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纳春秋(8)

韩声雄 周光荣/著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09年09月18日 00:00

西双版纳宣慰刀正一家,高大宽敞雄伟的竹楼,漆着朱红颜色、粗大的楠木柱子,显示出召片领的皇家气魄。院子里,有一棵上百年历史的大叶榕根深叶茂,主干要三四个人才围得过来,虬须盘旋,气生根倒挂,足足占了半亩地还多。每一代的召片领都很看重这颗树,认为是他一家洪福齐天,永不衰败的象征。泰国国王送的两棵鸡蛋花树上的鸡蛋花开得正艳,高高的椰子树、槟榔树傲然挺立,串串香蕉拖到了地,满院的花草开得正艳。四周的竹篱笆墙上,叶子花、炮杖花布满墙头,缅桂花、蔷薇花、茉莉花、桅子花散发出阵阵幽香。这时,刀正一正在为一棵长红黄白三种颜色的叶子花浇水。宣慰府大卡真、总管刀桂汉匆匆地闯进来说:“宣慰,不好了,召仁信被国民党县政府抓起来了。”

   刀正一一惊,手中的竹水瓢差一点掉在地上:“这是怎么回事?”

   刀桂汉回答:“马拂江要派夫派款,召仁信顶着不派。”

   刀正一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这些汉人啊,五荒六月的,还派什么夫款,这分明是拿我们傣家不当人么。可是话又说回来,召仁信也太刚了一点。鸡蛋碰石头,明摆着是要吃亏的么。”

   刀桂汉着急地说:“宣慰,不管怎么说,召仁信也是为了我们傣家人,还是救人要紧呵。”

   刀正一沉呤半晌,说:“这样吧,你赶快召集议事庭开会,大家想想办法,先把人救出来再说。马拂江此举还不是要钱。动员大家把积蓄拿点出来。”

  在国民党军统派驻93师参谋团总部。刀正统的女婿、参谋团少校副官柴一凡正在求坐在竹躺椅里看书的参谋团专员左贤书:“专员,你怕还是要出出面,救一下召仁信。不救,我在二宣慰刀正统和刀桂兰那里就过不了关。再说国民党和少数民族的关系搞得太僵并不好呵。”

   左贤书慢条斯理地放下书,摘下眼镜,声音低沉却异常有力地说:“柴副官,儿女情长可不好啊。不要忘记你的身分。我们明是93师的参谋团,实际是国民党军统。我们的任务是把各方面的情报搞到手,向戴老板报告。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要掺和进去。不要慌,让他们先较量较量。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在93师驻地,师长吕全国和长得白白净净,像文弱书生、外柔内刚的少校营长曾宪伟等也在议论这件事。

   曾宪伟:“司令,马拂江这样做一定会激起民变的。”

吕全国没好气地说:“这个老吸血鬼,还不是为了榨钱。他这样做,对党国的声誉影响太大了,现在是民怨沸腾。这样也好,让他自己滚进汤锅,免得我们动手。到时候再重新找一个与我们合心的。” 

   在召仁信原来的封地勐棒坝佛寺广场的大榕树下,小和尚丙掌正在练武。岩光和岩海罕等一些农民正在议论。显然已经商量很长时间了,毛合烟的烟头满地都是。

   丙掌练完一趟大刀,见还没有商量出个结果,气愤得磨拳擦掌:“召景哈是为我们老百姓才被抓的,我们一定要把他救出来。我看,干脆杀到县衙门,强迫县太爷交人。不交就杀了他。”

   岩光是那种农民中绝顶聪明的人,除当过几年和尚、学佛经外,没有读过别的什么书。可是,傣族的贝叶经和叙事长诗他不仅能看而且很多能背下来,还会因时因地编出来传唱,是当地农民中有名的章哈。听了丙掌的话,岩光摇摇头说:“别急燥,不要随便点燃红色火把。狭窄的路要慢走,摇晃的桥要轻过。年轻人不能那样莽撞。这样干不但救不出人,我们还要吃亏。”

   丙掌急了,搓着手说:“哎呀,这样商量来商量去,商量到哪个时候啊?”

   岩光看了大家一眼,说:“我有一个主意,不知道行得通行不通。”岩光与丙掌的父亲耳语一阵后说:“这样吧,我和岩海罕一起去找陆明聪校长出出主意。”

   这时,在小勐养小学校的操场上,年纪约二十四、五岁、四方脸的小勐养小学校长、勐养乡乡长陆明聪和一些老师也在议论这件事。

在不熟悉的人看来,陆明聪是一个怪人。人们只知道他是红河石屏人,在建水读过高中,其它就不知道了,连他的家庭情况他都避而不谈。有一次,有一个同伴一再追问,他竟然发起火来。乍一看脸上冷冰冰的,始终紧皱的眉里使人觉得似乎内心隐藏着什么难以告人的秘密,令人猜不透。陆明聪平时沉默寡言,说话慢声细语,偶尔还带点红河腔,内心却炽热燃烧,有时眼睛会喷火。别看他脾气“怪”,但他对工作却异常认真负责,对同事对乡亲异常诚恳。正因为这样,来了两三年,大家就推选他为小学校长。今年年初,他被小勐养乡土司刀万宗看中,准备招他为女婿,他执意不肯。最后刀万宗向召片领推举他为小勐养乡乡长。

陆明聪是一个沉稳老练的慢性子人,但凡遇到事,不经过深思熟虑,他是不轻易开口的。可能是长期教书养成的习惯,说话也是像给学生讲课似的。这不,大家都在义愤填膺地议论时,他一言不发,双眉越皱越紧。等大家都议论得差不多了,他才慢吞吞地一字一句但又异常明确地说:“很明显,马拂江是在杀鸡给猴子看。”

   旁边的一位老师搭话说:“从历史上看,凡是能干点事的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借用民众的力量。”

陆明聪抬头望着天空,右手握成拳往左手心里一砸,慢慢地说:“我们也不能任人宰割,也要借此机会给他点颜色看看。”接着与刚才谈话那几个教师附耳低言。

正在这时,岩光等到来,大家都喜出望外。陆明聪和老师们急忙上前迎接,一个老师与岩光双手一拍:“正说曹操,曹操就到。”岩光声言想找陆明聪老师谈点事。陆明聪就把岩光和岩海罕引到操场边的大榕树下,悄声谈起来。还未开口,陆明聪就知道是为召仁信的事来找他的。三个人就小声地秘谈起来。(8·未完待续)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