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领主到公仆 (50)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5年05月13日 00:00

    余松、召存信专程到宣慰城,先到原代理宣慰使刀栋刚家,动员他把二女儿刀桂芳(孟喃波凤)送去云南民族学院学习。开始时刀栋刚怎么也不同意让二女儿去昆明学习。他们就索性去找刀桂芳本人做工作。刀桂芳曾在国民党办的宣慰城上小学、十二版纳中学初中一年级读过书,思想不保守,而且她也想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于是他们一做工作,她就同意了。这样,又通过刀桂芳做自己父亲的工作,终于把父亲说通了。
    刀桂芳的工作做通之后,余松和召存信又通过她去做召龙诰哈迪雅翁长女刀芝秀(喃波迪)的工作。因为她俩不仅是同学,又是好朋友。刀芝秀也是受过教育的姑娘,她的堂兄刀当强、二哥刀忠强都曾经到昆明、重庆、南京求过学,他们不仅回得来,而且也没有变成汉人,因此经刀桂芳一说就把她说通了,刀芝秀又去做她父亲的工作。然后,余松、召存信又去找召龙诰哈迪雅翁说这件事,好在召龙诰哈迪雅翁也去参加过“普洱区首届兄弟民族代表会议”,参加过剽牛、饮鸡血酒和宣誓签名仪式,多少懂得一点共产党的民族政策,知道共产党是不会骗人的。同时,他也懂得,他的侄儿子、义子刀当强和二儿子刀忠强去内地汉族地方学习以后,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比过去聪明多了。因此,经余松、召存信一做工作,他就同意了。
    召存信还说服自己的长兄召仁把他的长女召珍(孟拴)送去昆明学习。
    男青年中,余松、召存信首先做了傣族青年刀国栋的工作。刀国栋早在他当和尚时就接触过共产党的干部,思想比较先进,一做工作就通。他们又通过他去做他弟弟刀国雄和其他青年的工作。傣族女青年喃波(张秀芝)结婚刚6天,刀国栋就来做她的工作,动员她去云南民族学院学习。喃波舍不得离开刚刚与自己“拴线”成婚的丈夫,刀国栋就再三做她的工作,她的丈夫也支持她去内地学习,最后她也同意去。
    经过半个月的动员,已有一批青年同意去云南民族学院学习,他们是:刀国栋、刀国雄、何贵、刀桂芳、刀芝秀、召珍、张秀芝等。其中,除了何贵是基诺族青年,不是民族上层子女以外,其余的全部是傣族上层人士的子女。何贵是由勐罕的傣族养大的基诺族青年。过去国民党办学校,经常体罚学生,傣族学生不愿去上学,学校就把学生名额摊派下去,傣族寨子就出钱让何贵去顶“学差”,他上过小学、十二版纳中学初中一年级。
    不久,刀国栋等青年就背起背包,骑马从景洪出发,到昆明云南民族学院学习去了。
    佛寺里共饮鸡血酒
    送走第一批云南民族学院学员之后,西双版纳境内陆续发生了好几起重大案件:有的村寨被敌人放火烧了;有的耕牛被人盗走了;有的头人被敌人裹胁到缅甸了;有的地方发生了井水中毒的事件,全寨有半数以上的人中了毒;开始靠近共产党派来的武工队、民工团的群众,有的被毒死了猪鸡,有的被毒死了耕牛,有的人走夜路就惨遭蒙面人的毒打……这一切说明,阶级斗争是十分尖锐、复杂的。盘踞在境外的蒋军残部,火烧芭蕉心不死,他们不时派遣小股武装窜犯我边境,派遣特务深入境内进行造谣破坏,使老百姓不敢靠拢共产党,使大部分民族上层动摇不定,大家都在观望:“到底共产党可靠不可靠?”“共产党说的话是不是算数?”……
    召存信听到这些反映后,感到问题并不简单,头人、百姓中多数人对共产党的政策还不了解,因此,他们对共产党的领导能力、战斗力、政策持怀疑态度。他想,傣族是全民信仰佛教的民族,大家都知道在佛祖的塑像面前发过誓而违背誓言的人死后是要下地狱,遭受油煎、火烧之苦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使大家信任共产党,团结在共产党的周围,努力生产,改善生活,建设自己美丽的家园,他向县委书记余松同志建议:可参照普洱区召开兄弟民族代表会议,举行剽牛、饮鸡血酒、咒水盟誓的办法,在景洪宣慰城的瓦庄栋佛寺举行一次共产党干部与民族上层、群众代表的交心会,如果开得成功,大家就在佛像面前赕佛,喝咒水、鸡血酒,表示永生永世不分离。余松同志很乐意地接受了他的意见。
    经过几天的酝酿、动员和筹备以后,一天下午,召龙诰哈迪雅翁、刀栋刚、刀学林、怀朗庄旺、刀光强、召仁等傣族上层人士,景洪地区各村寨的头人、群众代表约200多人走进了瓦庄栋佛寺。他们进入佛殿之前,都脱下鞋,赤足进入大殿,在大殿里先向佛像跪拜,然后盘腿而坐。
    一会儿,余松、召存信以及车里县委、县政府的机关干部约十多人,也从县城专程赶来了。他们来到佛殿门口,先脱鞋,后赤足进入佛殿。他们和大家一样,先拜佛,后在群众中盘腿而坐。
    约摸10点钟,人就到齐了,首先是开大会。召存信第一个讲话,他说:“各位头人,各位父老乡亲,解放军解放我们西双版纳,已经有1年零8个月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为我们西双版纳各族人民做了大量的好事,如:发放救济粮、救济款,千方百计地供应农具、布匹、食盐、针线及生活日用品,免费给大家看病,领导各族群众恢复和发展生产,逐步改善生活,开办学校,发展民族教育。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动员我和刀承宗、刀卉芳、李文贡、刀学良、刀述仁去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和到各大城市参观,使我们开了眼界,看到了祖国的伟大,共产党、毛主席的伟大。宁洱地委和专署邀请召龙诰哈迪雅翁等去普洱参加兄弟民族大会,大家在民族团结誓词碑上签了名。党中央、毛主席还为我们派来了访问团,把温暖和问候送到了我们的竹楼上。为了培养少数民族干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还动员我们的子女去昆明上学……总之,共产党为我们做了大量的好事,共产党是完全可以信赖的,我希望大家不要怀疑、观望,要坚决跟共产党走。”第二个讲话的是余松。他说:“各位父老乡亲,朋友们,同志们,刚才召景哈召县长已经说了,我们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是坚持民族平等、民族团结、民族进步,反对民族压迫、民族歧视的。我们要在西双版纳一带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让各民族真正地当家做主,管理本民族内部的事务。我们热忱地欢迎爱国的民族上层人士参加政府工作,和共产党一起管理、建设西双版纳。我们共产党人说话是算数的,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愿意在佛的面前和大家一起喝咒水、喝鸡血酒,如果我们违背诺言,说话不算数,就让雷打死我,让水淹死我,让我死去后灵魂下地狱,或是变成畜牲……”  【(50)未完待续】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