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业的妈妈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1年09月02日 00:00

勐腊县一小五年级(4)班 自麒然

生活中有一种非常敬业的人,因为敬业,甚至淡忘了家人。我家就有一个这样的人。

我家的这个人是名女子,34岁,中等身材,是名初中教师,她就是我的妈妈。因为是初中教师,而且是班主任,所以上晚自习是家常便饭,每天晚上一到七点半,无论刮风下雨,她就立马打开家门,穿上那双紫色的高跟鞋,匆匆赶到校园……

她陪我的时间很少,一天几乎只有两三个小时。渐渐的,我发现我和她的话越来越少,矛盾越来越多,我们成了两个熟悉的“陌生人”。有时候,她也会在我面前笑,笑起来的小酒窝很美。有时她会对着镜子“臭美”,我就开玩笑打击她的自信心。她不但不放弃,还严厉地反击我,通常这时,我们就会争吵起来。

一天,爸爸外出应酬,天黑了还没回来,妈妈只好带我到学校的办公室。去学校的路上,她一声不吭,我只好默默地跟在后面走着,街道上的几个行人奇怪地打量着我们。学校的大门旁有两盏老街灯,发出昏暗的光。她把我送到办公室,随手丢给我一本名著,就转身到教室去了。我翻了翻,实在提不起兴趣。放下书,想起了放学时的情景:放学时,同学们一窝蜂地涌出校门,来接他们的几乎都是妈妈,校门旁边的杂货店里,会看到小孩子牵着妈妈的手,要这要那的。而我妈妈从来没有接过我,连家长会也只参加过一次,其他同学的家长都几乎不认识她。一次,她牵着我的手上街,半路上遇到同学的家长和我打招呼,妈妈却不认识……

一阵脚步声把我从回想中拉了回来,原来是爸爸来接我了,我赶忙拥到爸爸怀里。在经过妈妈的教室时,我看见她正在聚精会神地辅导学生,目光亲切而温柔,仿佛那些学生是她的孩子。

妈妈身体弱,容易生病。一天,她又生病了,在我们的劝阻下,她没有去上课。不过,躺在床上她也不安分,嘴里念叨着学生的名字,用纤弱的双手不停地按着手机上的数字键,动作缓慢而笨拙,嘀嘀咕咕了好一阵子才睡去。

妈妈为工作所付出的一切,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其实她是个好妈妈,她把学生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