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诚丹心献农村[图]

——记勐腊县象明彝族乡新农村工作队队长、党委副书记何树平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0年11月30日 00:00

本报通讯员/吴东海

何树平话不多,在部队14年的军旅生涯他喜欢说:“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2000年8月,何树平转业到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工作,他把这句话改版为:“我是组织一个兵,哪里需要哪里去。”

何树平分别于2007年和2009年,受省委号召与选派,从单位抽调到勐海县勐混镇和勐腊县象明乡担任第一批、第三批新农村工作建设工作指导员,被省、州、县三级党委、政府授予“优秀指导员”称号。2009年8月被云南省委选为全省新农村建设工作指导员代表,参加全省新农村建设会议并做交流发言,从他的口中流传出一条被广为认同的指导员文件外标准:“走村串寨狗不咬,家家户户请饭吃。”

2010年3月,他留在了勐腊县象明彝族乡,成为了云南省第四批工作队新农村建设工作队指导员、工作队队长、兼象明彝族乡党委副书记。并请求参加2011的第五届指导员工作。迄今,何树平成为了云南省新农村建设工作队历史上抽调次数最多、连续任职时间最长、获取荣誉最多的工作队指导员。

历经3年半的新农村建设工作,何树平又真挚地改版了“把驻地当故乡,把人民当父母”这句话,他说他自从来到农村,已经“把农村当家乡,把农民当父母”了。这样的赤诚表述,质朴而感人至深。

★ 做一块铺路石,把自己镶进新农村建设的康庄大道。

在勐腊县象明乡的锡空彝寨和象山苗寨两个村民小组出村进镇的咽喉要道上,纸厂河如天堑般阻隔了村民们的生产生活出行,旱季拖拉机尚可经河床喘息着通过,一到雨季,只有靠人力背运艰难地在临时搭起来的小木桥上冒险通行,多名村民因此落水出险至身亡。

“过这座桥的人都会想想我们的何指导,是他苦口婆心说服我们两个寨子的人,带领大家一起修的。没有他,我们两个村的人还得在沟沟里爬行着呢。”锡空村的一位彝族老人动情地说。这座名为“锡空”的钢筋水泥桥全长12米,宽3.5米,跨度达6米,高3米。桥修好后,为了整体美化村容村貌,何树平建议大家从桥头又延伸修建了长140米、宽4米的进村道路。这桥这路的施工过程,何树平至始至终和村民们战斗在一线工地。投工投劳的苗寨和彝寨村民被他感动得没人去计较哪家出工多,哪家出料少了,他把两个寨子的人捏成了一家人。

何树平热衷于建桥修路,他戏谑地说:“我愿意当块铺路石,把自己埋进去都心甘情愿。”大河边村民小组与乡镇府仅一河之隔,进村的路晴天尘满天,雨天泥满地,村容村貌明显落后。何树平进村调研后便组织村干部规划设计,自己上下联络,多方协调,筹措资金2万元,水泥150吨,发动群众投工投劳修成长1公里,宽6米,厚度达30公分的水泥路,并把绿化工作一起完成。这条路已经成为象明乡干部群众环河休闲的一条景观大道。

“何指导,欢迎你回家!”勐海县勐混乡曼蚌村委会广别老寨的哈尼族村民们打出了这样的标语。10月29日,何树平回到2007年工作过的地方去走访调研,广别老寨的哈尼同胞在寨门前摆开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大家穿上节日的盛装,男的敲锣打鼓,女的捣敲竹筒跳起舞,用他们古老而隆重的民族礼仪迎接当年的何指导回家。那年,何树平在这里为村民们协调了水泥200吨,资金41万元,修了11公里的路,把一个老寨建成了独具民族特色的花园式哈尼新村。

村干部们陪着何树平重走了整个寨子,边走边聊起当年修路的艰辛与快乐。告别之时,大家把何树平送到寨门,用一杯浓烈的米酒和他告别,依依不舍地叮嘱他要常回家看看。

★ 修一条引水渠,引来清泉让彝山500亩荒地变良田。

象明彝族乡位于勐腊县的最北部,沟壑纵横,地广人稀,村寨分散,交通滞后,信息闭塞,是条件较为艰苦的乡。象明乡曼庄村下属的大河边和锡空两个彝寨依曼庄大河而居,共有良田500多亩,是象明乡名副其实的粮仓。田地的灌溉用水主要通过已经废弃的象明水电站引水发电沟渠提供。2007年,这条承载2个村84个家庭口粮田灌溉的沟渠因为山体滑坡多处塌方崩溃,清澈的河水断流了。

世代把田土当命根子的农民们心急如焚,多次找到乡政府要求上级帮助修复沟渠,因为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面临无法播种与收获。乡政府积极申报项目,请求上级支援,因为沟渠灌溉田亩少,工程量不达标而使项目申报流产。当时乡级财政紧张,修复工程便一直搁置。两个寨子的村民误以为乡政府不作为,因此还发生过激行为,致使党群关系、干群关系一度紧张。2008年,两个寨子的500多亩良田搁成了荒地,两寨村民颗粒无收。

