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民族的共同家园[组图 ]

朗确 丹洛/文 夏文燕 岩温香 马萱/图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05年10月27日 00:00

   西双版纳,是13个世居民族的共同家园;勐海县南糯山赶达村,则是6个民族的共同家园。来自天南地北的6个民族的兄弟姐妹,在这个不起眼的山洼里,共同演绎着他们团结友爱、亲善和谐之歌。这歌,是那样的绵延柔美、那样的荡气回肠……

———题记

  两山夹着一条小河,河岸稻田丘丘,山上茶园片片,茶园深处散落着哈尼人家。用这段话形容勐海县格朗和哈尼族乡南糯山村委会的赶达村民小组,是十分贴切的。

  那条叫别特的小河,从一座大山脚淌出来,弯弯曲曲地走了3公里后汇入流沙河,向着澜沧江流去。

  赶达是建村立寨还不到10年的一个村民小组,原先村民都居住在村委会附近名叫姑娘寨的村子里。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因为他们世代耕种的水田和新开垦的茶园、甘蔗地都在别特河两岸,而且,这里离国道214线只有两公里,下景洪、到勐海也方便,他们就离开世代居住的老寨,搬到现居。这里是许多村寨群众到田地的必经之地,因此取名“赶达”(意为“众人必经之地”)。

  不知是静静流淌的别特河在悄悄召唤,还是赶达村有一种吸引人的灵气,这里的姑娘先后吸引汉族和白族男子上门来当女婿。这里的伙子先后讨来傣族、佤族、彝族的姑娘做媳妇。还有一家回族,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从其他地方搬到姑娘寨,又随着搬到赶达。

  这个只有43户人家、173人的村子里居住着6种民族群众。他们生活在一个村子里,就像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上门的男子,或是嫁来的女人或者是那户回族家,都与当地的哈尼人一样,走着同样的山路,做着同样的农活,吃着同样的饭菜,过着山里人日见富裕的小日子,若如小草小花,溶入了哈尼山中。

“白族姑爷”崔文华:年近半百忙学医

  西双版纳州卫生学校开设的昆明医学院成教院临床护理专科班2005级的65名学员,大多来自州内基层卫生系统,都是在医疗战线工作几年甚至十几年的白衣天使。课堂上,他们有时认真听讲,有时与邻近的同学小声交谈、打趣,一下课就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只有一个人例外。课堂上,他似乎比其他人更专心,一边听老师讲课,一边记录,生怕漏掉一个字,一段话。下课了,别人走出课堂去玩,他还一个人在课堂里看笔记、读课文。别人玩耍交谈,与他无关,茶馆、啤酒屋、卡拉OK厅都与他无缘。他只在宿舍里看书、做作业。

  他就是被同学们称为“孤独学员”的崔文华。

  崔文华来自大理州鹤庆县辛屯镇如意村委会鹿鸣村民小组。今年46岁的他读初中的时候,经常帮当山村医生的父亲背药箱、取药、打针,父亲有意要把这个对医药有悟性的儿子培养成山村“赤脚医生”。高中毕业后,崔文华慕名来到西双版纳当银匠,游村串寨为农村群众打制各种银饰品,为这,也为了生活,他到过境外,也几乎跑遍了西双版纳使用银饰的民族村寨。1990年12月来到南糯山,经人介绍,认识了当时居住在姑娘寨的飘庆并一见钟情,成了白族伙子与哈尼族姑娘结合的一对夫妻,成了哈尼山寨的上门女婿。他仍然以打制银饰品为业,挑着担子到处游走,只是身后多了飘庆,旁边有了帮手。

  结婚后没有多久,他岳母生病,因村子离县、乡医院都较远,岳母年老体弱又病重,不愿意去就医。崔文华想起自己懂一点医学知识,就根据岳母的病情到县里买来药和针水,为岳母治病,不几天就治好了岳母的病。

  “小崔把岳母的病治好了,小崔会看病”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整个“姑娘寨”,继而是南糯山,人们有病就来向他要药吃,要他出诊治病。于是,他就买来药品器皿开始为上门的群众诊病治病,也常常被叫去出诊。

  过了几年,有文化的崔文华慢慢从听广播看电视中认识到,自己属于无证行医,是违法行为。于是,就报名参加考试,就读昆明医学院成教院临床护理专科班。而且要读4个学年。

  崔文华是个农民,每年要交4000元的学杂费,加上吃、住和其他开支,一个学年至少要1万元左右。家里还有两个正在县民族小学和当地村小读书的儿子,这些开支主要来自他那善良、勤劳的妻子飘庆一把把地摘来茶叶去换钱。他怎么忍心去玩、去消费呢?

