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澜沧江穿越湄公河

———写在跨国首航的日子里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1年12月03日 00:00

□ 边八哥

清晨,迎着初升的太阳,站在澜沧江边,远眺着金波闪闪的江面,目送着鸣笛远航的大轮小船,我的心仿佛也开始了一次远航。记忆之中,清晰地跳出了19年前,“版纳号”大型旅游客船破浪而行,沿澜沧江穿越湄公河,跨国首航的一幅幅情景。

时间定格在1992年8月12日清晨。

景洪码头披红挂彩,人流如潮。

“版纳号”游船,在一片震耳的爆竹声中,拉响了雄壮高昂的汽笛,冲散披在澜沧江江面上的一层淡淡雾纱,开始了这次具有深远意义的跨国首航。

放眼望去,澜沧江两岸的景色仿佛从古远缥缈的梦境中走来,摇撼船上游人们无法按捺的心旌,使人沐入非现实的梦幻之中,撩拨起滚滚的情愫。而对于我来说,江两岸的景色是那么熟悉,但感受却与平常不一样。

一阵汽笛声,把我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航行一个多小时后,船停靠在橄榄坝码头。早己等候在江边的边防武警官兵,为简化出境手续,方便游客,临时把签证验证点设置在这里。

验证完毕,“版纳号”继续航行。两岸风光秀丽、景色宜人,自不必说,仅那一片片看不穿、望不透的层层原始森林,就足以勾起船上游人诸多遐想和万分思绪。

“瞧!界桩!”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刹时,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一同被吸引了过去。

虽然船行江中,但仍然依稀可见1992年2月,中老缅三国勘界时重新竖立的“244”号界桩。这里是西双版纳州勐腊县的南腊河,汇入澜沧江的入口处,因地处中老缅三国边界交汇处,故称“绿三角”,距离景洪有121.2公里。

从这里起,“版纳号”开始跨出了国门,船的右面是缅甸的国土,左面是老挝的国土。我和船上的80多位游客算是出了国,当上了“老外”,心里感觉确实不一样。虽然看上去山还是一样的山,水还是一样的水,但我们的国土毕竟离我们渐渐远了。

当天下午,“版纳号”停靠在老挝边境的一个村寨———景枪(译音)。时间尚早,为什么就停下不走了呢?一打听,原来前面就是险滩河段,船员们对此不太熟悉。

为了确保这次跨国首航的安全,随行护航的“航峰号”拖船,明天将先行探道。

景枪,是一个只有38户人家的傣家村寨。距离景洪有173.6公里。也许是天气异常炎热的缘故,这里的村民们无论男女老少,大多赤裸裸地光着上身,看上去让人挺不习惯的。

我用傣语完全能与村民们进行对话和交流。语言一通,彼此的距离就缩短了。据说,他们大部分是1958年从景洪县大勐龙搬迁来的,少部分却是从缅甸搬迁来的。这个村寨虽然很穷,但景色迷人,民风纯朴,寨里椰子树很多,只要一公斤盐巴就能换回10多个饱满硕大的新鲜椰子。难怪船上的游客都争先恐后地去抢购。

寨子周围,森林密布,树木葱葱。距离寨子200米左右的山箐中,还建有一座古老的佛塔。

跨国首航是带着冒险性的探索。

从景洪码头至国境“244”号界碑南腊河“绿三角”的121.4公里,其江段河道己经清理,属六级航道,可以安全通行。

进入湄公河后,沿岸的自然景观同样是绚丽迷人的。清晨,河面上披着一块淡淡的雾纱,散发出原始森林中恬雅温馨的气息,犹如一位多情文静的少女;傍晚,水波里顶一层金灿灿的霞光,牵引着落日下红艳艳的思绪,就像一位敞开情怀的母亲。沿江两岸的山,森林密布,藤蔓交织,充满野趣,放眼望去皆风景。然而,水道上却处处埋伏着危险,隐藏着“杀机”。沿途险滩重重,礁石林立,水流复杂多变,使“版纳号”游船在这次跨国首航中,时时处惊遇险。我不由随口说道:“这真有些冒险旅游的味道”。

8月13日上午,“版纳号”航行没多一会,便在帕堆下滩附近抛锚了。“航峰号”则继续先行探道。

船队为何如此谨慎?原来帕堆下滩是湄公河上最有名的险滩,呈S型,流速达8—10米/秒,河宽仅45米。40多年前,法国人驾驶着一艘快艇,从金三角逆流而上,想一直行驶到中国西双版纳。但来到这里后,被吓得掉头返航了。

帕堆下滩“最险”确非夸张之说。只见江面上处处是呲牙咧嘴的嶙峋怪石,巨大的旋涡一个接一个,搅得“版纳号”摇摇晃晃,船头撞出几米高的巨浪,船身被激流冲得“澎澎”作响。

快到最险河段时,船上广播呼叫:“船将经过险滩,请各位船员各就各位,请各位旅客进舱房……。”

30名船员各守岗位,准备与巨浪搏斗。船长亲自坐阵驾船,只见他脱去衣裳,赤膊掌舵,双眼紧盯航道;旁边的大副则在飞快地画着滩图。“S”型险滩到了,船被迫缓缓靠右驶进。突然,汹涌的激流将船甩入左边,庞大的“版纳号”也随之向左急剧倾斜,船上顿时发出一片尖叫声。船长则冷静地将液压舵稳稳掌住,轰然一声猛加油门,排烟囱喷出浓浓的黑烟,船也急速冲出了激流漩涡,将几米高的浪花甩在船身两旁。