何树平2009年2月驻村后不久,得知此事后便实地调研,测量后发现沟渠长约4公里,宽1米,如果修复,村民可增加粮食62.4万斤,增收72.38万元,并且能从根本上解决84户农户的粮食供应问题和生活用水,可节约水费5万余元。但修复所需经费至少要26万元,当时分文没有着落。

看到村民们焦急盼望的眼神,眼看春耕播种就要到来。何树平二话没说打起背包就住进寨子,当晚便组织干部召开群众大会,第二天便组织村民投工投劳自己动手清淤着手修复沟渠。当晚,何树平通过电话不停地向多个部门请求支援,他的行动首先得到他的派出单位中科院西双版纳植物园认可,第一时间送了急需的水泥110吨,陆续从县农委办、扶贫办和象明乡政府得到了部分钱物的保障。

水泥和资金到位了,两个彝寨的村民似乎看到丰收的希望,于是人不分南北,地不分东西,上至70岁的老人,下至13岁的学生,大家争先恐后苦战在修复沟渠的第一线,工地现场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主动参加施工投劳的70岁彝族老人彭祖全和白阿才感动地说:“这样的场面还是毛主席时代有过,当年的共产党员又回来彝寨了。何指导就是共产党派来的,他和我们彝族同胞在一起。修好这条沟,我们好好的田土就不会再荒废了。”

40多天的的苦战,群众投工投劳3491个,挖运土石6215立方米,沟渠 修通竣工放水的那天,整个彝乡被劳累后的快乐醉成了节日般的欢腾。彝家自办的庆功酒宴上,大家却没有找到何树平。他累了,悄悄地躲进招待所关上手机,幸福地睡了个痛快觉。

★ 捧一颗赤诚心,以党员的名义把农民当自己的双亲。

“我把农村当家乡,把农民当父母。组织派我来农村,我带着一颗心来,当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哪有儿子看到父母受苦受难不心疼的?共产党员不为百姓排忧解难有如儿女不讲孝道。”朴实的何树平说出了动情的话。

在走村串寨的过程中,何树平吃的是“百家饭”,谈的是“大家的事”,做的是“实事和好事”,送去的是“惠民的政府富民的经”。不到3年的新农村指导员经历,何树平深入村寨走访农户800余次,6900余人次,组织召开群众大会、村组会议和上党课280多堂次,成功调解纠纷40余起。

今年4月,在象明乡一个叫纳竜坝的傣族寨子里,他调研时得知这里的村民饮用水出现危机,4年前寨子里修的自来水管被酸性的自来水严重锈穿,烧水的壶结起了厚厚的水垢,数十人得了各种结石病。何树平深知水源危机事关百姓生命健康,顿时坐卧不安,他决定一刻也耽搁不起,全力为傣族村民们寻找安全水源。

何树平在一位老猎人的带领下,不顾大雨倾盆,忍着脚板被竹刺刺伤的疼痛,花了3天时间,终于在3公里以外一个人迹罕至的山洞里找到清洁的水源。当即发动群众投工投劳,自备沙子石头。他忙着回到中科院西双版纳植物园找“娘家”要支援,单位为此发动党员集资3万多元特殊党费,购买了自来水管4000多米,水龙头26个,引来了甘甜的清泉进到全寨的傣家竹楼。从此,纳竜坝的傣族村民远离了结石水的危害,并且家家户户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

扶危助弱,不放下一个困难中的农民是何树平心中的一杆秤。在大河边彝寨的进村公路修建过程中,牵系到一位残疾人彭琼仙房屋整体搬迁,何树平苦口婆心说服全村人集募资金9000元,全村投劳100多个,为这位住了几十年破房子的残疾老人修建了80平方米的新房一栋。此举感动了老人,美化了村寨,和谐了群众关系。彭琼仙见人就说:“何指导是个菩萨心肠,他公道正派,一心为了大家着想。”

山寨的孩子苦,出路少,何树平走村串寨的过程中深有感触。怎样为孩子们的教育做点什么?他一直在纠结着。一个偶然的机会,何树平认识了中央美术学院的一位领导,争取到了一个难得对口支援政策。中央美院每年对象明乡倚邦村考取大学的学生补助3000元、中专生补助1500元、高中生补助500元。同时,何树平还推荐了有美术天赋的罗娟娟同学作为学院未来候考人才重点培养,经考察后,中央美院指派了教授专门定时培训。大家都说,彝乡很快要飞出一只金凤凰了。

谦虚的何树平喜欢说实在的话:“一个做事的是不会看成绩的,成绩离不开组织的支持和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离不开村民的信任和社会对新农村建设工作的支持。我做什么都当给家里做,给父母做。我去争取来的钱和物都是每个单位、社会上的好心人给的,不是我自己的,我只是在传递党的温暖和社会的爱心而已。”

何树平自己有个幸福的家,他的妻子独自带着他那对可爱的宝贝双胞胎生活在昆明。舍了小家顾大家,何树平似乎对这样的话题很敏感,只见愧疚之情写满脸庞。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4402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