  为了大大小小3个人的读书,采茶的季节,飘庆每天早上6时到晚上8时左右都在自家的茶地里摘茶,没茶摘的季节就到种下不久的桉树地里除草、松土,一天也不得闲。崔文华说,桉树木质可用于建筑,树叶和树皮可入药,叶子还可以提桉油,树皮又可提鞣皮,全身是宝。这些桉树是他们从四川西昌市购来1.2万元的桉树籽,自己育苗栽下的,有一万多株。飘庆说,等几年后桉树有了经济效益,就不用像现在这样辛苦,一家人的生活,孩子的学费都有希望了。她还说,等到孩子他爸毕业,就办执照,开个山村诊所,为群众防病治病,也增加自己的经济收入。

“傣族媳妇”宋永丽:绣花赛过哈尼女

  临沧有个耿马县,耿马有个山清水秀的坝子,叫勐永。这个镇里主要居住的是傣族,自然条件、生活条件优越。可傣族姑娘宋永丽偏偏嫁到了类似于夹皮沟的赶达村。

  宋永丽是家里的老小,几个哥哥姐姐和父母双亲对她疼爱有加。1977年金秋出生的她像一只白鹭那样向往青山绿水,向往更加广阔的蓝天白云。1995年4月,她怀着一颗好奇心,离开父母和哥哥姐姐,离开故乡来到西双版纳,在景洪目睹了被称为“东方狂欢节”的傣历新年后,觉得这里傣历新年比她故乡的更隆重更热烈更欢快更能吸引人。这里的山比故乡的绿,水比故乡的清。她再也迈不开回乡的步子,就留在景洪金象宾馆打工,认识了也在这里打工的哈尼小伙子马晓宏,相互产生好感。一个休息天,她跟着马晓宏来到离景洪有26公里的赶达村。那时,这个村刚从姑娘寨分出来不久,村子似乎还没有成形,许多人家还在茶地里搭草棚居住。可她被翠绿的哈尼山,连片的茶园吸引了,决心嫁给马晓宏,做哈尼山的傣家儿媳。1998年9月,这个愿望实现了。

  同为农村,可坝区与山区,傣族与哈尼族之间,生产和生活方式都有诸多差别。宋永丽想,我到了哈尼山,就要努力适应哈尼山,嫁了哈尼人,就要当好哈尼人的媳妇。为了这,她孝敬老人,尊敬叔姑,与邻里和睦相处,积极参与村里的红白喜事,接受当地传统文化的熏陶。作为女人,作为哈尼人的媳妇,她不仅学会了哈尼语,还学会了绣花,缝制衣裙等哈尼妇女传统的手工艺技术,经常为待嫁的姑娘们绣挎包,扎布条花,为他们的喜庆增添光彩。她的绣花手艺不得不让哈尼妇女们佩服。

  马晓宏有严重的脊椎骨疼痛病,不能干重活,里里外外的重活只有由她承担,跟人家换工还工都是她去,家里现有的10亩茶地、22亩杉松、新栽的100亩甜竹都主要由她管理。问她苦不苦,她说,农村人哪有不苦的?要想过像别人一样的好日子,就得付出汗水。正说的时候,她衣兜里的手机响了,她一接听就高兴地用柔绵的傣语与对方交谈起来。她说是耿马的哥哥嫂嫂打来的电话,想见我们和孩子,让我们回去。可现在是采摘谷花茶的季节,1公斤鲜茶还得2元多钱的价,我们不及时摘下该摘的茶,就是放掉钱,没有空回去呀。我叫他们过来这边玩玩,他们答应了。

