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任长霞[组图]

新华社记者/朱 玉 程红根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04年06月08日 00:00

如 雷

2001年,任长霞来到距郑州几十公里开外的登封市公安局当局长,领导与任长霞任前谈话, “你一踏上登封的土地,登封62万老百姓的治安安全,全是你的责任!”

登封在河南是有名的乱,著名的嵩山少林寺在辖区内,流动人口远多于本市人口,破案率不高,可发案率却不低。登封市公安局,全市行业评比连年倒数第一。

女的当公安局长,任长霞在河南是头一份儿。“郑州没人了?派了个小妇女来当局长!”

任长霞挺难。

打铁还得自身硬,任长霞上任先整治队伍。晨练,任长霞把警察们拉到众目睽睽的大街上跑步去,一跑5公里,一跑3个月。

开除辞退不称职民警,面向社会开门评警,头三脚踢下来,干警们变成了一支虎虎有生气的队伍。

任长霞想让手下的干警们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把人民警察的精神头在全登封市人民的面前提起来,让老百姓看到,这是一支可以捍卫他们利益的队伍。

当警察最根本的是要破案,任长霞对民警讲,破不了案,群众把公安局叫做“粮食局”,这是我们的耻辱!

登封市西岭连续发生强奸、抢劫、杀人案,拖了5年。任长霞急了,她和另外两个女侦察员轮流换上土气衣服,装扮成农村妇女,连续在案发现场附近走了3个多月,终于,凭一条线索抓住了罪犯。

这个家伙共作案26起。案子破了,老百姓高兴哇,十里八村的人都跑来,趴在房顶,爬在树上,看这个坏蛋嘴脸。

提起王松,登封市无人不知,这是一个头上有优秀企业家、劳模等大量光环的黑恶势力头目。他赚了钱后纠集家族成员和打手,在白沙湖一带横行乡里,草菅人命,使上百人受到伤害,7人丧命。哪怕是割麦时一身大汗,周围群众也不敢在湖水里洗澡,生怕王松手下又以禁止群众捕鱼虾的名义打人。

任长霞当局长后不到1个月就收到了控诉王松的群众来信,信尾有一百多名村民的联合签名和血红的指印。

得到上级领导的支持,任长霞动手了。她先抓了王松的爪牙,王松以为可以试着打通关节,他带着一叠钱来到任长霞办公室,戴着一副手铐出来了……

而后,王松黑社会团伙65名帮凶全部落网。此案被列为2001年中国十大涉黑案件之一。

消息传开,登封、禹州两市群众奔走相告,连唱了三天大戏。

擒大要犯,抓小毛贼,破丢失耕牛案,铲除“砍刀帮”,雷鸣电闪、手脚生风地连破了一堆大案后,登封的社会治安立竿见影地好转,老百姓的摩托车不锁就敢放在街上过夜,任长霞在登封人心里变成了雷震嵩岳的女神警和“任青天”;在老百姓的嘴里,连她的车号都是对犯罪分子的威慑:0044,动动试试!

如 火

各种原因聚集,登封市的控申案件特别多。控申工作说白了就是接待老百姓上访告状。有人戏言,宁上一次战场,不接一次上访。

到任3个月后,任长霞把控申接待室建立了起来,制定了局长接待日制度。2001年7月19日,任长霞接待的第一天,她一共接待124位来访者,脸颊都说木了。

任长霞的第二次接待日,涌来200多位老百姓。任长霞把他们安排在会议室等候,大会议室坐得满满的,好像是春运期间的长途汽车站。

陈秀英受到别人的重伤害,伤人者跑了。

看了陈秀英的材料和伤情照片,任长霞把手伸进了陈秀英的乱头发里。

“咦!”任长霞大声地惊叹了一下,她摸到了头骨上碗大的窟窿。“抓人,坚决抓人!”任长霞说:“你回去吧,路上慢慢走,在街上吃点东西。”她掏兜:“给你拿点钱。”

陈秀英一路哭着回了家,不单是为自己的事有人管,而是没想到“恁大个官对老百姓恁好”。

人民的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警察,说起来容易,也简单。但即使是简单的事,坚持下来就不简单;容易的事,在一招一式上都做到位,真的不那么容易。

老百姓感激任长霞。他们刻了功德碑,拿上镐头铁锹,带上锣鼓家什,要把披红戴花的石碑竖在市中心的嵩山广场上。

石碑是专为任长霞而刻的:“有为而威邪恶畏,为民得民万民颂”。

任长霞赶去了:“立碑?那不中!”群众不干,“你这人啥事都讲理,这事你办得没有道理,这是俺万把人的心意,俺就立这儿!”众意难违,石碑立在公安局的背静地方。

群众前脚走,她后脚命令:“拆掉!”

