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往事

勐罕/范文武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06年07月11日 00:00

  世事更迭,日月如梭。转瞬之间,已进不惑之年,这时往事便会在脑海中翻录复制显现出来,有的模糊,有的清晰,令人感奋、惦念。

  小时候,由于父亲在城里工作,爷爷常常把我带在身边。我在爷爷的关爱中成长,爷爷在我童年的心中有一个高大的形象。听说在爷爷1岁多的时候,他的父亲(我的曾祖父)在一次为保护乡邻利益的战斗中,带领36位同宗同族的青壮汉子,为阻击一股流窜武装匪徒的袭击而拆桥坠河遇难。事后,父老乡亲为超度曾祖父的亡灵,把35盏水灯放进河流顺水而去,却有一盏逆水而上,乡邻们说:那是曾祖父不屈的灵魂。

  也许是秉承了曾祖父的血脉,爷爷也具有一种不屈的性格。听说爷爷20多岁的时候,寨子里发生瘟疫,爷爷为了帮助乡邻,竟然延误了对自己家人的救治,他的母亲、兄嫂等4人在半年内相继去世。爷爷一人昂然顶住,安葬死者,慰藉生者,毅然收留了他三哥三嫂死后留下的3个孤儿,并把他们抚养成人。

  爷爷的一生总是充满对他人的关爱与责任。从小耳濡目染,我自然也秉承了许多爷爷的性格。凡遇到难事,仿佛爷爷就站在我旁边,嘴里含着旱烟袋,咪咪地笑着鼓励我:“小伙,认真点,男子汉,敢负责。”

   1993年初,邓小平南巡谈话发表,中国大地再次掀起改革热潮,机关干部下海领办亏损企业,我以年轻人的一腔热血投身于这场改革,果断辞去农场党委秘书的职务,到一个长期亏损的企业实行风险抵押承包任厂长。

  为了弥补我经营管理知识的空白,我多次上门求助,请出已经离休在家多年的原橄榄坝农场财务科长耿德林同志任我的顾问。当时计划经济正向市场经济转型,鱼龙混杂,有的人乘机钻政策的空子,损公肥私,惟利是图。也有人劝我借自己承包之机浑水摸鱼,大捞一把。我与耿顾问谈及此事,有人插话说:“现在哪里还有好人,大家都在挖空心思牟利赚钱,不赚白不赚。”

  “不对,你这话不对!如果你认为大家都是坏人了,你还能做好人吗?要相信,从古至今,有许多好人在推动着社会的进步!”耿顾问义正辞严,滔滔不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虽然我们承包,但也有制度、法律。年轻人刚刚接触钱,特别要过好这一关。你们请我来,我就要为你们把好金钱关,把好人生观。”

  在我们合作共事的6年时光里,我们始终严格管理制度,建立相互监督机制,堵塞漏洞。我们还主动上交5万余元的经济往来业务费,这都得力于他始终如一的辅佐。

  我应该感念的人和事还有许多,我无法一一写完,但我却在心里默默地告诫自己,要不断地努力工作,感念所有关心和影响过我的人,及生活和工作在我们周围的所有人。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