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雨林中的哨所[图]

□ 金达莱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09年04月30日 00:00

雨停了,天空如同被水洗过一样的清爽,满山的绿树翠竹显得格外诱人。每当这个时候,我又会想起我记忆中那个难忘的雨林中的哨所。

30多年前,父亲还在滇西南万山丛中一个叫尖山的边防营当教导员。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我还是一个顽皮的孩童的时候,曾和部队的电影队一起被几匹高大的军马驮着,渡过一条清澈见底的大江,穿过一片迷茫的原始森林到过尖山。

那是一个小得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地方,但却是一个通往境外的重要通道,同时又是一个鸟语花香,景色宜人的人间天堂。尖山哨所树多、花多、果多、鸟儿多,一年四季整座山都被杜鹃、山茶、桂花、樱花等各种野花点缀着,进入山谷就会闻到一种奇特的香味。果实成熟的季节,多依、樱桃、堂梨、椎栗、橄榄、无花果、山木瓜等各种甜的、酸的、苦的果子挂满枝头,就连那只有一人高的小灌木也结满了红的和黄的杨梅、黄泡(一种类似草莓的野果)。

每天晚饭后,我都会同战士们一道去哨所旁的山坡上听鸟鸣看鸟在树丛中觅食嬉戏。那些鸟儿大的有野鸡,白鹇,小的有拇指般大小的“滴滴雀”。画眉、百灵、山凫、八哥是百鸟合唱队的主角,它们叽叽喳喳的鸣唱着,高低大小不同的声音汇织成一曲动人的丛林大合唱。尤其是那些披着五彩霞衣的鹦鹉们还会模仿军号和战士们出操的口号声,逗得兵们哈哈大笑。那些鸟儿似乎懂得人们不会伤害它们,有的很自在地在林子里飞来飞;有的只顾埋头啄食;有的在枝头互相梳理着羽毛,不时地放声高歌一曲。许多年以后当我也成为一名军人的时候,我才体会到这观鸟、听鸟是长期在艰苦边防线上守护祖国边疆的士兵们难得的一种乐趣。

尖山哨所还有许多趣事,比如麂子会跑进炊事班的锅里,部队养的母猪在失踪一段时间后会带回一群浑身长满花斑的小猪回来。野鸡、白鹇会到部队的鸡窝里产蛋,岩羊会到部队的水池喝水,马鹿会到部队的菜园偷食……我和小伙伴们到山坡上摘黄泡,还时不时会抱回一只野兔或者一窝野鸡蛋。我还意外地得知,尖山哨所多雨潮湿,但没有人得风湿病、皮肤病的原因是经常有蛇钻到部队的饮水管内泡着,因为当地的老百姓也是用蛇来治这些病的。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尖山哨所的兵们虽然只能在没有雨水又没有霜冻的旱季种一点蔬菜,一两个月看不上一场电影,收到的是过期的书报和家信,但战士们却因为有大自然的厚爱,生活过得还算殷实。肉蛋可以自足,蔬菜不够就在巡逻路上采点野菜挖点竹笋,拣点木耳菌子。没有肥皂,他们会用皂角树的果皮洗衣服洗澡,皂角树的果皮有一种天然的芳香,用它洗澡特别舒服。尖山的主峰是一个旧的火山口,那里有很多我叫不出名的中草药,战士们在卫生队医生的指导下挖回来洗尽晒干备用,遇到季节变更疾病流行的时候,不论是干部战士还是家属小孩都要喝大锅药防病。

尖山留给我的记忆是美好的,也是难忘的。这个记忆如同尖山产的花蜜一样甜美。八十年代中期我还在部队时,曾经去过尖山一次。那时,尖山早已通了公路,茂密的原始雨林已不复存在,部队也不在那里驻防了。由于尖山有一种像水晶一样很稀有的矿石,开山采矿的炮声早把鸟儿们惊飞,破旧的老营区内只留下两座语录塔,我站在布满荒草只剩断垣残壁的旧营房前嘘嘘了半天。

“小伙子,你在过独立营?”一位放牛的老人看我难过的样子,关切地过来询问。

“在过,但是我小时候的事喽。”

“哦,现在什么都变完了,前几年来了些老板先是砍树后是挖矿,他们只认得挖矿找钱,树有没有、花有没有、鸟儿有没有、水有没有也不管。唉,钱都被老板背走啦,我们祖祖辈辈住在这山里的人还是穷。”老人一脸的惆怅。

“啊,我们在森林中出生,我们在森林中成长,森林给了我们生命,给了我们一切……没有森林就不会有水,没有水就不会有田,没有田就不会有粮,没有粮就没有人哟……”老人唱着古曲离去了 。

此时,我似乎明白了我们为什么离不开森林了。因为,人类最初是从森林中走出来的。森林孕育了人类,也孕育了人类文明。“树叶蔽身,摘果为食,钻木取火,构木为巢”,森林是孕育人类、孕育人类文明的家园。

然而,破坏森林给人类文明带来的悲剧,人类却没有很好地记取。在植物园游览时,我拜访过一位多年从事植物研究的专家。“由于森林大量被毁,已经使人类生存的地球出现了比以往任何问题都难以对付的生态危机,生态危机有可能成为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 老科学家非常气愤地指出。我大学的一位哲学老师讲的更加意味深长:“人类文明从砍倒第一棵树开始,到砍倒最后一棵树结束。”一位从千里戈壁归来的朋友对我说过:“只有在沙漠上,我们才真正体会到,每一棵草,每一棵树,都是人类不可缺少的宝贝”。

啊,尖山,我的尖山。我不只一次地在梦中到过你的怀抱,也不止一次地为你哭泣,为你祈祷。也许是我的虔诚感动了上苍。最近,我终于又听到了有关尖山的好消息:那里已被列为自然保护区,当年的老营区又进驻了部队,是一支专门管护森林的森林武警部队。尖山又开始铺上绿装,鸟儿们又回到了属于它的家园。在不久的将来,儿时尖山那树绿花红鸟鸣的美景将再次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