老百姓朴实。他们说,任局长为俺们办了事,没拿俺一分钱,没吃俺一嘴东西,还不让俺们送块匾?

任长霞在任3年,她接待群众来信来访近3500人次,平均一天3个。

天下大事必做于细,所有成功的大事都是从做小事积累起来的。任长霞做好了群众眼里是塌天大事、而很多干部当作芝麻小事的事情。

如 水

任长霞是警察的典型,更是一名典型的警察,她放弃了自己,不得不放弃了自己。

她没有充足的睡眠,永远熬夜;她没有假日,被工作没收了;作为一个女人,她,甚至没有与家人相处的时间,仅从少得可怜的在家时间计算,任长霞不能算作是贤妻良母。

父亲病了。任长霞白天忙得不露面,半夜12点,她抽空跑来了,给父亲揉背捏脚。

任长霞在事业的道路上爬坡,她总觉得上了这个坡就有时间报偿亲人了,但这个坡好长啊,她总也爬不完!在警察这个职业里,她找到了释放自己生命能量的平台,她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一点上了!

任长霞想家,打电话跟丈夫说想吃家里的饭,丈夫马上冲进厨房忙碌,菜端上了桌子,电话又响:她回不来了。

孩子磨着好不容易回家的任长霞,要让她给听写字词。任长霞念,孩子写,10个字词没写完,念的人不出声了———任长霞睡着了。

丈夫也多少了解警察这一职业的辛苦。他说,一个男人能做到长霞这份儿上都不容易,何况是一个女人?我何苦拖她的后腿?

他对任长霞又怨又爱,这一复杂心情一直持续到任长霞生命的最后一刻。

如 霞

2004年4月15日后,登封陡然出现一条泪水的河!

千万人的泪水冲刷着一个名字:任长霞……登封市1月30日发生强奸杀害幼女案,4月14日,案件有了重大线索,任长霞匆匆赴郑州汇报;又高高兴兴地往登封跑,专案组正等她回去连夜布置工作。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出了事故,任长霞重伤昏迷,4月15日凌晨1时,任长霞的生命画上了句号。

消息传来,嵩山三日泪不干!号称登封十里长街、60米宽的少林大道,迎面而来的是成千上万自发为任长霞送行的百姓,等待吊唁的队伍昼夜不停,三日不断,一直排出近3公里,整整20万人次。

升任局长后,任长霞的老父亲曾给她交待一句话:“咱当官可要当清官,别当贪官。可不要放过一个坏人、冤枉一个好人!别给你祖宗挣骂名。”如今,怎么开口对她半身不遂的父亲说呢,说任长霞的英名永在,而他最心爱的女儿不在了?

任长霞是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走的。父母还未送终,儿子尚未成年,办公室里还有大量没有批阅的文件,上面写着:请任局长审阅……

那么多没做完的事,长霞心不甘!

公安战线的战友情不同于其它任何行业,他们更多地朝夕相处,更多地生死相托,他们领略过世界上最高尚美丽的情感,也见惯了世界上最悲惨龌龊的事情,但最后的告别时刻,所有的警察都管不住自己的眼泪和声音了:痛快地哭一回吧,以后再也听不到任局长的批评了!

任长霞为世人留下了一道需要回答的问题:一个共产党人应该留下什么名声,应该留下什么样的背影,什么样的作为会让人在她的肉体消亡后还肃然起敬?又有什么样的精神能穿越变迁的时代,非但不朽,反而常青?

任长霞走后的第七日,是民间俗称的头七。遗像前,摆上了她最爱吃的蒸槐花。

丈夫坐在妻子的遗像前,跟照片上的她拉家常:“我回来晚,你是不是又生气了?又瞪我?”自从任长霞去后,丈夫天天如此。

此时,从警21年的警察任长霞,与丈夫结发18年的妻子任长霞,终于可以歇在家里,陪陪丈夫了。

空空的家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痛彻心腑的嚎啕声。

图片说明:1。任长霞遗照。

2。登封市万人空巷,14万群众自发为任长霞送别,将少林大道变成鲜花和泪水的海洋。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