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现“婴儿潮” 出生率预计会稳步增长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5年01月24日 00:00

本报记者/马芸

    去年3月28日,景洪市启动“单独两孩”政策,然而政策落地之后,想象中的两孩准生证办理和生育高潮并未出现。日前,记者从景洪市人口与计划生育局获悉,截至2014年12月31日,全市有163对夫妇办理了“单独两孩”再生育《生育服务证》(含中央、省、州驻景洪辖区单位),有22对“单独夫妇”生育了第二个孩子。未发生扎堆办证、生育的情况,“单独两孩”政策的实施对景洪市的人口出生率、计划生育率、人口自然增长率、新出生婴儿性别比等的影响几乎为零。
    景洪市“单独两孩”政策执行9个月来,呈现出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局面。申请比例较低,反映了大多数单独家庭的意愿。符合条件的家庭,为何大多选择不生育?生育二孩的家庭过得好吗?

■ 生育观念:
80后年轻父母认同“三口之家”
    经走访,由于我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宣传普及,造成了80后年轻父母生育观念改变是“单独两孩”申请比例不高的一个原因。身为警察的王女士告诉记者,现在的80后父母觉得一家三口人最合适,这样的生育观念无形之中就阻止了他们要二孩的想法。“据我了解,身边的朋友至少有七八户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不生二孩。”
    “计划生育这一基本国策已经执行30余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也已颁布实施了10多年,加之景洪市对计划生育工作采取了“一票否决制”、“党政一把手负责制”等较为强硬的措施,在绝大部分育龄人群中形成了一定的思维定势。”市人口计生局工作人员这样介绍。

■ 经济压力:
“生二孩?那我就骑一辈子自行车吧!”
    据走访,影响独生子女夫妇是否生育二孩的最主要因素是经济原因。不少年轻父母表示,养育孩子的成本太高,如果生了二孩,生活压力将进一步加重。
    家住花伴里小区的何女士是上班族,儿子今年9岁,36岁的她是独生女,她家符合政策,可她和丈夫的想法是“不想生”。因为养孩子的成本太高了,现在孩子上着两个培训班,平时周末短途游、假期旅游……每个月花在孩子身上的费用达二三千元。
    “坚决不生二孩!”家住孔雀湖社区张女士的回答言简意赅,她说生二孩要担负的经济压力太大了,让她不敢想象。“我和老公都是普通公务员,现在养一个孩子刚凑合,如果再养一个的话,两个孩子的吃穿以及上学花销太大了。”张女士很感慨地告诉记者,她现在很想攒钱买一辆汽车,要是再生二孩,买汽车的计划就泡汤了,“那我只有骑一辈子自行车了!”

■ 精力成本:
“生二孩之后,和对方吵架的精力都没有了”
    记者还发现,除了经济压力,带孩子耗费的精力成本也让很多年轻父母选择放弃生二孩。
    “如果不是男方家长硬要生二孩,我才不会要。”已有一个女孩的张露告诉记者,男方家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听说可以生二孩,反复做工作让她生第二个孩子。虽然婆婆帮着带孩子,但作为母亲还是有很多事要亲力亲为。“没有孩子之前,有点气还能给老公撒撒,现在连吵架的精力都没有了。”张露坦言,养两个孩子太耗费精力。
    在一些人眼里,张露这种情况还是属于“身在福中不知福”。在大兴量贩工作的赵女士告诉记者,由于她的父母都在外地,如果生二孩肯定还得自己带。“再生一个孩子虽然会很愉快,但我不希望带孩子耗费了全部精力,我还想为了事业努力闯一闯。”赵女士说。
    记者了解到,不少年轻父母为避免耗费过多精力曾想过雇保姆,但哪怕每月不下2000元的费用,他们还找不到人帮忙。“雇保姆一个月就是2000元钱,我现在一个月不过3000元左右,如果要孩子,我只能辞职领孩子,到时候全家就靠老公一个人挣钱,生活品质完全不敢想象。”市民李女士说,现在的年轻人对生活质量要求很高,如果不能给孩子提供充分发展的环境,他们宁愿不要。
    除了生育观念、经济压力、精力成本等因素促使年轻父母放弃生二孩外。记者还发现,有部分符合政策条件的年轻父母之所以打算暂时不生二孩,是考虑到明年是农历羊年。老一辈对于“羊娃命不好”的认知心理让不少年轻夫妇选择再等一年要二孩。“虽然知道这是迷信说法,但老人都这么说,反正我也才30岁,可以再等等。”交警张女士笑着告诉记者。
       