“好极了!真棒!”……船内顿时爆发出惊喜的欢叫声和一片掌声,船长将船舵让给另外的舵手,一把将额头上的汗珠甩进江里,嘴里连声说“好险!好险!……”双眼却闪烁着喜悦的泪花。

闯过帕堆险滩后,船员们都清楚,前面还有许许多多的险滩在等着呢!后来,“版纳号”之所以用4天时间才走完480多公里的航程抵达会晒,就是因为险滩太多,边走边测,边测边走。

当天下午“版纳号”停靠在老挝的班相果。这是我们进入老挝后的第一个报关签证口岸,属于南塔省管辖,距离景洪285公里。口岸除设有海关、检查站等工作机构外,还盖有一些简易的货棚和住房,有少数几户边民居住。

班相果口岸的对面是缅甸,河岸边竖有一根红色的铁杆,铁杆顶是立体的圆球造型,大概象征着地球,令人感到很新奇。

傍晚,闻讯“版纳号”号游船靠岸后,老挝边民纷纷前来观望。缅甸边民也从对岸划着一叶小舟,装满各种热带瓜果和农副产品,向船上游客推销。

这是一个和睦宁静的边界,又是一个封闭落后的边界。

“版纳号”快接近金三角河段时,流水己开始平缓。江面很宽,风光极美。河两岸己出现宽阔的坝子。据说,抗日战争时期,缅甸这边的岸上还有中国远征军修建的简易机场。只可惜随着岁月的流逝,这里己被成片成片的茅草所淹没。

在距离金三角近20公里的地方,“版纳号”拉响了汽笛,准备停靠在老挝国土上的一个叫孟莫的村寨吃午饭。对岸是缅甸的村镇万奔,缅军在对天鸣枪,示意让我们的船只靠过去,希望能够停靠在他们的国界上。

这时我刚好来到船头,借用船长的望远镜看得真切:缅方国土上,一群群荷枪实弹的缅军士兵,纷纷扯着嗓子吼着叫着向我们招手。

不一会“版纳号”便停靠在老挝的孟莫。这是一个看上去有几百户人家的大村寨,属老挝波乔省管辖。一路上负责办理我们全船游客和船员入关签证手续的几位工作人员,从“版纳号”船舱中抱起几箱啤酒、饮料和罐头之类的礼品,又前往老挝海关、检查站去了。连这道关口算的话,一路上我们己经通过了四道关口,每次都这么“意思”一下,办手续倒挺顺畅的。

“版纳号”游船经过三天的航行,于8月14日中午进入举世闻名的金三角水域。

沿途狂暴不羁、奔流咆哮的江水在这里变得一平如镜,脉脉含情。宽阔的江面足有500米,平缓的水面似乎让人感到没有流动。老实说,“版纳号”游船这次跨国首航,船上的80多位游客,大多是被这神秘的金三角吸引来的。

站在船上远远望去,金三角如同一个隐藏在山野之中的秘宫,又像一位披着面纱的娇羞美人。虽说船只没有在这里靠岸,让大家去步入那诱人的秘宫,去揭开她那神秘的面纱,但“版纳号”游船渐渐靠近后,金三角沿岸的景观和建筑却清晰可见。

悬挂着五星红旗的“版纳号”和“航峰号”,缓缓进入金三角水域中心地带后,就像天外来客突然降临,立刻轰动了岸上的人。人们纷纷从房里跑出来看,无论是蓝眼睛、黄头发,还是黑皮肤、高鼻梁等东、西方旅游者以至旅店餐厅的老板、招待员都从屋里跑出来看。河中乘快艇游览的各国旅游者,还把船驶近我们,取出相机不停地拍照;岸上的女招待和女顾客,有的手担着端盘、有的擎着高脚酒杯,不断地向我们做着飞吻,冲我们友善地笑着。

这盛大的观瞻与欢迎场面,使首次闯入这片陌生之地的我们感到无比的自豪!

“版纳号”游船缓缓离开金三角时,船上游客和船员,几乎都不约而同地向岸上人群挥手致意。过了金三角水域后不久,船长吩咐身旁的几位船员道:“去餐厅准备一点食品,前面就要过根扒帕滩了。那附近有老挝的一座公主墓。我们要祭祀一下,这是湄公河上所有行船人约定俗成的规矩”。

不一会,船员们用盘子端了一盘酒肉饭菜上来,然后恭恭敬敬地全部倒进了奔流的湄公河里。船长说:“随乡入俗嘛,这一带的船员都认为这样能保佑我们的船员航行平安……”

8月15日,“版纳号”游船终于抵达这次跨国首航的目的地———老挝波乔省省会会晒县。单边航程483.6公里。

会晒码头虽然比较简易,但岸边的房屋建筑却小巧新颖,漂亮别致。对岸是泰国清菜府的清孔县,隔江仍隐隐可见岸上一幢幢漂亮的房屋。夕阳下,会晒码头仿佛渡上了一层金,湄公河里波光闪耀,一艘艘渡江的小船来回穿梭,显得十分繁忙和热闹。

“版纳号”在会晒停靠四天后,就要返航回国了。

8月19日上午,“版纳号”缓缓航行于相隔在老挝会晒与泰国清孔之间的湄公河上。船上高音喇叭,反复传出翻译用老语、泰语播讲的《告别致谢词》。河两岸人群如潮,纷纷向我们挥手致意。

“版纳号”走远了,两岸人群渐渐消逝在视野里……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