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回故乡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1年04月02日 00:00

□ 钱永广

每年的清明,我是一定要回故乡的。今年清明又将到,我人还未进村口,从空气中就嗅出了烧纸的味道,一堆堆火,看上去像一个个着地的红灯笼在凉风中摇曳,到处都弥漫出浓重的祭奠氛围。

走进村口的坟地,映入眼帘的就是爷爷、奶奶和父亲的墓地。突然,我看到年近70岁的母亲正蹲在坟前独自焚烧着纸钱。这样的日子,我能想像母亲的心里对逝去的亲人有着怎样深切的怀念。恍惚中,我停止了脚步,为母亲深深地沉浸在属于她自己的世界里而静默。我想那回忆里有她过去的欢乐和年老的痛苦,有深深的挚爱和久久怀念的岁月。

岁月无情,站在我面前的母亲已是白发苍苍了。现在的母亲,多像多年前的奶奶啊。爷爷去世后,奶奶也喜欢到墓地走一走。我还记得,很多年前,奶奶带我和弟弟一起去祖坟焚烧纸钱,我们兄弟俩把烧纸钱当作一种快乐,却不知道其真正的含义是对亲人的追思。在坟前,玩累的我们竟天真地问奶奶,祖上的墓碑可坐得?奶奶说,当然能,那是逝去的亲人的家,有一天也会成为奶奶的家。

等到爷爷奶奶去世后,我渐渐明白,有一天坟墓也会成为我们所有人的家,这是生死规律,就像季节交替,谁也无法改变,谁也不能幸免。奶奶说这话时,我没有感到悲伤,爷爷奶奶去世了、父亲也去世了……我忽然感到这句话的悲凉。就像现在,我看着烟霭中的母亲,想到总有一天,深爱着我的母亲也将离去,我就想走过去,轻轻地抱住母亲,就像小时候母亲抱我一样,亲一亲她苍老的脸,告诉她,清明我还乡了,我回来为祖坟焚烧纸钱了……

在清明的哀思中,我不愿惊扰母亲的世界,只是定定地立在原地,默默地想,一个人的生命是脆弱而短暂的,在岁月的长河里,人的生命就像清明节里焚烧纸钱的烟灰,很快就会灰飞烟灭。但人类的生命是坚韧的,无数个生命紧紧相连,一个生命逝去了,新的生命还将持续,而活着的人,总会为逝去的生命而充满怀念。我想到了195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拉各维斯的诗句:所有都存在,惟独没有我/所有都依然存在,草地间雨的芬芳/仍如我记忆,树丛间的风声/云的飞翔,人类心灵的骚动/惟有我心的骚动不再存在。

母亲不知道拉各维斯,但只要一踏上故土,我就会想起这句诗,就会涌起“清明须还乡”和“还乡须断肠”的感触。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