■ 生育二孩:
不后悔选择  高兴大于压力
    与上述人群不同的一群人则认为自己是“单独两孩”的受益者,直言“不后悔当初决定要二孩的决定,现在很开心,非常拥护这项政策。”
    在西双版纳国际机场上班的小李今年28岁,有一个2岁多的女儿,丈夫是公务员。去年5月意外怀孕后,曾一度担心办不到生育证而想终止怀孕,但在景洪市人口与计划生育局工作人员政策宣传和热心服务下,夫妇两人决定生下孩子。“虽然还是有经济压力较大、养两个孩子精力不够等问题,但还是高兴大过压力,毕竟一个孩子太孤单了,以后一个孩子为4个老人养老压力太大了。”还有20多天就到预产期了,小李声称已做好了再次当妈妈的准备。
    景洪市橄榄坝农场阳光生产队三居民小组的计划生育信息员熊艳芳,34岁的她抱着5个多月的儿子,幸福之情溢于言表。“从小就羡慕别人有哥哥姐姐,觉得身为独生女的自己很孤单,所以很早就有要二孩的想法,现在政策有了,就更没有后顾之忧了。”熊艳芳介绍,她家做着小本生意,还有一些橡胶树,所以养育孩子的压力不大,又有老人帮忙,也不算太累。“今年4岁多的大儿子,一开始担心我不再爱他有点抵触,后来孩子也慢慢放心,现在很爱他弟弟。”在附近几个生产队,适龄夫妇大都欢迎“单独两孩”政策,表示只要有政策,钱、精力等都可以克服。“仅我们生产队,就已经生了两个二孩了,还有八九个今年生呢。”熊艳芳快言快语。
       
■ 服务部门:
生育率应该会稳定增长
    国家和云南省“单独两孩”政策相关文件出台后,景洪市就将该项工作提上日程。及时对全市 “单独夫妇”进行摸底,启动建立“单独夫妇”信息库工作,对“单独夫妇”信息进行统计、核查、录入。目前,全市“单独夫妇”信息库在库3230对。对市、乡、村计生工作人员进行业务培训,确保熟练掌握“单独两孩”的政策依据、对象、条件、申报材料、申报程序。采取各种渠道进行大力宣传。同时,通过全程代办、便民中心计划生育服务窗口办理等办法,为“单独夫妇”提供“人性化”的服务,有力地推进了“单独两孩”政策的落实。
    据悉,景洪市共有辖区10个乡镇、1个街道办、5个农场管委会、2区(西双版纳旅游度假区、景洪工业园区)、西双版纳监狱等19个单位,在已申请办理“单独两孩”再生育《生育服务证》的夫妇中,女方年龄最小的25岁,最大的41岁,30岁到36岁的较多,占申请家庭的62%;城镇人口集聚的景洪城区、各农场管委会占申请家庭的83%。
    “作为计生管理职能部门,我们除了做好政策宣传解释落实工作外,主要就是提供方便、快捷、人性化的服务。因为生育观念、生活压力、工作压力等种种原因,大部分年轻夫妇对生育二孩望而却步,全市未发生扎堆办证、生育的情况,‘单独两孩’政策的实施对景洪市的人口出生率、计划生育率、人口自然增长率、新出生婴儿性别比等的影响几乎为零。但是,随着这一政策的逐步推行和经济发展,‘单独两孩’的出生率应该会稳定增长。”景洪市人口与计划生育局负责人这样说。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