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红:性情之舞[图]

周美蓉/文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04年08月26日 00:00

这次采访的主角是云南省歌舞剧院的拉祜族舞蹈演员———洪红。相约在她家里见面,由于之前并不相识,我和她擦肩而过,丝毫没有想到就是她,因为她太年轻。可是,就是她,一个24岁的拉祜族女孩,已经在职业舞台上舞了6年。

洪红拿出不少照片,跟着那些生动的画面讲述她的故事,讲述她的艺术之路。她时时流露出对中专和大学生活的留念,她说最怀念那段单纯的生活,简单的苦和乐,简单的奔波,简单的追求,简单的一切。

懵懵懂懂与艺术结缘

问及为何走上艺术道路,很多人都会说,那是儿时的梦想,是自己的追求。而洪红的回答却不是这样,她说,当初想的就是为了改变贫困生活的现状和环境。

洪红出生于勐海县勐遮镇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家境并不太好。望子成龙是天下所有父母的心愿,而让子女生活得更好则是洪红父母心底的执著。洪红的父亲特别希望女儿早日脱离农村环境,他认为学舞蹈是一条捷径。于是,一次艺术学校到当地招生,父亲把洪红送进了学校,就这样,洪红便懵懵懂懂地走上了舞蹈之路,从此与艺术结缘。

也许因为这种懵懂,洪红不知为何而舞,但勤奋的她又从不偷懒,慢慢的她与获奖结缘。在洪红家里,我看到很多奖状、奖杯及获奖证书,她最满意最自豪的,是获得2002年“荷花奖”金奖的傣族独舞《水中月》。于是,这给人一种错觉,她好像是为了奖而舞。

其实不然,洪红说,以前的想法很简单,认为一个舞蹈就是一个编导的孩子,既然选自己跳,自然就有责任把这个孩子养好,不能辜负别人的希望,也不能浪费别人的心血,所以会全身心投入地跳,得奖与否并未想太多。但认为既然参加比赛就该争取得奖,那是对自己进取的考验,是对自己成绩的肯定。

或许正是这种单纯而真实的想法,使洪红的舞技发挥得极好,一路受到各种大赛和奖项的青睐。

我那时真的很胖

苗条、纤秀等等,都是用来形容女舞蹈演员身材的极好形容词,也是人们自然联想到的她们应有的形象,用洪红的话说,在舞台上,看上去像羽毛球拍才是美。

可是,她却曾经一度很胖,还翻出当时的照片来证明。为了跳舞,她不得不实施减肥计划,并且那时有句口号———生命一日不息,减肥进行到底。

胖,是舞蹈演员的禁忌,编导无法忽略,观众无法接受,演员自己也无法容忍。对于演员而言,这是一种残忍的折磨,那种身心的煎熬胜于普通人。可洪红在说这段经历时,始终笑着,还绘声绘色地再现了当时的很多场景。每次吃饭前,她就会自言自语:“太难吃了,好难吃啊……”;有一次,同事都在吃西瓜,硬是给了她一小块,正要塞进嘴里,突然听见编导的脚步声,她吓得手一甩,西瓜不知飞到何处去了。说到这时,她形象地做着当时甩手的动作,而且大笑不止。

喜欢吃的东西不能吃,对于一个小女生来说,的确很难。每天只能吃少量的食物,但是高强度的排练每天照样进行,所以身体受到了影响。有一次,在排练室练舞,练了一段时间后,她满头是汗、头发晕,但她仍然坚持,直到最后,她没有了意识,就那样直直地倒在了地板上。醒来后,她哭了,而且谁也劝不住,一直哭到哭不动。她究竟为什么哭,她说不知道,脑子里什么也没想,可能是一种长久以来的委屈吧。

哭过就完了,擦干眼泪她还得继续减肥,继续舞蹈。她说,自己当然想过放弃,但是她没有,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看到了今天她在舞台上秀美的身影,看到了身材苗条、纤秀的她不断在舞台上跳出动人的舞蹈,看到她把一个个奖杯捧回。是什么让她坚持了下来,今天看来,因为舞蹈已是深入她骨髓的“毒药”。

深入骨髓的“毒药”

洪红是个智慧的女孩,她用了很多比喻和形容词来形容自己和舞蹈的关系,“深入骨髓的‘毒药’”是其中最特别的一句。

为什么用这么奇怪的比喻呢?洪红有她自己的理由和理解。练舞这么多年,每天必须练习压腿、下腰等基本功,是用自己的身体在完成一份工作。工作的特殊性让身体承受了很多压力,虽然年纪还轻,但已患上腰疼等诸多毛病,早上刷牙时很难随心所欲地弯腰直腰,这个时候她会觉得自己比妈妈还老。

明知是“毒药”,却有飞蛾扑火的勇气。故而,这“毒药”,已深入骨髓,不仅无法摆脱,而且还产生了深深的依赖,就是那种“已经上瘾,无法戒掉”的感觉,使她对舞蹈有一种“知天命”的感觉:舞蹈虽不是生命,但是一种爱,一种逃离不开的爱,每天只有压腿、听音乐,心里才会塌实。

有人说,跳舞的人清高、自负;也有人说,跳舞的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对此,洪红却从不以为然,她说,不管别人怎么说,亲身感受这个职业后,她发自内心地认为,舞蹈有种震撼灵魂的力量。而正是这种震撼让她感动,让她痴迷,让她坚持,更让她自信。当她站在领奖台上,当掌声喝彩声响起,自信便油然而生,那感觉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和表达的,也许只有舞蹈能表达。

洪红说,舞蹈带给她的东西真的太多太多:最初是改变命运;后来明白,要成功,必须付出比别人多十倍、百倍的努力。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深深爱上这个职业,虽然会不停地唠叨、埋怨,最后它却始终与自己息息相关,只要自己努力,它就不会遗弃自己。所以,舞蹈会陪着她走很久、很远,注定是这一辈子。

没有跳过拉祜舞

她说,她喜欢现代舞胜过民族舞,因为现代舞发挥的空间更大,可以随心而舞,随性情而舞。说到这,她想起大学时代,为了生活,她到各处表演,那时跳得最多的是现代舞,而且经常是即兴表演,那种感觉,她至今难以忘怀。

随后,她激动得翻出那时候的照片给我看,解释每一张照片的来龙去脉,用得最多的一个词是“傻样”,但她眼里的快乐和满足却无法掩饰,还不时地缩在椅子上沉思、追忆。

关于拉祜族,她遗憾没有跳过自己民族的舞蹈。但庆幸的是,拉祜族给了她一颗朴实的心,一份朴素的情。在舞蹈之路上无论平坦还是坎坷,都能以平常心面对,而且只想过朴素而简单的温馨生活。

回忆过去,她说,舞蹈最吸引她的地方就是那份性情和简单。

[来源: 民族时报 ]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