“佤族媳妇”魏锋仙:打工遇上好夫君

  去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在澜沧江县文东乡的一个偏僻的佤族村寨里,有户人家正在举行上新房仪式,因为这里属于绝对贫困村寨,仪式也搞得比较简单。可是,新房仪式开始前,主人收到了来自格朗和乡赶达村的一堆厚礼:一部电视机、一台影碟机、礼钱,还有酒、米、烟、鸡、茶等等。这样的大礼,这个村的佤族群众谁也没有收到过,也没有人向外送过。结果,消息传遍了全村,沸腾了佤族山寨。当天,全村人都来到这家新房祝贺,看望不远数百里前来送礼的哈尼母子、来看电视。新房里里外外都挤满了人,给上新房仪式增添了更隆重和热烈的气氛。

  这对哈尼母子是黑边和他的母亲,也是佤族姑娘魏锋仙的丈夫和她的婆婆。

  魏锋仙是个文静的姑娘,但也像时下许许多多的农村姑娘,对未来有许许多多的憧憬。2000年4月,她与同村伙伴文青相约着来到勐海。由于人生地不熟,她们在城里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听说南糯山的农民产茶旺季和其他农活忙时请小工帮忙,有些农户还请长工劳动,就相约着来到南糯山,在一个名为“二厂”的地方做小工,主要是给茶地施肥、采茶。

  “二厂”在赶达村民小组的村头,也是赶达村的人经常去玩耍的地方。无意之中,小魏和文青认识了赶达村的黑边和勒三。

  年轻人有一种相吸力,不用说过多的话,也不须有过多的表示,他们就知道彼此的心意,并逐步确立了恋爱关系。先是文青嫁到了勒三家,2004年1月,魏锋仙也走进了黑边家的门,成了赶达村的一分子。如今,她也和文青一样有了孩子,成了一个家庭主妇。

  婚后不久,为了让成家的小两口尽早立业,他的父母就让他们分家出去,并分给小两口7亩茶地、1.7亩水田、5亩成材的杉松、一台手扶拖拉机、一部摩托车、电视和手机各一部,小两口一开始就过上了殷实的日子。可是,他们明白,过日子不能只靠父母的恩赐,要靠自己。于是他们与村子里的其他村民一样,起早贪黑地劳作,不是在田里、玉米地里,就在茶叶地里,一天也没有松闲过。按她的话说:想到山上冒芽的茶叶,我就歇不下来。他们的勤劳有勤劳的回报,今年到8月,他们不仅有8000多元的茶叶收入,还种下了5亩新茶地,至于粮食更是够吃有余了。今年,远在佤乡的哥哥要买摩托车,他们还寄款500元资助呢。

  对阿波(爷爷)和她的公公、婆婆,魏锋仙十分孝敬,每当家里杀鸡买肉,他都请三位老人一起来吃,到城里或村子里的小卖部买货,她都要买阿波和公公、婆婆爱吃的食品,使他们逢人就夸,她是懂得孝敬的儿媳妇。

“彝族媳妇”王美芬:不想嫁给“流浪者”

  去车桑家采访时,已是傍晚7点多了,天已经开始暗下来。此时,上田地劳动的村民已经收工回来,出外卖茶叶的人也陆续归家里,可是车桑家里只有他母亲背着孙女做家务事。一问他儿子和儿媳,她说,儿子到边特河里清理水沟,儿媳去挖田。

  车桑母亲见我们纳闷,就补充说:我这个儿媳妇,从舍不得浪费一点时间,她现在去挖田是为了过一段时间种冬玉米,这块田昨天才收完谷子,今天她就去挖,看我这儿媳妇急的……听着她的赞美之言,我们真想马上见到这个来自勐腊县勐腊镇曼拉伞村委会回兰村民小组的彝族媳妇王美芬。

  事前,我们了解到王美芬是在景洪打工时认识车桑的。当时,车桑属于村里老人说的“不务正业”,到处流浪的那种人,遇到王美芬后,他俩一见钟情。一开始,王美芬看到他每天无所事事的样子,以为是无家可归的人。一经打听,原来车桑是个“有家不想归”,不想做农活而到城里来“流浪”的,她就想:我既然喜欢他,就要设法促使他走正路,就催着让他带她去赶达村。看后,觉得他家承包的地里有茶叶、杉松、甜竹,还有田、牛,是不错的家庭,缺的就是劳动力。就说:你让我嫁给你,我愿意,可是,我们得回来这里结婚、劳动、生活。不然,我不答应。我不想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不想劳动,不想做事的人。2000年4月,王美芬嫁到赶达村。从此,车桑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成了实实在在的庄稼人。

