纳建设机场,需要在景洪市嘎洒镇大面积征地,涉及几个村寨的数百户傣族农民。召存信一次次带着指挥部、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进村寨到农家说理、协商、沟通,最终,群众让出了土地。1990年4月,西双版纳机场通航,“金孔雀”终于展翅飞翔。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