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花开

赵雪琴/文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06年03月16日 00:00

阳春三月,橡胶花开,满山遍野,整个西双版纳都浸染着她的味儿。无论你身在何处,只要你还在呼吸,你都能感觉到空气是香的,是甜的,是醉人心扉的。我被橡胶树的平淡和壮观深深感动,无论是在凤菊吟叹的晚秋,还是在腊梅傲雪的严冬,每当临风启窗,仿佛那弥漫着橡胶花的气息就溢满了身心。

距离窗外三五百米的地方,傣家竹楼在婀娜多姿的椰子树和浓郁的泡果树中时隐时现,那儿有小镇的一条街道,再过去就是平整宽阔的田野了。稻田已是禾苗泛绿,一座座山峦紧贴着田园边际,将它围成了一个圆,形若橄榄,传说橄榄坝因此得名。围墙般的山上种的全都是橡胶树,黛色可鉴。接连下了两天的雨,那雨,一会儿似银珠闪闪,晶莹剔透;一会儿又如绸丝天降,温柔缠绵。在这薄雾轻纱的雨幕中,这橡胶树覆盖的远山隐现出连绵起伏的轮廊,好似一幅唯美的南国水墨风景画,使人无限暇想。

我上中学时,家就住在一个池塘边,周围都是橡胶林。春末初夏时,院子里落满了橡胶花,米粒般大小,淡淡的黄,有点像怡人的缅桂。有的飘洒在屋顶,有的散落在草丛。这些落花,即便经过暴风雨的摧残,仍暗香残留。当秋天来临,她饱满的果实,就在那“噼噼啪啪”礼炮般的喧闹声中,蹦出壳,跳下地,植胶带、保护带上满是橡胶子。人们捡了它,有的晒干了榨成油,有的粉碎了做饲料,有的留做种子,待来年孕育新生命。花开花落,年复一年。

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在橡胶花开的季节,乘周末的闲暇,敷衍了事地完成母亲交代的家务活,独自一人携上书和笔,在橡胶林边找一个临近池塘的佳地,坐着或躺着,要么看书,要么写写日记。池塘的水面虽然不大,但那游鱼和浮萍,波光与落花,真是另样别致,心境渐渐沉醉。突发奇想这“浪漫”两字,定是那超凡脱俗空灵虚境下得到的灵感吧,其意境的微妙,实在是言不及表的,甚是感叹造词者的高明。躺下时,看那橡胶树冠,遮天蔽日,一阵微风拂过,万树枝头攒动,落瑛缤纷;一缕缕阳光好似万千条金色的彩带,穿过了花与叶的间隙,像舞台上的射灯,点照的恰到好处;而我,常常是手里捧着书,望着天空发呆,总是盼望着,盼望着快点长大,能像大人们那样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转眼间,橡胶树深红的嫩芽已变成了浅绿再到墨绿。

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一位男同学到一棵橡胶树下,把书包往地上一丢,猴一样的窜上橡胶树,寻找到一合适的树枝,就用脚使劲的跺,硬是把树枝给踩断了。“吃糖喽,吃糖喽。”我们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只见那男同学跳下地,抓起一把树叶就“吃”了起来。原来,在橡胶叶子交会的凹处,有一些看上去油腻湿亮的东西,几乎每一叶片子上都有。我们争相抢吃,真甜啊!后来我才知道,在橡胶花开时节,那些无以计数的蜂儿,睡着醒着,吃着嗅着的,都是橡胶花,所以橡胶叶上有蜜糖,也就不是什么神秘稀罕的事了。

我想,如果谈到美,没有谁会联想到橡胶树的花,因为她实在是微不足道。她是那么渺小和平凡,平凡得没有人愿意多看一眼,更不用说欣赏了。在花与果之间,人们关心的也只不过是她的果实———橡胶籽。但是,要知道不是每一朵花都能结一粒果实,此乃自然规律,因为有一些花是只为装点世界而不是为必有结果才诞生的,正如这粉一样的橡胶花,那结了果的,实在是幸运的,但更多的则是在这样的花季释放了光华,吐露了芬芳,又随风飘逝了!

随着时间而成长的我,身体如此,心智也如此,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想感受和体验生命的过程,远比只看重生命的结果要有意义的多,也渐渐明白,有些时候,放弃是一种跨越,是一种升华。当你能够放弃一切,做到简单从容活着的时候,你会惊喜地发现,生活将因为你的放弃而赐予你更为丰富的回报。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