  王美芬也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产和生活方式,而且她发现,这里的箐沟里有许多城里人爱吃的野菜,山上有许多家种的或野生的水果,可村里没有人去摘来拿去卖,使这些绿色食品自生自灭,浪费在山野里。于是,王美芬就独自到箐沟里挖了鱼腥草,采了野荞、蕨菜等满满一背箩,说服车桑用摩托送到国道上,自己又乘客车到景洪农贸市场,不到半天就全部卖完,有些人还向她定购其它野菜,这一背箩野菜她赚了40多元,她特意用这钱买肉回来。从此,农闲时间,她就找野菜水果到景洪出售,几乎一天也没有歇过。车桑家一家每年的茶叶等收入约1万元左右,而她卖野菜和水果、笋子等的收入每年也有3000多元。她把这些钱都积攒起来,打算近年内重新盖房子,还把剩余的钱留下来,供孩子读书。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王美芬背着一箩猪草,赤着脚回来了,她用流利的哈尼语跟我们打了招呼,就进里屋换掉沾着湿泥的裤子,穿着哈尼妇女的百褶裙,穿着拖鞋坐到火塘边,一边与我们讲话,一边接过她婆婆手中的盆捡菜,准备做晚饭。

“广西姑爷”陈富林:甘做“哑巴”不后悔

  陈富林是广西玉林人,是赶达村的又一个上门女婿。10多年前,他投奔亲戚,来到景洪做小工,他修过自行车、摩托车,也为别人看守过果园,种过果树。1998年3月经人介绍,认识了赶达村的龙兰并结婚。2002年7月随龙兰到赶达村落户,成了赶达村的来伯(汉族)。

  讨了哈尼媳妇,跟着到了哈尼山寨,对于来自广西农村的陈富林来说,还是一下子适应不过来:到现在他还不大说得清哈尼话。他母亲来过几次,虽然喜欢这里的山水气候和人情,可她听不懂这里人讲的话,这里人也听不懂她说什么,来几天就当几天“哑巴”,只好默默地回去。

  陈富林与妻子龙兰回到村子后就承包10亩茶叶地管理和采摘,种岳母分给他们的田。农忙时,他去帮人家,人家也还他的工,村子里开会或公益劳动,他也像其他村民一样带着工具参加。去年,他凑钱买了一台拖拉机,用来卖茶、卖山货和拉粮食、柴禾之用,与当地的哈尼人过着同样的日子。与村里人不同的是,他家的菜地里经常都种着时鲜的蔬菜,种植着当地少有的水果。人们说,这是他种的“扎根”树。

“回族村民”马晓前:衣食住行哈尼化

  马晓前是这个村子里的回族老住户,他的父亲是解放前办的南糯山茶厂的工人,母亲是茶厂旁边的石头寨的人。解放时,茶厂的主人和工人都走了,只有他家留下来。1961年,他家又从石头寨搬到姑娘寨,后来又从姑娘寨迁到赶达,成了哈尼山上少有的回民之家。他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两个姐妹都嫁在这个村子里。今年56岁的他膝下有两个姑娘,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嫁到外村,一个在县城里当老师,都已成家有了孩子。三个儿子中,老大已成家立业,另外两个与他住在一起,老二正抓紧时间筹办婚事。

  作为哈尼寨的回族老住户,又是哈尼母亲的孩子,他的生活已全部哈尼化。初中毕业的马晓前,脑子比村里许多人都灵活,他在经营管理50亩茶园、种好8亩田的同时,还饲养着鸡、猪、牛,经营着杉松地、果树和竹林,并购买了两部手扶拖拉机,一部跑运输,一部犁田、耙田,还为其他村民提供有偿服务。他还经常到景洪市场出售家种的水果、蔬菜、竹笋。据说,这也给他增加了不少的收入。

  马晓前平常很少会想起自己是回族,外人也很少认为他是回族。他按照岁月老人安排的时间,按照山里人的规律,与全村人一样,日复一日地劳作着,生活着……

  六个民族六首歌,首首融在赶达村。他们演绎的,不仅仅是爱情之歌、亲情之歌、友情之歌,而且是各民族兄弟姐妹相互融入、相互谅解、相互沟通、相互接纳的团结之歌、和谐之歌,更是“各民族相互离不开”的缩影。

  愿这首歌,传唱子孙后代、传唱千年万年……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